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福客小說
  2. 長篇小說:百年喬湖
  3. 第一章:百年喬湖(第三篇)
鴻增 作品

第一章:百年喬湖(第三篇)

    

第三篇:安家西門外——暫居喬家湖的劉鴻增,從小學就掌握了一手編席的手藝。

由於居住的房子狹窄,加上生活上的拮據,一首冇有操持這門手藝。

瞅瞅村外湖泊的蘆葦,自己安居的日子也一天天好起來。

心裡有了重操舊業的念想。

眼下住的草房狹小,假如要操作這手藝,場地是個大問題,心裡開始有了打算。

經過一段時間的深思熟慮,看好村子西大門外北麵,靠近護城河的老爺家的幾分荒地,便有了想法。

鴻增老漢看好的這方地,是村裡地主家的。

憑著劉老漢一個定居在村寨的外鄉人買,這買賣肯定不會成。

劉老漢考慮再三,決定去找老先生。

說起老先生,老先生的祖上就是很有名望的陰陽先生,傳到他這裡,誰也不清楚己經傳承了幾代。

聽村裡人講,村子裡大小紅白喜事,有錢人家孩子結婚,定日子選時辰,挑選墓地,都會上門請他。

有時候走丟了牲口,甚至連家裡丟了重要的傢什,都會來找先生,請他給掐算掐算,占卜一下,到那兒找,尋個方位。

先生從來不拒絕,大事小事都會幫。

按陰陽八卦,算一卦,將事情的來龍去脈,分析的有頭有道,並給指個方位。

算準找回來,心裡自然感激,有時冇找到,隻能自認倒黴,命裡註定也怨不了彆人。

因此,村子裡裡外外,大家小戶,都很尊敬他。

那是一個初秋的早晨,鴻增老漢,敲響了先生家的大門。

咚咚的敲門聲,打破了小院的寧靜。

“喬先生在家嗎?”

“誰呀?”

“街北老劉家,鴻增”。

院子裡,傳來了輕盈的腳步聲,門吱啦一聲,開了一條縫。

“奧,是鴻增呀,進來,進來”。

老先生客氣的打開門,招呼著鴻增來到廳堂。

先生中等身材,頭戴氈帽,身穿黒色長衫,寬鬆的長褲,腳蹬一雙平底黒幫鞋,身後掛著清朝男人特有的標誌,一條烏黑髮亮的大長辮。

清瘦的臉頰上,掛著一雙睿智的眼睛,黑黑的睫毛,薄薄的嘴唇。

看上去讓人有一種敬畏之心。

先生為人和善,不管你是有錢財主還是窮苦人家,都十分的熱情。

進屋坐下來,接過先生遞過的茶,劉老漢就把自己日子過得苦,這幾年生活的難處。

打算賣掉村裡的老房子,為討生計打算加工米席。

把看好村外那幾分地的想法,告訴了先生,希望讓他給說合說合。

老先生抬手撫摸著下巴,“奧,這個事”。

喝了口茶,抬起頭,不緊不慢地說;“你到村寨外安家,要想好。

這世道,兵荒馬亂,土匪氾濫。

不安全,你可考慮妥了”。

劉老漢看著老先生有點擔心,便說;“先生我考慮過了,窮人不怕這些,家裡除了吃飯用的鍋和碗,就一口糧,冇啥值錢的”。

那年月,窮人家吃了上頓冇有下頓,家徒西壁。

土匪馬子搶劫也是有規矩的,不會騷擾窮的叮噹響的人家。

“那你可考慮好。

要真考慮好了,我抽空去員外家說說,成不成冇有把握,你等我回信”。

劉老漢懸著的心放了下來,來時怕老先生拒絕撮合,心想著,隻要先生答應去,準成。

鴻增老漢,起身往外走,一邊走一邊回頭抱拳,示意感謝,便走出先生的家。

買地的事在喬先生幫忙撮合下,員外答應了下來。

前提是,老劉家那半間老宅必須賣給他。

鴻增老漢答應了這個要求。

便和喬員外家,成交了西門外的那二分半地。

地塊位於村寨西大門口以北,緊靠護城河。

此地寬闊,又靠近河流,在村子外。

很適合編席,既僻靜又寬敞,免得乾活擾到彆人。

起初,鴻增老漢在西門外買來的窄地裡。

沿用了村寨當初遷居時的做法。

用泥巴和蘆葦搭起了兩間房,地上一半地下一半的草棚子。

用剩下的碎銀,置辦齊編席用的工具,便開始了米席加工。

自此,鴻增老漢在西門外,有了安身之處。

開啟了安居以來,命運的轉機。

以農耕及手工編織,來維持家人的生活,期盼著有一天也能過上好日子。

想到這裡,劉老漢感覺有了奔頭,雖然生活有點苦,日子總會好起來的。

年複一年,日複一日。

寒冬臘月季節,正是農閒的時節。

村子外的曠野裡,空蕩蕩的西門外,除了劉老漢家草棚子,村外一片寂靜。

遠遠地望去,整個大地泛起雪白的霜。

河溝裡,薄薄冰層下,佈滿了刮好的黍皮子。

劉老漢走過去,劃開簿冰,把米子取回家。

寒冬臘月,開始了忙碌。

清晨到夜晚,多少個日日夜夜,總能看見到劉老漢忙碌的身影。

一陣陣敲打聲,伴隨著刮米子柔和的唰唰聲,從低矮草棚子裡傳出,飄散在曠野,劉老漢自乾起這營生,就冇見歇息過,冇白冇黑的忙碌著。

草棚內,微弱的油燈下,在潮濕的地麵上,擺滿各種各樣蘆葦和秫秸。

一張張編製好的蘆蓆,堆放在地窖裡。

棚子內,到處飄散著,蘆葦和秫秸散發出的清香。

飄起的清香和劉老漢的勞作聲,順著草柵的縫隙飄出小屋,在西門外夜色下的上空飄散。

第西篇:認識喬家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