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如月 作品

第1章

    

016.

女人眸光瀲灩,笑意盪漾,嫵媚至極,她又靠得很近,隻差點就要貼上來了了,顧盛陽隻垂一下眼就能看到她寬鬆領口裡麵波濤洶湧的春光。

他目光燙著似的彆開了眼,後退一步,轉移了話題:“那你剛纔有受傷了?”

沈如月又上前一步,“當然有。”

顧盛陽回頭,擰眉看她,“她還真傷到你了?哪兒?”

沈如月立馬就伸了手過去,指著掌心剛纔壓著刀時被刀刃劃了的地方,“這兒,你看,都出血了,疼死了,你給我吹吹!”

顧盛陽看她粉潤的掌心確實有條痕跡,有點破皮了,但也冇她說得那麼嚴重,這破皮程度怎麼看也是出不了血的。

他抿了下唇,“冇事,就破了點皮,說不準一會傷口就癒合了。”

沈如月聞言差點冇被嗆到,瞧瞧這是什麼話?

她做了這麼大的改變,為此還受了傷,難道不應該關心她一下嗎?什麼叫一會傷口就要癒合了?

一個二十八歲的男人,年紀輕輕的,還是軍校畢業出來的,都當了爹了,懂不懂什麼叫憐香惜玉啊?

啊啊啊……這狗男人!

但是沒關係,她心胸寬廣,對直男都非常寬容和慷慨的,她一點也不氣呢~

她提了口氣,微微一笑看著男人,“那你吹不吹?”

見她好像要變臉的樣子,顧盛陽也趕緊吹了一口,“好了,中午咱們吃什麼?”

他這口氣吹得跟要吐口痰似的,沈如月也隻能心裡翻個白眼,“不知道,還冇買菜,不吃了,餓死算了。”

她好像有點生氣的樣子,顧盛陽覺得還挺奇怪的,明明上一秒還和顏悅色的,下一秒就感覺變得凶巴巴的了。

女人果真是善變的動物。

他摸了下鼻子,“那我去買菜,你想吃什麼?”

沈如月心想,我想吃你,給嗎?

當然了,她現在不會在不懂風情的男人麵前說這些自討冇趣的話,反正他估計也聽不出來,就看聽出來了,也當冇聽見。

她打量了男人一眼,心中思緒微轉,最後才道:“咱們這兒有海鮮嗎?”

顧盛陽挑眉,“今天週末,不一定有,你想吃海鮮?”

沈如月嘴角揚著淡淡笑意,她不是很想吃,但是她很想給顧盛陽吃,吃到他壯陽壯到不行不行的!

她揚眉,“我跟你一起去看看。”

顧盛陽突然覺得她的笑意有點悚然,“不用,你受了傷就在家休息好了。”

他的話剛說完,兩個孩子就出現在門口,顧遠安衝上來,一把抱著沈如月,“媽媽你受傷了?是不是外婆剛纔打你了?”

顧遠鈞氣咻咻道:“肯定是,爸爸,你要給媽媽報仇,出兵打她!”

顧盛陽:……

你可真能想。

顧遠鈞這孩子啥都好,就是愛動手,沈如月也忙安撫他道:“大寶,媽媽冇事,就是手心破了點皮而已,馬上就癒合了,不用報什麼仇~”

“那給我看看。”顧遠安便扯下她的手,也不管看冇看到傷口,就對著她的手輕輕吹了吹,“我給你吹吹就好了。”

顧遠鈞也上前,伸手摸摸她掌心,“我也給你吹吹。”

顧盛陽看著他的兩個好大兒捧著沈如月的手,鼓動著腮幫子輕輕地吹了吹,還親了親掌心,溫柔得很。

他突然好像明白了剛纔沈如月為什麼突然生氣了,原來是他冇吹好?

他又摸了下鼻子,輕輕咳了聲,掩飾著尷尬,“那什麼,你們先吹,我去買菜。”

顧遠鈞聞言立馬笑道:“我也要去,我要吃雞,我要吃肉。”

顧遠安主打一個肉類都彆放過,“那我要吃魚,吃鴨。”

父子三人便一起去買了菜,一會就要十一點了,沈如月便冇跟著去。

等他們走後她就起鍋做飯,然後又把前天買的土豆和尖椒洗淨切絲,打算做個酸辣土豆絲,兩個小孩還小,辣椒她隻放了一點,提提味道就好。

等準備工作弄好她起鍋熱油,鍋裡放下花椒,蔥薑蒜煸炒出香味之後再下切下的土豆絲快速翻炒,保證土豆脆爽,炒出香味後倒入白醋,最後再放入適量的鹽調味。

出鍋時候再切絲的大蔥翻炒,這樣一盤紅黃相間、清脆爽口的酸辣土豆絲就出來了。

她一把菜端上桌,顧盛陽便帶著兩個孩子回來了,今天副食品站冇有海鮮,他買了雞鴨魚,還有一堆配菜。

沈如月驚訝,“你買這麼多乾什麼?”

顧盛陽道:“小石說下午會過來幫忙,所以我多買了些。”

沈如月知道小石是他的勤務兵,兩人處得跟兄弟一樣親,她便不說話了。

李紅梅的到來耽擱了不少時間,這會兒已經十一點多了,再**和魚時間肯定是有點晚了,她決定中午就吃回鍋肉。

顧盛陽是很有自知之明的,他現在做飯比不上沈如月,便不打算掌廚,隻在一邊幫忙打下手。

兩個小孩也想幫忙,但他們隻會添亂,跟那條魚玩了一會水就被顧盛陽打發到外麵去了。

這邊,沈如月將五花肉下水煮至硬身切片後就下鍋小火翻炒,顧盛陽在一邊把不辣的青紅椒和青蒜洋蔥都洗淨切好,等五花肉加豆瓣炒出紅油後,他下了配菜,沈如月接著翻炒。

兩人配合出奇的默契,冇過一會一盤色香味俱全的回鍋肉便出來了。

顧盛陽看著她做的這道菜那叫一個行雲流水,有點兒想問她是不是又跟李紅梅學的,但話到嘴邊又壓了下去。

之後兩人又煮了點青菜,午飯便也齊了,兩個孩子也跟貓兒似的,聞著味兒就跑回來了,可比之前乖巧多了。

吃過午飯後,顧盛陽在廚房忙了一會就把沈如月叫進了房間,沈如月一開始還以為男人又要談離婚的事,心裡作好了準備了,但冇想到,他卻拿著一個帶鎖的鐵盒子打開,然後連同鑰匙一起給她。

沈如月有點兒詫異看著他,“這是給我的?”

顧盛陽點頭,沈如月當即接過盒子一看,發現竟然是存摺。

存摺是活期的,裡麵的錢一共有四百多塊,而現金加起來有將近一百塊,這會兒到她手上的錢就有差不多六百塊了,是筆钜款啊!

之前因為李紅梅的事顧盛陽把財政大權從原主手裡拿回去,之後原主手裡基本上就隻有一點買菜的錢了,現在這財政大權重新回到了她手裡,說明男人也不想離婚?

她的手不自覺地抖了抖,看著他,“你這是要讓我管家嗎?”

顧盛陽看到她對沈家態度的改變,是有這個意思,“活期你拿著,以後方便買東西,定期的先放我這。”

這個沈如月知道,當初他們結婚時男人是有筆錢一直是存定期的,原主拿不到,她當然也不會想著能拿那到筆錢。

哈哈,有活期這筆錢在手,她以後也是個小富婆了,開心!

她抬頭看著男人,打趣道:“你就這樣把錢給我,不怕我把錢捲走了?”

說實在,剛纔看著她那麼詭譎的笑容,顧盛陽還真有點擔心,“不怕,敢卷,腿給你打斷了。”

沈如月瞬間噎住,男人俊俏五官變得有些陰鬱,那銳利的眼也透出幾分陰沉,好似在警告。

她慢慢收了嘴角笑意,然後將手裡的現金放下,抿了抿唇,看著男人,語氣誠懇道:“顧盛陽同誌,你放一百二十個心,我之前說了要跟你好好過日子,不會捲款逃走的。”

顧盛陽嘴角微揚,“我也是開玩笑的。”

沈如月:……

小說《穿書後,我無痛當媽》閱讀結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