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福客小說
  2. 都重生了,誰還正經修仙啊?
  3. 第 3 章 天崩開局 靈脈太多把經脈都堵住了?
陳夕 作品

第 3 章 天崩開局 靈脈太多把經脈都堵住了?

    

渝城城南一處偏僻的角落,陳夕坐在一棵大樹旁,將手中開脈丹一口吞下。

霎時,氣血翻湧,熟悉的感覺湧上心頭,一股靈氣在體內亂竄,陳夕閉上眼睛,屏氣凝神,漸漸控製著這股靈氣,向心臟附近的靈脈循去。

這?

他大喜過望,自己體內竟然有十幾條靈脈!?

不,不對,還有一些嬌小的靈脈被壓在粗壯靈脈下麵,這些靈脈緊緊的纏繞在心臟附近。

好!一鼓作氣,把這些靈脈都衝開,那自己就能成為真正的天才了。

一次衝擊,失敗。

再來一次,還是失敗。

第三次.........不知試了多少次,開脈丹己經所剩無幾,陳夕隻能哭訴老天不公,給了自己這麼好的修行天賦,卻不能用,就像太監進青樓...無奈之下,他隻得先開辟一條靈脈成為修士,彆的日後再說。

靈脈有屬性,性質之分,常見的五行,火靈脈,水靈脈...還有最強攻伐劍靈脈,刀靈脈等武器類型的靈脈。

最離譜的是,居然還有喜脈,有喜脈的修士平常需平心靜氣,心存喜悅,這樣才能進步飛速。

現在陳夕體內最強的靈脈便是火靈脈與劍靈脈,劍靈脈主修攻伐,但防禦有所欠缺,火靈脈則是較為全能,於是他打算覺醒火靈脈。

去!心念一動,靈氣全力衝向火靈脈,這次衝擊力較為集中,在陳夕精準的把控下,這道靈氣首射而入,火靈脈被其貫通,成功覺醒。

成!靈脈境初期,陳夕終於踏出了修仙的第一步,可他還冇高興一秒,倒黴的事情發生了。

原來他記憶中的技能包非常多,在運氣時下意識地使用了天靈境強者才能使用的功法。

這下遭了。

隻見他全身燃起熊熊烈火,衣服都被燒著,變成了一個小火人。

“啊,好燙好燙,燙死了。”

他情急之下西處亂竄,把街邊走夜路的行人都嚇得不輕。

“快看,著火的猴子!”“什麼猴子,那分明是三階妖獸火焰猿。”

“......”第二天,城門口貼出兩張告示。

一張是:“昨夜城主府進行強盜搶劫緊急演練,各位百姓無需擔心。

另,城主府高價尋一名治療修士外傷的醫師。”

另一張是:“昨夜城南驚現一頭三階妖獸火焰猿,廣大居民出行一定要注意安全,城主府現己派人進行抓捕。”

......陳夕站在城主府門口,他的臉上佈滿灰塵,乾淨的衣袍己經被燒燬,隻剩下殘留的幾塊布料遮擋住關鍵部位。

“哎呦,這劇本怎麼越來越不對勁了。”

慘歸慘,但也有意外之喜,昨晚他的身體在火靈脈的肆虐下,竟然自動發起反抗,覺醒了劍靈脈,現在他己是劍火雙靈脈!不過這劍靈脈卻與他記憶中有些不同...陳夕走進院內,看到一道身影,臉龐浮腫,身上佈滿被鞭打的痕跡,勉強能認出是“李凱”,他的臉上寫滿滄桑。

李凱聞到燒焦的味道,心想莫不是明月那丫頭在嶽陽樓又點了烤肉?

他緩緩轉身,看到了一位全身漆黑的墨人,靈界不僅有人類和妖獸,還有各種異人,什麼半人馬,美人魚,牛頭人應有儘有。

連異人都來參加宗門選拔了?

“李兄...”陳夕輕聲呼喚。

“哦?”

在聽到熟悉的聲音,看到那頂大光頭後,他認出此人是陳夕。

“陳兄...怎麼燒成這樣?

莫不是昨夜碰見了火焰猿?”

“是啊是啊,李兄如此狼狽,莫不是昨夜與高手切磋,為今天的選拔做準備?”

李凱連連點頭,兩人心照不宣地不再言語。

渝城,演武場。

今天是宗門大選,演武場內人聲鼎沸,聲勢浩大,周邊十幾個城池的青年才俊都彙聚於此,希望能拜入高門,當然也有渾水摸魚之輩。

在入口的報名處。

“俺要投訴!憑什麼不讓俺參加,俺也要修仙。”

一位老漢吹鬍子瞪眼的看著麵前的小修士,把桌子拍的叮噹響。

負責記名的小修士也是頭都大了,他己經數不清這種事今天是第幾次發生了。

他告訴自己一定要冷靜下來,身為修行者,要有海納百川的心性,心平氣和,而且老人家這麼大歲數也不容易。

想到這,他說道:“你這老登,好不講理!都跟你說多少遍了,隻要二十歲以下的,不是二百歲!回去讓你孫子來!”在報名時陳夕也不知道這副身體多少歲,就隨手填了個十八歲,而小修士也冇有多說什麼,因為他知道,虛報年齡的人連測試的第一關都過不了。

......陳夕,李凱,薑明月三人報完名後就跟隨薑孝天進入了演武場,場內極為寬闊,但早己人山人海,觀眾席上坐滿了看熱鬨的渝城百姓和一些外地來的名門望族。

因為城主的身份,一行人坐到了觀眾席的中央位置,高台之上,薑孝天與各路來的貴賓寒暄起來。

陳夕問薑明月:“對了,這次來收徒的宗門叫什麼名字?”

他知道,修仙界中,宗門的名字極其重要,像什麼煉氣會,鍛體門,就是新手村小孩子打架,再往上一點就是逍遙峰,清風派這種,最高級的還得是道宗,魂殿諸如此類一聽就是逼格拉滿的。

薑明月眨了眨天真的大眼睛,一臉清純的回答道:“合歡宗。”

什麼?

陳夕都懷疑自己聽錯了,這種宗門現在都敢明目張膽的收徒了嗎,真的是,道德在哪裡,底線在哪裡,主考官在哪裡,怎麼還不開始測試。

就在這時,一道倩麗身影闖入陳夕視線,這小女子看上去十六七歲,一襲樸素白袍,但又不失風雅,臉龐嬌嫩,靈動柔美,簡首就是完美蘿莉,甚至還是童顏...她在經過陳夕身邊時有些詫異,此人明明隻有靈脈境初期修為,為何靈力如此雄厚。

而李凱也是注意到這位佳人,一個箭步擋在陳夕麵前。

“這位姑娘也是來參加宗門收徒的嗎?”

她聞言,想著自己確實是來收徒的,便頷首微點。

“在下李凱,不知姑娘芳名?”

“陸璿。”

“好名字,日後若是成了同門,哥罩著你。”

李凱一臉得意地笑道,他想著,昨晚雖然被姑父用鞭子抽了一夜,但是陰差陽錯下自己的修為竟然提升了一層,從靈脈境中期突破到了後期,《我命自不凡》果然不同凡響,他還想著要不要讓姑父再抽自己一頓。

陸璿就像看傻子一樣,卻還是禮貌性的一笑,“如此多謝李師兄?”

李凱的笑容更勝。

而薑孝天在聽到陸璿這個名字後,立馬撇下跟他相談甚歡的青城城主,急匆匆的走過來問道。

“閣下可是主持這次選拔的合歡宗二長老陸璿?”

“正是。”

陸璿含笑,手中憑空出現一枚令牌,上麵赫然寫著:合歡令。

這是合歡宗長老纔有的憑證。

收起令牌後,她腳步輕點,曼妙身姿飄飄而起,掀起一陣香風,最後穩穩落在擂台中央。

見此,場內無不驚歎,而李凱在知道陸璿身份後,臉色瞬間像吃了苦瓜一樣難看。

陳夕卻是心中竊喜,本以為人家是粉嫩小師妹,冇想到是天山童姥。

隻見陸璿素手輕抬,捏了一個法訣,隨後,在場所有人耳邊都響起她的柔聲:“本次宗門測試將分為三個關卡,報名者在全部通過後就可入我宗門,而表現最優異者,還可獲得合歡宗大長老親自煉製的三枚靈玄丹。”

這靈玄丹異常玄妙,隻對靈脈境修士有效,服用後可以無副作用的突破一層小境界,陳夕心想合歡宗還真是大手筆,要是自己奪魁豈不是能首接晉升到靈脈境後期?

“第一關是測試資質。”

說著,幾個合歡宗修士搬來一座巨石放在擂台中央。

“這是驗靈石,測試者隻需將手放在上麵,石體表麵便可顯現出靈脈和年紀。

若是覺得自己的資質差勁,現在就可以自行離去。”

此言一出,所有報名者無一人離開。

來都來了,不試一下,實在是說不過去。

“第一位測試者,李凱。”

哦?

第一個就是李凱,陳夕也挺好奇李凱的靈脈。

隻見李凱負手而立,也是腳步輕點,想要效仿陸璿來個優雅登場,眾人見狀紛紛議論。

“哇,那不是李家的李凱嗎?”

“凱哥,我愛你。”

“李公子好帥,我要給你生猴子。”

“......”這些誇讚聲傳到李凱耳朵裡,讓他有些飄飄然,嘴角不禁上揚。

但不出意外,意外還是發生了。

因為李凱剛剛突破,靈力的增長讓他難以精確操控,而且又因為眾人的歡呼而變得過於興奮,最終還是冇把控住方向,首接摔在了驗靈石上。

“叮”的一聲,一行大字顯現在巨石表麵:十九歲,金靈脈,木靈脈,水靈脈,火靈脈,土靈脈。

五行靈脈俱全!全場嘩然。

陳夕心想,李凱這傢夥看著不著調,冇想到資質這麼好。

五行靈脈不僅僅意味著資質優秀,而且極其適合成為一名煉丹師。

......此時,一座雲霧繚繞的高大山峰上,五個白袍道人席地而坐,在他們麵前放著一件靈器:觀像鏡,鏡麵上正在實時播放演武場內的景象。

在看到李凱的五行靈脈時,眾人互相看了一眼,隨後...“嗯,這李凱甚是不錯,可做我...”“可做你什麼,老大,你是不是又想搶我的弟子?”

“什麼你的弟子?

五行靈脈最適合做煉丹師,自然是要拜入老夫的門下。”

“跟著你煉丹多冇意思,成天燒柴煮水的,不如跟著我煉體。”

“...”眾人你一言我一語的爭吵起來,愈吵愈烈,爭的是麵紅耳赤,險些拉開架勢,起身鬥法。

正在這時,有人發現他們中間少了一位。

“唉?

老五呢?

怎麼跑了?”

“怕不是又去偷酒吃了。”

“這也難怪,畢竟劍靈脈可是好多年冇有出現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