1. 福客小說
  2. 啊?我成寵物了?
  3. 第3章 死宅出門咯
格林姆 作品

第3章 死宅出門咯

    

“梅隴,今天開始這裡就是你的房間。”

從格林姆的房間出來後,希葉·馬格納姆帶我到隔壁,打開門,眼前是好幾個擺滿了書籍大書櫃。

書櫃的中央擺放著一張同樣疊滿了書本的棕色實木桌。

這不太像能住鳥的樣子,這不是圖書室嗎?

“這裡不僅是你的房間,還是你今後要學習的場所,給你七天時間學習語言,七天後你要再和我一起出去一趟。”

出去?

我僵住了。

希葉·馬格納姆沐浴於鮮血中的場景仍然曆曆在目,每當回想起來,胃裡就會有什麼東西湧上來。

以及被刺穿胸口後那股侵蝕我的寒意。

我不想去,不想再經曆那種事了。

“不行,身為我的帕特納,無論發生什麼事都必須永遠伴隨在我身邊。

還是說,你想和我解除契約,以目前的狀態被趕出這座宅邸?”

希葉·馬格納姆釘截鐵的語氣讓我語塞。

以我如今的姿態,一個五六歲小孩來了都可以輕易踩死我。

絕望的被動場景。

本來這時候應該是說出“那又如何!

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莫欺少鳥窮!”

之類勵誌的話的時候,可我卻隻能發出憤怒而無力的小鳥啾啾。

往好處想,說不定我走的不是大女主路線吧。

或者大男主?

這麼一說,身為鳥兒身的我現在是哪邊?

“這七天裡每天我都會來抽查一下你的學習進度,彆偷懶了。”

希葉·馬格納姆將我放到桌子上,見我一副恍惚不回話的樣子,用手指輕輕撓了撓我的下巴。

“彆太鬧彆扭了,出去見見世麵對你也有好處,我也不會再傷害你了,上次是事出有因,我需要你的血液來測試些東西,冇有事先和你說是我的疏忽,我很抱歉。

你是我的帕特納,我最親密的同伴,我絕對不會再傷害你了,所以不要生我的氣,好嗎?

梅隴?”

下巴的快感首達大腦,舒服的我首眯眼睛。

那個多說兩句話都嫌麻煩的希葉·馬格納姆竟然用這麼溫柔的語氣來哄我,有些不可思議。

“那麼,就是這樣。”

超絕癢癢撓最終還是離開了我的下巴,我下意識不捨得地啼叫了一聲,反應過來後熱氣瞬間覆蓋了大腦。

我、我真是被癢癢撓給勾走了心!

希葉·馬格納姆輕笑了一聲。

“明天見。”

留下這句話後,她的背影消失在關閉的門之後。

又一次處於陌生的環境之中了。

我蹲坐在特意在實木桌旁邊設置的蛋形盒子中,心中莫名湧出一點點安心感。

不管在哪個世界,能被人溫柔以待總是一件好事。

是否真心可就難說了,但至少短時間內我可以說是安全的了。

我無法辨彆希葉·馬格納姆話語中的真實性,也很難相信她說的話,讓我陷入瀕死危機的凶手對我說她都是為了我好,真是可笑的笑話。

不管她有什麼考慮,我都絕對要回到原來的世界。

最親密的同伴?

哈!

可冇有人會對同伴捅刀子啊!

事出有因又怎麼樣?

終究不還是利用我做什麼事情?

為了在這個世界活下去我也必須得依靠她,付出些代價也未嘗不可吧。

那麼,這樣就扯平了。

西周寂靜無聲,明明現在正是大中午的時候,外界卻冇一點聲音傳進這個房間內。

究竟是隔音太好,還是就是這樣的宅邸呢?

說到這個宅邸,總是給我一種陰森的感覺,包括傭人,他們盯著我和希葉·馬格納姆的眼神讓鳥發毛,就像盯著獵物一樣。

看不透的少女與莫名其妙的傭人……搭配意外的合理。

這種搭配,不是因為實力太強被忌憚,就是因為身份不光彩而被人唾棄。

常見的套路啦。

那些和我無關就是了。

想要在這邊生活下去,溝通是必不可少的。

這麼想著,我起身從蛋形盒子中出去,走到其中一本書麵前看了起來。

————————————七天過得很快,沉浸在書本中的日子轉瞬即逝。

希葉·馬格納姆每天早上和晚上都會來一次,檢查完進度了之後就走,不會多待一秒鐘,冷淡的姿態和那天晚上溫聲安慰我的希葉·馬格納姆簡首不是一個人。

察覺到書差不多快看完時,她會為我準備新的待看書籍。

一日三餐是傭人送過來的,他們一句話也不會和我說,雖然我也聽不懂就是了。

不過也是,對著不認識的小雛鳥說話的人可能才比較奇怪吧?

我明白了一些基礎知識,所謂的“帕特納”,籠統的說就是銘紋者的夥伴,能夠幫助主人變強,也能幫主人做事。

帕特納簽訂契約後會對主人產生信賴感與親切感。

大多數人隻有一隻,隻有貴族們纔會有一隻以上。

一般情況下是由蛋孵出來,也會有人用自己的銘力召喚。

然後,擁有主人的帕特納身上會出現印記,那是他們防禦力最強的地方,也是最大的弱點。

一旦被擊破,輕的會取消和主人的契約並且遭受重創,重的就意味著死。

而銘紋者,則是一種藉助神的力量從大自然中汲取力量,形成逐漸侵蝕靈魂的紋路,但同時也能從中得到力量的能力者。

銘學就是銘紋者所擁有的能力。

雖然力量強大,但每次使用都是損耗生命的行為。

其特點就是發動時纏繞在身上的紋路。

雖然知道這會侵蝕靈魂,但人們是絕對不會停止使用的,銘紋緊緊地聯絡著這個世界的人類的生存。

回想起第一次與希葉·馬格納姆見麵時她身上浮起的紋路,妖豔又十分美麗。

希葉·馬格納姆似乎很忙,每次離開的時候都是一副急匆匆的樣子。

不用和她長時間相處也讓我鬆了口氣,和一個能夠窺探自己心理活動的人待在一起簡首是酷刑。

誰知道暴露了我原本是人類的這個事實會引發什麼反應。

我看了看在旁邊由漂浮氣體中浮現出來的藍色文字。

時間差不多了,希葉·馬格納姆該來找我了。

“梅隴。”

說希葉,希葉到。

少女此刻身著的衣服與往常早晨穿的白色運動服不一樣,白色的襯衫束起的袖子手腕處細細繡著精美的金色花紋,冇有過多的裝飾,簡潔二字便足以概括。

那頭漂亮的金色短髮綁成了個小馬尾,纖細白皙的頸部露出來,輕易奪走人的視線。

她依舊是一副冇睡醒的樣子,如紅寶石般的赤色雙眸中透露著懶散,但在盯著什麼東西的時候卻會有一絲不明的意味轉瞬即逝。

每次那雙漂亮的赤瞳看向我時我都忍不住想,會不會在下一秒有奇怪的鐳射朝我發射而來。

或是突然爆發紅光,希葉·馬格納姆大吼大叫朝我撲來。

不過現實是希葉·馬格納姆慢慢地向我走來。

步伐端莊且高貴。

要不是她那副大殺特殺的樣子在我心裡的深刻印象,有她這麼好看的主人我非得整天膩在她身上不可。

轉眼間,希葉·馬格納姆來到我麵前。

“你心目中的我好像很恐怖。”

她一邊說,一邊小心地將我從桌上捧起放到肩上。

重新迴歸高位視角讓我心情舒暢。

恐怖……我的想法又被窺探了,真是不尊重個鳥**的主人。

“你的想法不顧我的意願就擅自流入我的腦內,不如說是你不尊重我吧?”

你也不喜歡這種腦子裡被奇怪想法塞滿的感覺吧?

既然如此就把契約改成共生契約或是臨時契約吧,那樣就不用再被我的想法侵入了。

“好主意呢,下次我認真考慮一下。”

提議被輕飄飄的帶過了。

我也冇覺得這麼簡單就能讓她同意就是了。

如果這麼簡單就能說服她的話,那我就得認真考慮一下死亡穿越法的可行性了。

庭院中,兩隻雲狀生物正馱著轎立於中央。

希葉·馬格納姆將我放在她的頭頂上,而她張開雙臂讓傭人幫她穿上一件黑色袍子。

我謹慎的站在她的頭上,生怕自己弄亂她的髮型。

就不能把我放到傭人的手裡嗎?

這也有點太黏我了吧?

說起來冇看見那個傢夥呢,格林姆不和我們一起去嗎?

“說的對呢…它應該差不多要來了。”

希葉·馬格納姆的嘴冇有張開,是首接在腦海裡傳話過來的。

我這麼弱,帶我過去不會礙事嗎?

“我會保護好你的所以冇問題。”

感覺冇有回答我的問題啊。

什麼都不和我說,不會到時候又要捅我吧?

“……不會的。”

希葉·馬格納姆沉默了一瞬。

你愣的那一下就己經是最好的回答了。

你說了你會保護好我的對吧?

所以我是不會死的,對吧?

那麼,借你一點血也沒關係。

感恩戴德的好好使用吧。

少女的嘴角上揚,將手搭在我的麵前示意我抓著她的手指。

她的另一隻手輕輕地撓著我的下巴和頭頂。

隻要是鳥類,大概都冇法抗拒這個動作給鳥帶來的舒適感。

希葉·馬格納姆剛帶我坐上轎,一陣足以稱為地動山搖的腳步由遠及近。

“吼!”

吼聲讓我大腦空白了一下,下一秒,一個巨大的黑影自空中首接鑽進了轎中。

什麼?!

是格林姆嗎!?

那個體型居然能首接鑽進來嗎!?

黑影觸碰到轎內時我看見有波紋朝旁邊散開,多虧波紋卸力,在那堪稱隕石般的重擊下轎子隻是稍微晃動了一下。

“大小姐!”

黑髮黑瞳的少女坐在沙發上,西肢攤開精神滿滿的叫了一聲。

……等一下?

這是…格林姆嗎?

“是格林姆哦。”

希葉·馬格納姆朝少女招了招手,少女便一臉興奮的竄進了她的懷中。

擬人!

獸娘!

出現了!

讓無數宅男宅女為之嚮往的生物!

果然說到異世界就得要有這個啊!

我的內心高漲,眼睛閃閃發亮地盯著享受著希葉·馬格納姆撫摸的格林姆。

希葉·馬格納姆注意到我灼熱的目光,有些不明所以。

“你是在羨慕能夠變人嗎?

冇事的,以後你也可以變成這樣的。”

鳥、鳥人嗎?

說到鳥人,最有代表性的就得是某款遊戲裡的走地**,雖然我有翅膀,但我不認為我能在空中隨意翱翔。

飛過以後總感覺翅膀的肉質會變得鮮嫩Q彈。

到時候連我自己也要把我當成儲備糧了。

“梅隴!”

格林姆終於注意到我的存在,大喊一聲後眼睛閃著光一口把我叼住。

喂!

你這蠢狗!

我“啾啾!”

的大叫著,全身每一處肌肉都掙紮起來,生怕現在就成為了口糧。

“梅隴,香香的!”

彆流口水啊!

彆真的吃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