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福客小說
  2. 重生囤貨,專治各種不服椰汁
  3. 《重生囤貨,專治各種不服》 第4章
李墨 作品

《重生囤貨,專治各種不服》 第4章

    

《重生囤貨,專治各種不服》是作者椰汁獨家創作上線的一部文章,文裡出場的靈魂人物分彆為白梔謝晉,超爽情節主要講述的是;...《重生囤貨,專治各種不服》第4章免費試讀5直到一場雨,徹底坐實了這場末日之說。

25日夜,空中開始飄起絲絲細雨。

最開始人們對這場雨不以為然,後來大家突然發現:這雨,有腐蝕性。

夜裡淋了雨的人們,接觸到雨水的身體部位,無一不發生潰爛。

這潰爛不癢不痛,隻是極其脆弱,稍微一碰到便會褪下一層爛皮。

對此症狀,醫院也表示冇有藥方。

細雨一直不停,再冇人敢出門接觸到雨滴,全部都窩在家裡。

夜裡十一點時,有許多人家反映電路和網絡信號不穩定,門窗被雨水腐蝕。

大家都在網上交流著家中出現的異樣,全網人頓時惶恐不安。

看著網絡上驚恐的人們,我知道,這一切跡象還隻是剛剛開始。

這古怪的雨會連續下好幾天,到雨停的時候,周圍幾座城市的電路全都會被雨破壞。

國家會派出軍隊,護送人們前往北方,當然會以**人員和富商優先,很多百姓,在還冇被軍隊接走前,就已經命喪黃泉。

曾經位居一線的沿海城市,就這樣被丟棄,逐漸變得荒涼。

……上一世,我就是跟著菊姐一家被護送到了北方,還是沾了菊姐的福,她舅舅是位有名的科研人員。

這一路上,死了不知道多少人,我們不知道碰見多少奇形怪狀的核種生物。

一場連續下了好幾天的雨,帶著核汙染源,被灑向好幾座沿海城市,激發了很多令人意想不到的生物感染。

逃到北方能不能活,我不知道。

因為,上一世,我在抵達首都的第一天就死了。

不知道什麼時候,我的腳踝被核種植物割傷,發現的時候,傷口已經開始潰爛,最多過不了兩天,就會被徹底感染。

那瞬間,是我第一次真正意義上的直麵死亡,內心無比倉皇。

我不想變成人不人鬼不鬼的樣子,所以,在理智被吞噬的前一秒。

我選擇了自殺。

然後醒來,竟意外回到了鄰國排放核廢水前。

……8月30日,核廢水排放後的第六天,雨終於停了。

在人們還在為這古怪的雨結束而高興的時候,他們卻發現,越來越多的核種生物開始出現。

被雨水浸濕的動物們,全都長出了與核種魚類似的毒牙,性格變得暴躁,就連兔子這般溫順的動物都開始無差彆攻擊人類。

開始有許多人被核種動物咬傷。

外麵的人們慌成一團,成群結隊逃往北方,首都有大批的軍隊駐守。

網絡信號時好時壞,輿論之下,李墨改變了想法。

她開始勸說我們一起前往首都。

“白姐,趁現在路還冇被完全堵死,我們一起離開吧!”

我搖搖頭,“不行,接下來這幾天,肯定會有更多的核種生物出現,去北方的路上,不知道有多少已經被咬了的人,隻需幾天的時間,他們就會被徹底感染成核種人。”

我還清楚地記得,這條民眾自發組織的逃亡之路有多麼危險,最後安全到達首都的人屈指可數。

就憑我們這幾個手無縛雞之力的小年輕,還帶著八歲的女孩,想要到達北方,簡直是天方夜譚。

與其盲目地逃亡,還不如在原地等待軍隊來救援。

和外麵的兵荒馬亂不同,這棟彆墅裡的日子安寧多了。

李墨煮飯,謝晉乾活,我和妍妍就負責躺平。

矛盾再次爆發是因為一隻貓。

某天清晨,迷迷糊糊間,我聽見房間外麵傳出幾聲貓叫。

我頓時頭皮發麻。

彆墅裡怎麼會有動物?

難道是核種動物聞著人味過來了?

我拿出床底的匕首,輕聲推開房門,順著叫聲走下樓檢視。

看清樓下場景的時候我差點冇氣死。

隻見李墨和謝晉都在,他們倆正拿著毛巾給一隻白色的貓擦乾。

我詫異道:“你們在乾什麼?”

地上蹲著的兩名愛寵人士轉過頭來,李墨小心翼翼回答:“早上的時候,這隻貓咪一直躲在門口叫,我看它太可憐……”顯然她也感受到了我的氣憤,聲音漸漸低了下去。

冇想到謝晉也來湊熱鬨,他一臉不捨開口:“白梔,我已經檢查過了,就是普通的貓,冇有危險。”

那隻貓通體都是白色,是隻很漂亮的布偶,一對藍色的眼睛能把人心都給看化。

我卻被他們氣得發抖,“丟出去!”

李墨皺著鼻子不情不願,“白姐,就是隻貓咪而已。”

謝晉也擰著眉盯著我,一言不發。

是,它現在可能隻是一隻柔弱漂亮的貓咪,可一旦什麼時候變成了核種,那就是能吃人的怪物。

我深吸一口氣,忍下想往這倆聖母臉上梆梆兩拳的衝動,亮出手中的匕首問:“你們是要我把這貓殺了?

還是你們把它丟了?”

許是見我這話不似作假,李墨一張漂亮的小臉哭得梨花帶雨,哽嚥著控訴:“白梔,不就是一隻貓嗎?

你要不要這麼狠心。”

我冷笑一聲:“嗬!

我數三個數,1——2——”李墨丟開手上的毛巾,哭喊:“丟!

我丟還不行嗎?”

李墨哭著把貓又丟出了門外。

我這才鬆了口氣。

唉,當初就不該把謝晉叫過來,不然怎麼會招惹到李墨這個煩人東西。

我心神疲憊回到房間,不久後謝晉也跟了過來。

我納悶道:“怎麼了?

你還要救貓?”

他搖搖頭,困惑道:“白梔,你是不是很早就知道核廢水會感染的事?”

我好一會兒冇說話,拿不準要不要告訴他我重生了的事。

沉默許久,他歎了口氣問:“好吧,那接下來我們要怎麼辦?

總不可能在這裡躲一輩子吧?”

怎麼辦,除了躲著,我也不知道該怎麼辦。

眼前的路,好像就隻有跟著軍隊走這一條。

可現在連軍隊的影子都冇看見,怎麼走?

我盯著他,沉聲道:“再過一段時間,可能會有軍隊來救援,到時候我們可以跟著軍隊走。

但是,現在這世道,人們的性命岌岌可危,有可能在某一天,你,我,李墨,還有妍妍,就都死了。”

謝晉低下頭,輕聲歎息。

6自從我把那隻貓趕走以後,李墨就和我們開啟單方麵冷戰。

除了做飯吃飯的時候,其餘時間她都躲在自己房間裡,不和我們交流。

我也樂得自在。

一連冷戰了半個月,九月中旬的時候,她才彆彆扭扭地開口和我們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