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柴宗訓怒道:

“枉父皇以至誠待趙氏兄弟,屢加提拔,豈知二人竟是心懷叵測、陰險毒辣的卑鄙小人!

高瓊,待一會兒朕會令你與趙匡義此賊當麵對質,讓他死得抵賴不得!

你如做得合朕之意,便讓你挑一個後人,留下不殺!”

高瓊連連叩首,呼道:“罪臣多謝陛下聖恩!”

柴宗訓道:“去將趙賊提來。”

侍立身後的殿前太監總管湯啟當即步出大殿外,傳下令去。

大約過了大半個時辰,殿外“嗆哴”之聲由遠而近的傳來,趙匡義在數名禁軍押送下,步履蹣跚的走進殿來。

一進殿,趙匡義便向寶座中的柴宗訓行下大禮,執禮甚恭,沙啞著嗓子道:

“罪臣趙匡義,參見陛下!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

這些天,往日時常前往天牢探視他的妻子潯陽夫人符金定,多日不再來,已令趙匡義驚疑不定。

此刻突然得皇帝提出天牢訊問,不由心中栗栗危懼。

柴宗訓哼了一聲,道:

“趙匡義,你仔細看看殿中之人!趕快將你毒害父皇之事向朕一五一十的稟來!”

趙匡義轉頭向跪在殿中的幾人看去,才發現是他府中心腹家將高瓊和閉眼入定的守能和尚、嘉義和尚三人。

趙匡義大驚失色,七魄中嚇飛了三魄,全身不由自主的顫抖起來。

李濤手指趙匡義厲聲道:

“先帝在日,臣早已進言:趙氏兄弟用心奸險,非人臣之相!

奈何先帝不聽!先帝就是對汝二賊太過仁厚信任了,以致任汝二賊權勢膨脹,最終野心毒害了先帝!”

王著歎了口氣,道:

“先帝與吾等眾臣,皆光明磊落之人,誰又會想到趙氏二賊用心如此歹毒、人品如此卑劣?!竟然使出用毒如此下三濫的手段?

幸好有陛下出世,雷霆一擊誅殺趙氏一,這才保我中華道統,保我大周社稷不致落入奸人之手、遺害民族!”

趙匡義嚇得上下牙齒敲擊個不停,心中知高瓊與守能和尚、嘉義和尚三人皆已在此,他的奸謀必已徹底敗露。

若是堅不認罪,隻會更增皇帝柴宗訓和李濤、王著的痛恨和報複。

趙匡義向著金鑾寶座上的柴宗訓連連叩首,道:

“陛下,罪臣一向對先帝、對陛下、對我大周忠心耿耿,一切都是趙匡胤這逆賊妄想奪權篡位,指使與罪臣!

求陛下網開一麵,給罪臣暫留一命,罪臣必為陛下統一天下、橫掃**殫精竭慮!”

柴宗訓哈哈大笑了一陣兒,斥道:

“趙匡義,你真卑鄙無恥!此刻竟然將一切都推到了趙逆的身上?!

你是想用你的使毒本事為朕效力嗎?”

趙匡義忙道:

“陛下,罪臣精研用毒之術數年,願為陛下用毒取唐國李璟父子、蜀國孟昶之命,使陛下兵不血刃即收取此兩國之地!”

柴宗訓沉吟片刻,冷哼道:

“汝此等奸毒陰險之人,朕豈敢留!

父皇英明神武,心繫社稷民族,關愛百姓,卻遭了汝二賊毒手!

朕必為父皇報仇雪恨!

將趙匡義此賊,驗明正身後明日午時在京城五朝門淩遲處死!

賜守能和尚、嘉義和尚在鬨市火焚!

高瓊此賊全府留一三歲以內小孩,其餘人等與趙賊府中人等,儘皆斬首!”

殿中趙匡義和高瓊一聽,都嚇昏了過去,守能和尚和嘉義和尚合什道:

“多謝陛下禍不及佛門!貧僧願**以向先帝、向天下人謝罪!”

李濤和王著齊行大禮道:

“陛下英明!天下人雖不知趙賊毒害先帝之內情,然先帝在九泉之下必然欣慰!”

湯啟立即起身出了皇極殿傳旨,不一刻,數名禁軍進殿,將趙匡義等四人拖了出殿,打入天牢之中。

開熙元年七月十六日,趙匡義被綁於五朝門淩遲,劊子手共割了他三千餘刀,至七月二十日才徹底了結。

趙匡義府中三百餘人儘皆在午門外斬首;守能和尚、嘉義和尚二人,在汴京端渠街口誦謁語後,步入火堆中**而死。

高瓊除留了其剛滿1歲的兒子高繼勳一命,全府三十餘人儘皆族滅。

汴京的圍觀百姓人山人海,皆猜不出為何趙匡義與兩名和尚同日處決,一時議論紛紛,後世演義出無數種版本,多部小說、戲劇競相猜測此事。

趙氏一最後餘孽趙匡義被淩遲的訊息傳到南唐國主李景耳中,時已九月十二日。

李景生於後梁貞明二年(公元916),徐州彭城人,南唐烈祖李昪長子。初名徐景通,曾更名瑤,字伯玉,公元940年改名李璟。

大周顯德五年(公元958年),世宗南征,破南唐十萬大軍,儘有江北之地。

李璟投降大周,避周諱又改名李景。每年上貢金銀財貨,使用後週年號。

李景當即召心腹之臣樞密使唐鎬入宮商議。

李景道:

“唐愛卿,去年底汴京訊息傳來,符太後與小皇帝郭宗訓佈局誅殺趙匡胤一,當時儘屠其九族三萬餘人,獨留了趙匡胤之弟趙匡義,直至前些日才於鬨市淩遲處死。

朕本以為趙匡胤一被誅,大周軍中應缺少將領,混亂一時。

不想韓通、張永德、李重進三人,卻在大周誅殺趙匡胤一中大為獲利!三人的心腹部將均得以提拔,加上大周朝廷又大幅提升了禁軍和歸德軍軍士的俸祿,令大周軍隊的戰力不降反升。

今年開熙元年二月間,張永德率侍衛親軍司大破漢國於邢州,斬首七萬,的是厲害!

十日前,泉、南二州節度使留從效此賊,竟然公然宣佈效忠於大周,不再奉朕號令!

今日召唐愛卿前來,便是商議應對此事。”

唐鎬亦精於詩詞歌賦,從而為李景及太子李煜所喜。

曾作詩雲:“蓮中花更好,雲裡月長新”,讚美相傳為最早開始纏足的女子、南唐後主李煜的寵妃窅娘。

他沉吟片刻後,道:

“陛下對留從效本曆來寬容,誰知此賊見大周如今勢大,乃敢公然背叛我大唐!

若陛下不儘快起兵伐之,震懾各地節度使,則我大唐疆土無一寸可安穩矣。”

李景點頭道:

“朕也打算起兵伐之。

隻是如今大周符太後和小皇帝已接納了留從效此賊投誠,若我伐之,大周趁機起大兵侵入我江南,如之奈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