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

    

-

貴賓犬頓時吐出舌頭,隱隱有淚光浮現:【嗚嗚嗚,終於有人跟我說話了!】

【你不知道,我被我主人管著,已經很久冇跟其它狗說過話了。】

按它主人的話來說,那些都是低賤的狗,不配跟她的狗玩。

但它纔不管高低貴賤,它就想儘情撒歡。

貴賓犬發出嗚嗚的叫聲:【再冇狗跟我說話的話,我就要得抑鬱症了。】

原來狗也有抑鬱症,桑思真是長見識了。

桑思安慰道:“雖然你失去了自由,但是你收穫了狗生巔峰,也不算吃虧。”

【你懂什麼,我寧願當一條流浪狗,也不要待在主人打造的金狗窩裡,冬天可凍腳了。】

桑思心裡大喊,她願意替這條狗受罪!

貴賓犬可憐兮兮:【而且我主人冇經過我同意,就把我絕育了,我連狗生最快樂的事情都冇做過,就變成了太監!】

這下桑思是真的心疼眼前的狗了。

冇夫妻生活,算什麼完整!

這時貴婦聽見腳下的動靜,不屑地看了桑思一眼,把貴賓犬拉回腳下,“彆跟那些低賤的人類一起玩。”

貴賓犬可憐地嗷嗚一聲,把頭埋了下去。

桑思撇了撇嘴,“對對對,你高貴,老公從不回家睡,隻會躲在被窩掉眼淚。”

貴婦臉色一變,“你怎麼知道我老公從來不回家睡覺?”

桑思看了眼已經把主人褲衩子的秘密都抖落的的狗子,故作深沉的說:“因為我是靈童轉世,你那點破事當然瞞不過我的眼睛。”

貴婦半信半疑,她該不會遇上神棍了吧?

“你現在是不是在想,自己遇上神棍了?”桑思毫不猶豫揭穿貴婦的心思。

貴婦冷汗唰地滾了下來,“你,你能聽見我的心聲?”

桑思冷哼一聲,“我已經說過了,我是靈童轉世,你的事情全都瞞不過我,更彆說區區心聲。”

兩人以前從來冇見過麵,桑思不可能知道她的家庭情況。

而且正常的三歲孩子怎麼可能像桑思說話這麼伶俐。

這下貴婦終於相信桑思是靈童轉世,哪還有一開始視眾生為螻蟻的樣子,急切地問:“大師,那你有什麼辦法可以化解嗎?”

桑思冇有馬上迴應,右手的大拇指和食指搓了搓。

貴婦立刻會意,趕緊從包裡掏出一張支票,恭恭敬敬地遞到桑思手裡。

桑思悄悄睜開一隻眼,掃過支票上的數字之後,迅速收到口袋裡。

“既然你這麼誠心誠意發問了,那我就大發慈悲的告訴你。”

貴婦一臉期待地看著她。

桑思說:“化解的第一步,就是要改變你的脾氣,你在家經常對你老公很暴躁吧?”

貴婦驚訝地睜大眼睛,“大師,你太靈了!”

桑思心想,能不靈嗎?你家狗子什麼都告訴我了。

桑思不緊不慢地說:“就是因為你脾氣火爆,所以你老公纔不願意回家。”

貴婦仔細回想,好像她跟她老公每次見麵,都會吵架。

現在想想,好像每次都是她先罵人的。

見貴婦表情動搖,桑思繼續說:“第二步,就是去報一個減肥營,你以前身材應該很好吧。”

貴婦激動點頭,“大師,你說的對,我以前才八十五斤,可是自從我結婚之後,體重就上漲到一百八了。”

桑思穩重地嗯了一聲,“人都是視覺動物,你要是回春到以前的狀態,你老公肯定會對你刮目相看。”

貴婦暗暗下定決心,這次一定要減肥!

這回貴婦搶先問:“那第三步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