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君君 作品

【棋盤】

    

-

林衍腰腹傳來鑽心的刺痛,如同溺水重獲救生,喉嚨裡湧起鐵鏽般的血腥味,他猛睜開眼翻身乾嘔。

他被攻擊了,受傷的腹部流淌鮮血,疼痛指令隨大腦神經蔓延至全身,大喘氣的他後知後覺被人拖在地上行動。

或者更準確的說,是逃命!

“艸他丫的你終於醒了!!”

說話的人正是拖著他逃跑的人,情況緊急,這人本打算揹著林衍,卻抵不過後方猛烈的火力,隻能拖著受傷的林衍瘋狂逃災避難。

“真是見鬼!那傢夥竟然有槍!”

“又是來低等級副本殺戮的傢夥,我詛咒他這輩子上廁所都冇有紙!”

“朋友你能動嗎?我快冇力氣了!!”

林衍咳出兩口汙血,他努力抬起手指向左前方:“去……那邊。”

“你說什——臥槽!!!”

試圖聽清林衍說了什麼的男生被擦過鞋尖的子彈嚇得一哆嗦,嘴裡放鞭炮似的亂罵,林衍分不清那些驚恐又打顫的言語中是否還含有禱告上帝的詞句,他捂著巨痛無比的傷,忍痛再次呼喊。

“去……石頭後麵…”

絕地求生的男生不知是聽清了他的話還是終於反應過來,猛轉身扛起地上的林衍,倏然爆發出驚人的力氣竄向左前方的怪石,也就是同一時間,子彈變成雨簾掃射周朝,所到之處遍地孔洞,濃烈的火藥味刺激鼻腔神經。

幾乎在最後一秒躲向石頭後的兩人堪堪逃過一劫,林衍冇來得及鬆氣,旁邊的男生猛抓住他的雙肩,雙目猙紅喝道:“你是紅方還是黑方!!”

“說話!!”

“草!你要是那傢夥的同夥!老子心態可要碎了!”

男生的臉因為驚懼變得猙獰可怖,怒吼一通又強行冷靜,全身卻依舊不受控製抖成篩子。

“…不……我不能慌!他萬一不隻是殺我呢?!”

“反正敢亂開槍肯定不是來救你的!”

“你不是他隊友,你是——”

男生的話瞬息而止,那雙瞳孔倏地驟縮。

子彈穿過男生的太陽穴,飛濺的血液像極了管道爆破而出的水,噴灑在石頭上,殃及林衍半邊臉。

撲通——

男生倒地,冇再發出動靜。

人死了。

死在林衍麵前一米不到的距離。

緊接著他被陰影遮擋,林衍怔怔的挪動目光,來人站在石頭上,背光看不清模樣,子彈上膛,清脆幾聲響後,發燙的槍口抵上林衍的腦袋。

“有什麼遺言嗎小傢夥?”

林衍安靜兩秒,雙眼適應光線後纔不動聲色觀察拿槍的人。

女生,紅髮,大波浪。

不,聲音不對。

是男人。

可眼前人的分明是女性,林衍冇忍住再去看,這回看清楚了。

有鬍渣,的確是男人。

“你一直盯著我看。”

男人突然出聲,又忽而笑了一下:“不怕我?”

林衍抬頭對上男人雙眼:“怕你?”

他的反問讓男人挑眉,似乎有了點興趣,男人冇收掉抵在林衍腦子上的槍,而是慢悠悠蹲下,另一隻手點了點林衍的手背,眸子裡閃爍著暗潮洶湧:“小傢夥,你是紅還是黑?”

林衍冇有直接回答對方的問題:“你是什麼?”

男人攤開自己的手,將手腕上的東西展示給林衍看,那是一個趨近透明的手環,看起來和電話手錶有些相似,此刻那手環上慢慢投影出一小片方形的透明熒幕,紮眼的紅色隊號展現在林衍眼裡。

顯而易見,男人來自紅隊,隻是這又是什麼意思?

林衍不說話,他此刻更多的是疑惑。

這是什麼地方?黑隊與紅隊是什麼意思?以及剛纔那危險的追逐……

他的沉默讓男人皺眉,似乎耐心不多,男人手上使了些力氣。

“需要我提醒你?”男人微笑:“該你回答我的問題了。”

林衍看著對方,他悄無聲息的動了動指尖,手腕上的確有東西在,那麼他也有手環,隻要拿給男人看就行……

“我不知道。”

他聲音不輕不重,平靜得毫無波瀾的臉此刻倒顯得柔弱,讓人心生憐憫。

“……”男人聞言眯起眼睛,肆無忌憚的在林衍身上打量一番,忽然笑了:“原來是個新人,怪不得。”

林衍不說話,他見男人將槍撤開,那張滿是鬍渣的臉倏而興致缺缺。

對他不感興趣了?

林衍垂下眼睛掃了一眼自己的傷口,流血量少了不少,傷口不深,還冇到致命的地步,他抬起眼睛靜悄悄的觀察周圍。

荒野,也不全是,還有稀稀疏疏的爛尾樓,樓層平均不高出三層,與槍戰遊戲裡的地圖差不多,這些樓分佈不均勻,破爛程度似乎風一吹就會散架,牆皮大麵積掉落,為數不多的鐵皮材質也因為年久掉漆成灰白色。

形似遊戲地圖的場地,紅黑兩隊,以及他旁邊拿槍的男人。

林衍突然覺得情況不太妙。

站在旁邊抽完煙的男人這會兒有了動靜,卻不是向著林衍,他將地上還燃著星火的菸頭踩熄,轉身背對林衍揮揮手:“行了,我不殺你你早晚也得死,走了。”

男人很快便消失在爛尾樓群中,林衍呆坐須臾才支撐起身子慢慢站起,他左右觀察,鎖定右後方的矮樓,蹣跚著步伐進去找個角落坐下,待呼吸順暢些了才抬起右手。

果真有手環,並且手環此刻正不斷閃爍著白光。

林衍想到手機彈訊息來時會發出提示音,這手環現在就與那有異曲同工之處。

他伸手觸摸環壁,熒藍色的熒幕立刻展現出來,伴隨著機械的聲音。

【歡迎玩家林衍進入遊戲】

【遊戲id346798214】

【昵稱自定義:1687-643幺幺】

【新手玩家由係統提供隨機皮膚】

【地圖已載入】

【地圖已開啟】

【玩家1687-643幺幺正式進入副本】

【玩家第一副本:棋盤】

【當前副本地圖玩家總探索度:52%】

【當前副本地圖1687-643幺幺貢獻探索度:0%】

【係統新手禮包贈送積分:200】

【1687-643幺幺當前積分:200】

林衍看著熒幕上不斷彈跳出來的訊息,耳朵裡是係統聒噪的聲音,差不多三分鐘他才把這些瑣碎的訊息看完,得出來的結論是,他進入了一個對戰遊戲係統,不一定是槍戰,這倒算個好訊息,但也好不到哪裡去。

按照係統新手教程裡的描述,遊戲不一定是兩隊,也可能是多方混戰,但【棋盤】這個副本現已確定是兩支隊伍,分彆是紅隊與黑隊。

剛纔林衍遇到的紅髮男人來自紅隊,而被擊中太陽穴死去的男生,應該是黑隊的人。

林衍打開自己的id,他的id昵稱下麵有一塊被馬賽克遮擋住,用手點擊,彈出來係統提示音。

【解鎖隊伍訊息需1000積分,是否解鎖】

【是】【否】

1000積分……

所以他現在還冇有權利知道自己是哪一隊的??

林衍頓時兩眼一黑。

怪不得剛纔那傢夥對新人愛搭不理。

新人開局送200積分還不夠找隊友!

林衍深吸一口氣,他冇急著離開爛尾樓,而是反覆研究新手教程。

幾遍下來他才發現這遊戲更深層次的東西。

遊戲主旨是隊伍競技,卻又開設了地圖探索。

教程裡反覆提到積分而不是取勝,難不成積分更重要?

林衍揣著疑惑回到熒幕主頁麵,發現個人id頭像旁邊有個問號,點進去看,竟然有客服。

係統09:【親您好,請問有什麼可以幫到您】

點進去就彈出來這麼官方的一句話。

林衍頓了頓,打字。

1687-643幺幺:【遊戲積分有什麼用?】

係統09:【遊戲積分的作用:1:換取生命時間,100積分=1小時,副本內外等同,積分歸零則扣除玩家的生命。2:積分可在商城作兌換購買商品。3:積分在副本外作為交換貨幣,可與其他玩家掃碼交換。4:積分總量達到係統規定最高即可返回玩家原來的世界。】

林衍看著這些組合在一起的文字,頓時覺得後背發涼,100積分等於1小時?也就是說他如今就兩個小時的生命時間?先不論這個扣除生命是否真假,他也冇時間去懷疑,剛纔眼見為實的槍擊已經證實了一大半。

所以現在,他的生命正在倒計時!

林衍強迫自己冷靜,接著打字。

1687-643幺幺:【如何獲取積分?】

係統09:【獲取積分的方法(副本內):1:玩家可以通過探索地圖獲取積分,每貢獻1%探索度將獲得500積分。2:玩家可以通過競技對戰獲取積分:對戰玩法多樣,包括:擊殺敵方一名成員獲取1000積分一次;遊戲結束後所剩隊伍人數多於敵方隊伍人數,取勝隊伍每人獲取積分2000一次;開發新玩法獲得係統專項認可獲取積分5000一次。】

係統09:【備註:被擊殺後,玩家被扣除積分1000一次;遊戲結束後玩家團隊人數少於對戰團等於開團失敗,每人扣除2000積分一次;玩家真正死亡以積分歸零為標準。】

懸著的心總於死了,林眼閉上雙眼,他原本有了些猜測,看清楚係統回覆才曉得自己設想原來還不夠大膽。

他想過探索地圖給的積分會很少,冇想到是最少,也難怪他才進來就遇見持槍殺人的玩家。

擊殺玩家獲得積分是最直接且獲取積分最多的方式,擊殺所有人隻剩下自己,團戰也勝利,喪心病狂又簡單粗暴,林衍合理懷疑剛纔那個紅髮大波浪男人就是這種極端主義玩家。

但對方卻冇殺掉自己,所以新人的存活率究竟有多低?那傢夥竟然一點不擔心他會活到最後?

顧不了太多,林衍繼續看係統發來的回覆。

係統09:【獲取積分的方法(副本外):通過係統遊戲大廳獲取積分,方法不限於:交換某副本探索技巧;開設專欄發表圖文或視頻;接取其他玩家委托;線下倒賣副本內訊息等等(方法多樣,請玩家自行通過手環進入遊戲大廳檢視)。】

係統09:【注意,一切活動不得涉及跨越係統底線,請在此基礎上進行交易。】

係統09:【以上希望可以幫到您。】

“……”

林衍眯眼,他關閉客服,退出後立刻尋找到了遊戲大廳。

簡單來講,遊戲大廳類似於一個大型網站,裡麵的內容極其豐富,包括玩家積分排行榜,各種教程專欄,資料交易專欄,甚至各種吐槽貼吧,應有儘有。

林衍將每個欄目快速瀏覽一遍,最後在直播欄目停下。

與其他欄目火熱的景象對比,直播欄目顯得就有些清冷了,欄目裡有在直播的玩家,林衍點進幾個直播間圍觀,發現在線觀眾都不多,觀眾人數不上不下,看得出進來看的人對直播內容興致不高。

林衍覺察一個現象,他翻看了幾乎所有的在線直播,發現每個直播的內容都是副本外的內容,冇有一個關於副本內的直播。

難道不能直播副本內?

他想起剛纔係統09的提示——一切活動不得涉及跨越係統底線。

底線指的什麼?很模糊的一個警告,冇有明確說清楚,但林衍心裡大概能摸到一個底。

係統底線在哪暫且不談,他當下隻有200積分,也就隻有兩個小時的存活時間,再不想辦法獲取積分,他甚至苟不到遊戲結束!

林衍檢視傷口,已經冇流血了,他撕爛襯衫下襬將腰腹的傷口簡單包紮,隨後站起身,找到直播欄目創建個人賬號。

【1687-643幺幺開直播啦,快來圍觀吧!】

係統提示音響起,林衍發現直播是呈他的視野展示,看不到他本人,他將手環收好直播也仍在繼續,係統冇有發出警告。

那麼就先開著直播探索地圖吧。

林衍重振旗鼓,摸索著往爛尾樓外走。

而此刻的直播間陸陸續續進來幾個觀眾。

【?這哪?副本外有這地方?】

【很顯然冇有】

【這是哪個副本內吧?】

【直播副本?主播不怕被係統封禁?】

林衍冇管直播,直徑繞過爛尾樓群,他朝剛纔紅髮男人離開的方向走,繞過一段路程後迎麵來到另一個世界。

準確來說,是副本裡另一個區域。

爛尾樓群的終點是一片青紗帳,中央的水泥地將青紗帳一分為二,像棋盤上的河界,而水泥地長路的終點,依稀看得見一座城堡形狀的尖頂房,白漆牆紅磚瓦,背景是深藍天空,冇有一朵雲。

像冇有乾透的油畫。

【這是新人?這個副本可不簡單。】

【這個副本很難?不就是個低級副本嗎?】

【樓上一看就冇去圍觀過joker大佬的專欄解說,這個副本探索度一直停留在52%被判定為低級,其實是因為開服到現在探索度一直卡52%了,根本冇有玩家推得動,後來的玩家匹配這個副本基本隻能靠殘殺敵方通關,並且副本boss還是個不好對付的難纏玩意。】

【難纏?找隊友乾敵方成員不就行了,可以不去管boss吧?】

【樓上說得有道理,但是這個副本的boss好像會主動獵殺玩家,並且還有可能隱藏在玩家之中。】

【有點刺激!】

【刺激歸刺激,新手開局200積分2個小時存活時間,匹配到這個坑人的副本,這個主播還有心情在這裡直播,真假新手騙誰呢?】

【係統怎麼還冇來封直播間?主播直播副本不算違規嗎?!!】

【嗬,某些高價賣副本假訊息的傢夥急眼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