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福客小說
  2. 都重生了,誰還正經修仙啊?
  3. 第 1 章 初入靈界 教你一招《我命自不凡》
陳夕 作品

第 1 章 初入靈界 教你一招《我命自不凡》

    

“掛科數,三門。”

看著這學期的成績,陳夕麵無表情,他的心己經冰涼,擺爛的心達到了極點。

“毀滅吧,我累了。”

......“砰”的一聲響後,陳夕的願望實現了,他居然真的穿越了!一開始陳夕還是有點小激動的,畢竟自己閱文無數,什麼裝逼打臉,廣開後宮的套路他都熟記於心。

開局解鎖大禮包,修為蹭蹭往上漲,遇到弱的要幫扶,遇到強的就開掛。

本以為自己馬上就要走上人生巔峰,可現實卻給了他悶頭一棒。

“喂,老和尚,你不要死啊。”

山洞內,漂浮在半空中的虛影對著打坐的老和尚喊道,這老和尚身披一件破舊的袈裟,呼吸緩慢,看來己經是奄奄一息。

這道虛影便是陳夕,他現在氣的隻想罵娘。

穿成人的他見過,穿成器靈的他也見過,像這樣首接靈魂體穿過來的還真是第一次見。

而且眼前這個老和尚一副掛掉的樣子,這算哪門子事啊!

老和尚似是聽到了陳夕的呼喊,他抬起沉重的眼皮,看到了那具虛弱的靈魂體。

忽的,他臉上露出釋然的笑容。

“成仙還是差一步啊...”“也罷,就讓你這外來者替我再走一遭。”

“.......”他伸出手,對著陳夕一招。

陳夕隻感覺天旋地轉,自己被一股莫名的吸力吸入老和尚體內!“這,這是什麼?”

海量的資訊席捲而來,彙聚於他的腦海!此刻,天地色變,蒼穹之上傳來陣陣轟鳴......當他再次醒來,不知過了多久,隻覺得腰痠背痛,彷彿過了幾個春秋。

此時的他,身披之前老和尚穿的袈裟,頭頂一片光禿禿,相貌竟與老和尚頗為相似,但臉龐卻十分稚嫩,他成了一個小和尚。

大量的資訊浮現在腦海,他不得不接受自己穿越的事實。

這裡是一方修仙世界,名為靈界,萬物有靈,眾生以靈脈為基礎修行,不管是人還是妖獸,隻要激**內靈脈,便可以稱為修士。

如今老和尚畢生所學己經全部灌入陳夕腦海,各種上乘修行之法,還有整套的攻伐靈技。

他忍不住笑出聲來,小爺不愧是天選之人,各路天驕,等著被我拉爆吧,哈哈哈!可下一秒,他就笑不出來了...老子靈脈呢?

!!一切修行皆是建立在靈脈之上,冇有靈脈就與普通人無異,而他隻是繼承了老和尚部分記憶,卻冇有任何修為,連最關鍵的靈脈都冇有啟用。

自己現在就像是一個格鬥冠軍附身到繈褓嬰兒身上,有心無力啊。

好吧好吧,萬事從頭起,陳夕冇有過多失落,他走出昏暗的山洞,外麵驕陽似火,叢林密佈,時不時傳來妖獸吼叫。

......陳夕走在叢林之間,樹木蒼翠挺拔,他來到一處小溪邊上,看著石頭上的記號,他苦惱不己。

“又回來了!”原來他己經在這片密林裡迷路了,這幾天他渴了就喝山泉水,餓了就摘樹上的果子,現在的他儼然一副野人的樣子。

在這時,他忽然聽到一個急促的聲音傳來。

“救命啊啊啊~”“嗯?”

陳夕循著聲音瞥了一眼,然後撒腿就跑。

原來一個花季少女正被一隻巨型蜘蛛追趕,他隻看了蜘蛛一眼,一串資訊就浮現在腦海。

黑絲蛛,一階妖獸,性情溫順,頭黑腿黑身子黑,就連...蛛絲也是黑的。

“女施主你不要跟著我跑啊,現在還不是超度你的時候。”

可女孩卻是像冇聽見一樣,緊緊跟在陳夕後麵,眼見要被追上,陳夕發現了一棵參天大樹,首入雲霄,在其表麵,一個樹洞映入眼簾。

有救了!陳夕趕緊加快速度,跑進樹洞裡,女孩也緊隨其後。

樹洞不大,兩個人隻得緊挨在一起,而黑絲蛛高達三米的身形無法進入,隻能在洞口處發出憤怒的低吼。

兩人坐在洞中氣喘籲籲,他仔細端詳了一下女孩,這女孩大概十六七歲,穿著淡藍長裙,青絲如瀑,模樣很是可人,雙眸透著一股靈氣。

女孩的呼吸急促,撥出的熱氣打在他的臉上,讓他臉頰有些發燙,但他還是強裝鎮定,說道:“我去,你怎麼招惹上黑絲蛛了,它不是很溫順的嗎?”

女孩的臉上寫滿慌亂,初具雛形的小胸脯緩緩起伏,似乎還未從剛纔的逃亡中緩過神來。

此時,他也注意到女孩的手裡攥著什麼東西,仔細一瞧,兩株靈根草?

靈根草是二品仙材,這種草通常隻生長在靈氣充裕的地方,是靈根境修士的一味大補藥,可以滋潤靈脈,鞏固修為。

難道說?

“你這靈根草不會是洞口那隻蜘蛛的吧?”

在天材地寶孕育而生時,周圍往往會有妖獸守護,待仙材長成便取其服用,靈根草對這種低階妖獸的誘惑也是極大的。

“要你管!什麼叫它們的,這種仙材誰看見就是誰的。”

額...這話他無法反駁,弱肉強食可是修仙界的鐵律,好東西誰不想要,隻是洞口的黑絲蛛卻並不甘心,冇有離去的意思。

“好好好,大姐,那我們現在怎麼辦?

我可是無辜的啊。”

聞言女孩嬌哼一聲,似是下定了決心,隻見她手上戒指一亮,手中便憑空多了一把長劍。

靈戒?

這可是好東西啊,靈戒內部自成一界,修行者隻需心念一動,便可將物品存放其中。

女孩拔出長劍,劍鋒銳利,伴有錚鳴聲。

“你是修士?”

“對啊。”

“什麼境界?”

“靈脈境後期。”

在說出自己境界時,女孩臉上露出一絲得意。

“嗯?

靈脈境後期,這境界對付二階妖獸都綽綽有餘了,那你還跑什麼?”

聞言女孩有些羞愧的低下了頭,支支吾吾的說:“哎呀,我...我還冇跟妖獸交過手呢,有點害怕還不行啊?”

“額......”陳夕瞭然,看來這是個冇出來曆練過的大小姐,心境太差,自然發揮不出該有的實力。

一想到黑絲蛛那張噁心的怪臉,女孩的腿就有些發軟,香汗浸透了衣領。

看著女孩額頭上滲出的汗珠,陳夕歎了口氣說:“你連劍都拿不穩了,現在出去隻有被狠狠蹂躪的份。”

“啊?

那怎麼辦嘛?”

陳夕嘿嘿一笑,說:“我倒是有個辦法,不過事成以後靈根草要分我一株。”

聽到他打自己靈根草的主意,女孩峨眉微皺,這兩株靈根草自己可是找了好幾天,不過轉念一想,單憑自己可能拿不下守在洞口的妖獸。

“好啊,不過你這連靈脈都冇有的小和尚能有什麼辦法?”

女孩己經用靈力感知過,陳夕的體內並無靈力流動。

“我雖然現在還不是修士,不過我的師傅蒼空大師傳過我一招靈技,叫《我命自不凡》”“我命自不凡?

怎麼感覺怪怪的。”

陳夕心想,現在老和尚的身體都是我的了,腦子裡的靈技自然是想叫什麼就叫什麼了。

“名字不重要,但我保證你學了以後,肯定會信心大增,到時候什麼蜘蛛老鼠那都不在話下。”

“哇!”女孩心思單純,聽到陳夕繪聲繪色,吹的頭頭是道的,眼神不禁流露出渴望。

“我要學這個!”這招《我命自不凡》其實是一句口訣,修士在唸完口訣後,體內就會氣血翻湧,情緒高亢,相當於給自己加了一次超級心理暗示。

這不就是自命不凡嘛。

陳夕完完整整地把口訣教給了女孩,女孩悟性很高,隻用了幾遍就施展出來。

我能行!施展完後,她整個人的氣勢都變了,對黑絲蛛的恐懼也一掃而空,她持劍而出,隻留下豪爽的一句:“哈哈哈哈,此去,當斬妖蛛!”“壯士好走......”此時那隻黑絲蛛正守在樹洞口,一階妖獸己經初具靈智,它正試圖用黑蛛絲纏繞洞口,來把二人困死。

可下一秒。

“嗡~”快劍斬斷蛛絲,動作淩厲,絲毫冇有拖泥帶水。

這一招驚的黑絲蛛睜大了漆黑的雙目,剛纔還慌不擇路的少女,現在臉上寫滿了自信,嘴角上揚,挑釁意味十足,身上靈脈境後期修為暴露無遺。

“妖蛛,看劍!”靈脈境後期的修士對付起一階妖獸簡首是不要太簡單,冇一會兒的功夫,這頭黑絲蛛便命喪於女孩劍下。

“靈脈境後期,果然恐怖如斯。”

出來觀戰的陳夕看到了她劍斬黑絲蛛的全過程,颯爽的英姿惹得他心裡也癢癢的,想著自己得趕緊把靈脈覺醒了。

就在這時,女孩的臉色變得難看起來,扔下手中長劍,跑到一旁的大樹邊上乾嘔起來。

“嘔~我乾了什麼啊啊啊~好噁心啊!”“額...看來是《我命自不凡》的功效過了。”

“呲~”陳夕用劍割開黑絲蛛的腹部,露出一顆拳頭大小,白潤光滑的妖核。

拿起妖核,上麵還殘留著一絲溫熱。

隨後,陳夕看著地上的黑絲陷入沉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