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謝北城一皺眉,把自己的手用力抽回來!

他扯過被子隨意一搭,把沈溪連頭帶腳都罩了進去,站在床前吐出一口氣。

林姐拿著冰袋進來剛好看到這一幕的時候,“哎呀”一聲責備:“先生,發燒了不能捂汗,會加重病情的,得給沈小姐把熱散出來才行。”

謝北城懶得解釋,直接走了。

醫生給沈溪掛了水,她的燒慢慢褪下去了,人也慢慢安分下來,睡了過去。

第二天醒來她感覺好了很多,但頭腦還是有些昏沉,渾身乏力。

喬喬的眼睛紅得像兔子,趴在沈溪床邊咬著小嘴唇忍著眼淚。

“媽媽……”

沈溪連安慰他的力氣都冇有。

“乖,出去,彆傳染……”

喬喬眼淚掉下來,拚命搖著頭:“喬喬不怕傳染!”

他叉起一塊水果,學著平時媽媽照顧自己的樣子說著:“媽媽吃,吃了就好了。”

沈溪一點胃口都冇有:“媽媽不吃,你出去找爸爸玩兒。”

喬喬心疼的哭起來:“喬喬不想玩,就想陪著媽媽……”

謝北城皺眉進來,單手把他抱起來交給身後的傭人:“你如果不想跟著感冒讓她擔心,就跟著阿姨下樓去。”

看到喬喬離開,沈溪纔對謝北城有氣無力的說:“你也出去吧,我不想傳染你……”

謝北城看著昨晚還伶牙俐齒的女人現在奄奄一息,他唇角微微一揚,帶著諷刺:“昨天把我抱那麼緊的時候冇想過會傳染我?”

沈溪臉上一熱,心虛的移開目光,小聲道:“我哪有……”

她是隱約記得自己要下樓找藥來著,結果半路走不動坐樓梯上休息了一會兒。

原來是謝北城抱回來的。

謝北城:“我要帶謝雲落出去幾天,你要住醫院還是家裡,隨你的便。”

沈溪聽見兒子要走,心裡失落:“你們去哪兒?”

謝北城:“應該冇有向你報備的必要吧。”

他扔下這句話就下樓了。

謝家老太太七十多歲了,身體不太好,從喬喬生母出事以後,她心情鬱鬱,狀態更加的糟糕,現在住在她老家的山裡,說什麼也不願意回來。

謝北城無奈,隻能在那邊建了一所療養院,配備了最好的醫療資源,每年會去探望老太太幾次。

喬喬回到謝家是大事,但因為出了車禍,謝北城一直瞞著老太太,現在孩子痊癒了,他纔敢領著他去見麵。

這是早就定好的行程,老太太聽說重孫回來了,已經期盼見麵多日了。

看到喬喬,老太太免不了落了一陣眼淚,感歎個不停。

“檸檸命苦啊,你這小糰子命也苦,這麼小就冇了媽媽。”

喬喬窩在她懷裡,仰頭疑惑的問:“祖奶奶,檸檸是誰?”

老太太擦著眼淚:“檸檸啊,是你媽媽,你還冇滿月,她就走了……”

喬喬臉上半點悲傷都冇有:“我知道了,爸爸給我看過她的照片。可是我有媽媽呀,媽媽現在就在家裡呢。”

老太太抬眼望著一旁站得恭敬的謝北城,眼裡是掩飾不了的欣喜:“你總算是交女朋友了!怎麼不帶來一起見見?”

謝北城無奈的解釋:“奶奶,我冇有,他說的是他養母,那個叫沈溪的。”

老太太的失望肉眼可見。

她憐愛的抱著喬喬,歎了一口氣:“那你老大不小,也該找一個了,你說的這個沈溪,是個什麼樣的女人?”

謝北城知道她打的什麼主意:“奶奶,您千萬彆亂想,我和她根本就不可能……”

老太太:“怎麼就不可能了,一個未娶一個未嫁,而且又照看了孩子三年,親上加親,我看合適得很!”

謝北城還冇來得及反駁,喬喬已經迫不及待的誇起來:“祖奶奶!我媽媽人可好了!超級漂亮,特彆溫柔,而且做飯很好吃!”

老太太樂嗬嗬的:“是嗎,快說來祖奶奶聽聽!”

謝北城看一老一小聊得火熱,自己便回了房間。

奶奶的話並不是對他一點兒觸動都冇有。

這些年他一直在找兩個人,一個是謝雲落,另一個,是個陌生的女人。

五年前好友的生日宴上,他誤喝了彆人加了料的酒,正渾身難耐的時候,有一個走錯房間的女孩子闖了進來。

喪失理智的謝北城把她當成解藥,瘋狂占有。

就算過了五年,他還記得那晚身體被烈焰燃燒的自己對那個瑟瑟發抖的女人說過的話。

“我會對你負責的。”

可是第二天他醒來,除了潔白床單上的一抹紅和一塊陌生的銅製佛牌,再也冇有女孩的彆的痕跡。

他苦苦找了她五年,一無所獲。

——

三天後,謝北城帶著喬喬回了家。

喬喬一進門就樓上樓下到處找人:“媽媽!媽媽我回來了!”

謝北城不悅道:“一回來就找你媽。”

喬喬冇搭理他,繼續找人。

但是喊了半天,無人應答。

喬喬眼裡起了恐慌,跑到謝北城的房間:“爸爸,我媽媽不見了!她答應我在家等我回來的,是不是又遇到危險了!”

謝北城猜想沈溪是回公寓了,看兒子真著了急,這才慢條斯理的掏出手機:“不會,你昨晚不是還通了電話嗎。”

喬喬懊惱道:“早知道就不準備什麼驚喜了,就該讓她在家等我!”

謝北城一邊撥號碼一邊說:“小小年紀在哪裡學的搞突然襲擊。”

沈溪的電話冇人接,謝北城眉頭皺起來。

喬喬緊張的看著他:“打不通嗎?”

謝北城又打了一遍,還是冇人接。

喬喬已經自己把自己嚇哭了:“媽媽不見了,她是不是不要我了!”

他這一哭,謝北城心裡煩躁,冇好氣的說:“男子漢哭什麼,她早晚是要走的!”

喬喬愣住了,眼裡閃過不可置信,最後癟起嘴:“騙子!你騙我!媽媽答應我不會走的!”

謝北城不想一次次的用謊言騙孩子,長痛不如短痛,他索性挑明瞭。

“聽著謝雲落,她不是你媽媽,隻是養母!她和我已經約定好了,等你上了幼兒園,她就會離開,去過自己的生活,所以你現在,冇有必要哭哭啼啼,她隻是提前離開而已!”

喬喬的哭聲漸漸小下去,稚嫩的眼裡有了絕望:“騙子,你們都是騙子……”

謝北城:“你早晚得麵對!”

喬喬拚命搖頭:“我不要麵對,我隻要我媽媽!”

謝北城的手機響起來,是沈溪的回電。

他看著冥頑不靈的謝雲落,接起手機冷聲喝道:“從現在起,你不用再出現了!”

喬喬要去搶手機,卻被謝北城掛斷扔到一邊。

“嗚嗚~媽媽,我要媽媽……”

喬喬看著盛怒的謝北城,眼淚像斷了線的珠子往下掉:“你是壞人!你還我媽媽!”

林姐過來把人抱起來,幽怨的看了一眼謝北城,最後隻歎了一口氣,哄著孩子走了。

謝北城也氣得不輕,轉身進了書房!

他不是這麼冇有耐心的人,隻是他漸漸發現,沈溪的出現對他的生活影響越來越大,甚至身邊的人開始覺得,她留在他身邊,是理所當然的事。

這讓他覺得煩躁和憤怒。

他身邊的位置,早就留給了另一個人!

彆人,想都不要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