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

    

-

桑思就等著她問這句話,“第三步,這段時間彆主動聯絡你老公,你越疏離,他反而越不習慣。”

“等你減肥成功之後,再偷偷回家給他一個驚喜。”

貴婦感激涕零,“大師,要是我成功了,一定給你豐厚的報酬!”

人家都這麼說了,桑思隻好勉為其難把桑知默的名片遞了過去,“以後你聯絡上麵的電話就可以了。”

貴婦用力點頭。

這時桑思似乎想起什麼,“對了,還有一個,以後彆把你家狗子管那麼緊。”

貴婦有些懵,“這跟我家狗子有什麼關係?”

桑思輕咳一聲,“就是你管教你家的狗子太嚴厲,折了夫妻運,隻要你以後不再限製它的自由,你的夫妻運自然就能回來了。”

居然連她管著狗子都知道,不愧是大師!

貴婦連連點頭,“大師,你放心,我一定按你說的做。”

腳下的貴賓犬也感動得嗚嗚叫,【救命恩人,我愛你,就像湯姆愛傑瑞!】

桑思壓了壓手,示意低調。

好不容易得到高人指點,這下貴婦連秀也顧不上看了,趕緊回去按照桑思說的做。

臨走時她想到什麼,把手裡的狗繩交給桑思,“大師,你先替我遛下狗,等下我再讓我家司機來接它。”

桑思滿意點頭。

不錯,挺上道的嘛。

桑思大方地答應了。

等貴婦一走,貴賓犬頓時就像脫韁的野馬,去跟隔壁垂涎了很久的阿富汗獵犬玩了。

貴賓犬賤兮兮地湊過去,“妹子,聊騷嗎?”

阿富汗獵犬高冷地掀起眼皮,“滾。”

貴賓犬圍著它打轉,“我可是優質處男哦,你確定不考慮一下嗎?”

阿富汗獵犬冷笑,“私密馬賽,我不喜歡太監。”

被紮心的貴賓犬:“..........”

貴賓犬吃了癟,失魂落魄地回到桑思腳下趴著,尾巴都耷拉了下去。

此時走秀快到尾聲,桑思記得他哥很快就要上場了。

桑思摸了摸狗頭,“等下我哥出來的時候,記得汪兩聲給他捧捧場。”

貴賓犬懨懨地抬頭看了眼台上一眼。

【這有什麼好看的,壓台的男人衣服被人動了手腳,等下他走秀的時候衣服會掉下來,在大庭廣眾下走光。】

桑思愣了。

壓台的男人不就是她哥嗎?

等下她哥會當眾走光?

想到這裡,桑思連忙抱起貴賓犬,“你確定是壓台的人衣服被人動了手腳?”

貴兵犬點頭:“我跟我主人去後台的時候,看見有個男人鬼鬼祟祟鑽進化妝間,拿剪刀割斷了衣服的線。”

桑思脫口而出一句國粹。

也不知道誰那麼惡毒想害他哥。

雖然他哥身材好,但是也不能隨便露給彆人看啊。

她都冇來得及搞個微信收款碼呢,怎麼能讓那群人白嫖!

想到這裡,桑思急忙衝到後台,此時桑知默站在人群末尾,正準備上台。

“四哥哥!”

桑思一嗓子喊住了桑知默。

桑知默看見桑思出現在這裡,意外道:“你怎麼過來了,我要走秀了,你快點回去自己的座位。”

時間緊急,桑思顧不上跟桑知默解釋,急忙說:“四哥哥,你的衣服被人動了手腳。”

桑知默皺起眉頭,“你說什麼?”

他趕緊檢查自己身上的衣服,果不其然v領連接處的線都被人剪斷了。

因為衣服設計的需要,桑知默裡麵是真空的。

如果他在毫不知情的情況下上台走秀,又正好走線鬆掉,肯定會走光。

即便有著良好素養的桑知默也忍不住罵了一句臟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