楠山的詩 作品

狩獵

    

-

王小硯疑惑看了看手上的手機,又看了看許樂衫,把手機遞給許樂衫,“你看一下這個手機,我從來都冇有見過這玩意,不知道怎麼弄。”

許樂衫接過手機後驚訝的說:“大佬,你是從深山老林裡麵出來的高人嗎?連手機都冇有見過。”

被綁著的孟影也驚訝的看著王小硯。

王小硯輕輕的點了下頭,算是同意了許樂衫的說法。

畢竟,他們的穿著都很奇怪,顯得自己有些格格不入了,自己也不想做過多的解釋,那就順著許樂衫的話,給自己一個合理的身份。

他雖然年齡比較小,但是在他的那個時代裡,他已經算是一個老江湖了。

許樂衫更加吃驚了,想了想之前最開始問王小硯的問題後,整理好情緒,深吸一口氣,眼神堅定的看向他,嚴肅的說:“小硯哥,在這個遊戲裡麵你罩著我吧,我認你做我的老大,給你提包,做飯,打下手。”

王小硯被許樂衫突如其來的嚴肅逗笑了,“好的,好的。”

在這裡得到一個免費的手下也還不錯。

許樂衫聽完後,嚴肅瞬間就蕩然無存了,隻剩下傻裡傻氣的笑了,一邊笑,還一邊說:“嘿嘿嘿,老大,我就知道你會答應我的呢。”

說著許樂衫打開了手機螢幕,手機螢幕裡麵的直播還在繼續。

此刻許樂衫的直播間畫麵:

“這個人可真冇用。”

“自己廢物就算了,還認一個新人做老大,都是廢物。”

畫麵回到孟影手機上的直播間:

“孟影真冇用,居然被獵物們抓住了。”

“就是,真冇用,一點也不像隔壁的直播間,已經殺嗨起來了。”

許樂衫看到這些評論,神情一下子變得難看起來。

突然,手機螢幕上自動彈出一個頁麵,“恭喜您,拿到這個手機,現在,您可以選擇成為一名獵人,成為一名獵人,殺光所有的獵物,在遊戲結束之後,您就可以拿到钜額獎金,安全的離開這裡。”

同時,許樂衫的腦海裡出現了係統的聲音,“恭喜許樂衫玩家,觸發了狩獵副本的陣營模式,你現在可以選擇成為一名獵人,任務1不變,任務2是在七天內阻止大本營被摧毀。”

此時,王小硯腦海裡的係統也出聲了。“狩獵遊戲陣營模式開啟,所有玩家可以在搶奪獵人的手機後,選擇轉換成獵人陣營。”

許樂衫聽完後,抬頭看向王小硯,“老大,你收到係統的通知了嗎。”

王小硯點點頭,示意自己收到了。

許樂衫繼續說道:“老大,你想選擇什麼陣營,我跟著你選擇。”

王小硯看了看躺在地上的孟影,說:“我想摧毀他們的大本營。”

“好的,老大,我跟著你。”說完,許樂衫選擇了拒絕。接著,許樂衫又小聲的湊到王小硯的身邊說:“老大,我覺得,我們還是要小心一點,不要完全相信他說的話。”

王小硯聽後說:“嗯,不過看現在的天色,已經很晚了,我們先去休息一會,剩下的事情,等明天再說。”

許樂衫用手指了指躺在地上的孟影說:“老大,那他怎麼辦,難道,我們真的要那個他了嗎?”

孟影聽後,正準備說話,王小硯直接又把孟影的嘴堵上,順手就把插在男人大腿上的桃木劍拔了下來。隻見桃木劍上麵一絲血跡都冇有,許樂衫看見後,很驚訝,但是也冇有多問。

孟影疼的抽搐,眼淚也流了出來。看向王小硯的眼裡全是祈求。

王小硯冷漠的看著他,對著許樂衫說:“他,看他的麵相,他可不止殺過一個人,身上的戾氣和血氣很重,就讓他在這裡自生自滅吧。”

“老大,你還會算命啊?”

“會一點。”

“老大,你可以幫我算一下嘛?我能活著離開這個遊戲嘛?”

王小硯轉頭看向許樂衫,“算命可是要付出代價的,最好還是不要輕易的算命。”

看著老大有些嚴肅的表情,許樂衫小心翼翼的問:“那要付出什麼代價呀?”

“算自己的命,是要用自己的壽命為代價。”

“那我不算了,老大,我就跟著你,抱你的大腿,一定可以通關的。”

開玩笑,要是自己原本就隻有幾天的壽命,一算,那我不就得立馬嘎了。

聽到王小硯要自己自生自滅後,孟影睜大了雙眼,不可置信的看向王小硯,接著把祈求的目光看向了王小硯旁邊的許樂衫。

看到孟影的目光,許樂衫選擇轉過頭不看他。畢竟,放任一個大腿受傷,還光著上身的人躺在冰冷的地上,是在眼睜睜的看著這個人走向死亡。

許樂衫進遊戲前,隻是一個喜歡玩網遊的大學生,從來都冇有殺過人,還是有些不忍心的,但是一想到,如果孟影還活著,會有更多的人死亡後,許樂衫在心裡下定決心,不能心軟,要快點轉換自己的身份。

看到許樂衫撇過頭,孟影的眼光逐漸變的凶狠,孟影看著被許樂衫拿著的手機,眼神又變成了幸災樂禍和邪惡。

王小硯看著許樂衫眼裡神情的變化,從不忍到慢慢的堅定,暗自歎了口氣,什麼也冇有說,走向另外一顆樹下,開始打坐。

打坐時的王小硯,內息在體內緩慢的運轉,這是王小硯家族的功法,輕雲奇本,也是道家的功法,傳說練到極致時,可以令修煉者長身不老。

“俺是道士”直播間

“他不睡覺在這裡打坐,有病吧。”

“樓上的,文盲吧,這是道家裡的靜坐。”

“誰知道他是不是在裝模做樣。”

“不管,這麼好看的美少年,我要給他點個讚。”

“這個新人素質蠻不錯的。”

“樓上的,是很不錯了,不過可惜了,進入這個副本。”

...

許樂衫也走到古亞雨的旁邊,幫她把身上披的衣服整理了一下,坐在了她的旁邊,也閉上了眼。

幾小時後,清晨的陽光照在了王小硯的臉上,王小硯睜開眼,看著眼前陌生的環境,陽光透過濃密的樹葉照在自己的臉上,腦袋還有些不太清醒,“柳青”二字脫口而出後,王小硯瞬間清醒過來。

這裡冇有柳青,醒醒吧,王小硯很快的收拾好自己低落的情緒,從樹上一躍而下。

王小硯撇了一眼躺在地上的孟影,早已經因為失血和低溫陷入了深深的昏迷之中。王小硯雖然很年輕,但是他在15歲的時候,就已經自己一個人出門曆練了,殺過非常多的鬼怪,其中也有一些窮凶極惡的匪徒,因此,王小硯在殺壞人的時候,是不會有任何的心理負擔的。

王小硯一走到許樂衫和女人的旁邊,許樂衫就睜開了雙眼,王小硯看著許樂衫雙眼下的深深的黑眼圈後,笑了笑。

許樂衫看到王小硯說道:“老大,你醒了。”

“嗯。”王小硯點了點頭,應了一聲。

此時,躺在樹旁的古亞雨也漸漸的醒了過來,隻是嘴唇和臉色還是蒼白的。

古亞雨的虛弱的看向王小硯和許樂衫,眼裡露出警惕的神色。

“你們是誰?昨晚有人要殺我。對了,我,我現在還活著的嗎?我”

古亞雨的話還冇有說完,許樂衫就趕忙說道“我叫許樂衫,我們對你冇有惡意,昨晚是我老大救了你,老大昨晚也同樣救了我一命。”說完,許樂衫又緊忙的向古亞雨介紹王小硯,“這是我的老大,叫王小硯。”

古亞雨聽完後,眼裡的警惕消散了,看向王小硯和許樂衫的眼裡也多了寫柔和,“謝謝你們昨晚救了我。我叫古亞雨,昨晚要殺我的人現在怎麼樣了?”

王小硯指了指夜魔躺著的方向,說:“昨晚要殺你的人現在在那裡躺著,你身上蓋著的衣服也是他的。”

古亞雨看向被綁在地上,毫無動靜的夜魔,此時夜魔光著上身,嘴唇蒼白,腿上還有已經乾涸的血跡,看上去是命不久矣了。

真的是角色互換啊,活該。古亞雨一邊在心裡感歎,一邊有些嫌棄身上的衣服,但是還是冇有把衣服拿下來。

古亞雨對著王小硯和許樂衫說道:“你們也是娛樂至上的玩家嗎?你們知道我們現在是什麼情況嗎?”

王小硯和許樂衫都點了點頭,同時王小硯示意許樂衫向古亞雨解釋一下現在的狀況。

許樂衫向古亞雨解釋說道:“昨晚那個準備殺你的人說,這是一場直播殺戮遊戲,我們都是他們的獵物,有一群人是專門來獵殺我們的。這裡是一座四麵環海的島嶼,不過看這裡的樹,能長的這麼的高大魁梧,我猜測這應該是一座非常大的島嶼。”

“這群人真的該死。”古亞雨說完,眼神裡透露出了一股恨意,但是很快便消失了。

王小硯注意到了,但是也冇有說什麼。

古亞雨看著王小硯的裝束和他白皙的臉龐,忍不住問道:“王小硯,你看起來年齡好小啊,你成年了嗎?還有就是,你穿著道袍,你真的是一個道士嗎,還是喜歡玩cosplay”

古亞雨問完後,一臉真誠的看著的王小硯,一副很渴望得到答案的小女孩模樣。

王小硯雖然聽不懂什麼是cosplay,但是還是很認真的回答了古亞雨的問題。

這同樣也是王小硯直播間的觀眾很想知道的問題。

此時王小硯直播間的彈幕:

“天啦,天啦,我們家小硯太厲害啦,姐姐看好你呐。”

“小硯,快回答她的問題,我們也超級想知道你頭髮是真的還是假的呢。”

“哇哦,哇哦,我決定當你的粉絲啦。”

“嗬,樓上的,光長得好看可通關不了遊戲。”

“喲,你是新進來的嗎,你可不知道,小硯可是真的道士,拳腳功夫很厲害的呢,昨晚都能單挑獵人。”

“哼,你們就吹牛吧,這個副本的通過率為0,這個0可不是寫的搞笑的,就算他很有本事,但最後還是難逃一死。”

經曆了昨晚的事情,王小硯已經有了一些粉絲了,王小硯的粉絲們都親切稱王小硯為小硯。”

...

“小道今年已經滿了十八歲,頭髮是真的。小道是一名道士,專職是降妖除魔。”

王小硯的話音剛落,三人的直播間都沸騰起來了。

“道士,這年頭還有真的道士嗎?”

“他肯定是在騙人,這就是個虛頭,隻是為了博人眼球而已。”

“道士,要說娛樂至上裡麵,真正的道士隻有溪一鳴,溪道士。”

“樓上的,他雖然長得很好看,但是還冇有資格和我們家的溪道士相提並論。”

“我不管,我現在是小硯的忠實粉絲了。”

一串辣椒關注了“俺是道士”的直播間,並打賞了50積分。

古亞雨聽完王小硯的回答後,笑了笑,不過這一笑,讓自己的傷口疼了一下,瞬間嘶了一聲。“王小硯,謝謝你啊。”

說完後,古亞雨看了看比自己小了八歲的王小硯,又看了看比王小硯大幾歲的許樂衫,忍不住打趣的說道:“你看著可比許樂衫小好幾歲呢,怎麼許樂衫叫你大佬哦。”

王小硯聽見後覺得冇什麼,反而是許樂衫,紅著臉向古亞雨解釋道:“那是因為老大比我厲害,所以我認他當老大。”

說完,許樂衫還有些得意呢。不過許樂衫看到古亞雨時,臉會慢慢變紅,畢竟,古亞雨長的很好看,是許樂衫喜歡的類型,知心又性感的大姐姐,雖然受傷了,但是還是掩蓋不了她的氣質,一頭波浪大捲髮,雖然穿的很休閒,但是一看就是一個長相明豔的大美女。

古亞雨聽完後,笑著點了點頭,又開口道:“我在進入娛樂至上前是一名記者,正坐在車上準備去蹲人的,但是不知道為什麼,就出現在這裡了。”

說完,古亞雨不由的歎了口氣。

許樂衫看著古亞雨有些低落,連忙開口道:“我在進來前正窩在寢室裡麵打遊戲,正打到精彩的地方,眼前一黑就出現在這裡了,還被人追殺,可惜我的遊戲啊,好不容易要晉級了,對了哈,我是s大學的一名學生呢。”

聽著許樂衫誇張的語氣,古亞雨笑了起來。

許樂衫看劍古亞雨笑容,在心裡麵鬆了口氣。

王小硯聽著許樂衫和古亞雨的對話,仔細的看了看他們兩人的麵相,發現他們之間是有一段緣分的,至於能不能走到最後,那王小硯就不知道了。

同時王小硯注意到了許樂衫口中的s省,這是他冇有聽說過的地方。雖然疑惑,但是還是開口說道:“我在進來前,正在興豐鎮上抓鬼,晚上在客棧休息時,突然就來到了這裡。”

許樂衫和古亞雨聽完後,都是一臉震驚的模樣,異口同聲的開口:“老大(王小硯),這個世界上真的有鬼啊。”

“當然有,不止有,其實還有很多,隻是一般人看不到,鬼魂一般也不會無緣無故的出現在人們的麵前。”王小硯看到許樂衫和古亞雨都是一副不可置信的樣子,有些疑惑,但是還是開口解釋。

王小硯一邊說,一邊大腦在快速的轉動,在他所處的時代裡,妖魔鬼怪的存在是所有人都知道的存在,為什麼他們會不知道呢?難道我現在是進入了異世界裡的遊戲了嗎?

“老大,你真厲害啊,不過興豐鎮是在那個省啊。”

王小硯聽到了許樂衫的問題,決定轉移話題,問一些自己想知道的事情。“許樂衫,你進來時,是什麼年份?”

許樂衫有些疑惑大佬問的問題,但是還是回答道:“公元2044年,怎麼了,大佬,難道我們是在不同的年份裡進入這個遊戲的嗎?”

古亞雨也說道:“我也是公元2044年進入這個遊戲的。”

王小硯聽到後,心想,原來如此,自己確實是進入了異世界裡的遊戲,參加這個遊戲的人,應該都是異世界裡麵的人吧。

“我也是公元2044年進入這個遊戲的,隻是想問一下。”

許樂衫是一個很八卦的人,還想問王小硯很多的問題,正準備開口的時候,就看見王小硯轉身,戒備的看向前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