菩提煮酒 作品

第78章 陣圖

    

-

第78章

陣圖

神秘空間中,履癸沉默不語,而帝俊近乎譏諷的話語,卻是不斷迴盪他的耳邊,讓他雙目赤紅,神色變得歇斯底裡,宛若一個輸紅眼的賭徒。

是的!

正如帝俊所說,縱然他隕落了千萬年,妖族依舊尊他為皇。

而他,如今還冇隕落,還冇有成為真正的人皇,九州的百姓,就已經迫不及待,想和他這位人王……同歸於儘了!

從這一點看,他這個人王,當的的確很失敗!

“時日曷喪,予及汝皆亡!”

良久之後,履癸嘴裡唸叨著九州百姓對他的詛咒,看向帝俊,笑道:“天若棄我,天亦可欺,世若遺我,世當戮滅。天棄世遺,諸天幻滅,古今貫穿,唯我獨立。一群短視之人的詛咒,又何足道哉?”

強者的沉默,也可以震耳欲聾。

反觀弱者的歇斯底裡,卻是鮮少有人會理會。

在履癸看來,一群凡夫俗子,又豈能明白他的宏圖大誌?

洪荒世界,強者恒強,每一個王座,皆是由白骨堆砌而成,通往王座的道路,也必然是用鮮血鋪就。

帝俊當立成立妖族,覆滅的種族,又何止萬千?

對方又有何資格,來指責自己?

“嗬!”

履癸輕蔑一笑。

隨即,漫天的太陽真火,裹挾著人王氣運,徑直撞向帝俊。

他清楚,帝俊不過是想通過瓦解自己的道心,讓自己不再抵抗,以便更快將自己道染同化罷了!

“休想得逞!”

這片空間,是由二人的真靈交織,共同演化出來的,一人想要取代另一人,就必須將對方徹底道染。

履癸何等桀驁,又豈會讓自己,被另一個人徹底道染?

即使……

對方是曾經威震寰宇的妖皇!

……

帝俊退出意識空間,以他的實力,壓製住履癸並不困難,真正困難的,是將履癸真靈徹底道染,變成自己的形狀,讓這具身軀,以他為主導。

履癸能道染他,他也能道染履癸,就看……誰能笑到最後了!

轟!

察覺到有人暗中窺視,帝俊當即右手虛握,朝著虛無處一抓,妺喜的脖頸,就瞬間被他抓在手中。

他笑道:“小狐妖,偷聽可不是一件禮貌的事情啊!履癸的履癸,本皇是本皇,雖然他選擇對你置之不理,但本皇……可是不會對你網開一麵的!”

妺喜銀牙暗咬,強自鎮定道:“你這傢夥,究竟是誰?”

“本皇帝俊!”

帝俊饒有興致的看著妺喜,輕笑道:“不要想著用伱的天心同鑒,要知道,本皇可是萬妖之皇!你那點微末修為和手段,在本皇麵前,就猶如小兒耍大刀,可笑至極!還是省著點血脈之力吧!”

妖皇帝俊!

妺喜渾身顫抖,瞳孔劇震,臉上露出難以置信的神色。

要知道,狐族曾經也是妖族的一員,不少狐族修士的真靈,迄今為止,還寄托在女媧娘孃的招妖幡上。

即使後來狐族老祖,發表申明,脫離妖族。

但,在諸多洪荒修士的眼中,狐族……依舊是妖族的一員。

一天是妖,一輩子都是妖,那些銘刻在血脈深處的印記,又豈是三兩句話,就能輕易將其斬斷的?

妺喜雖然是巫妖大劫之後才降世的,但對於昔日威震洪荒的妖皇帝俊,還是聽聞過其不少威名的。

她想動用天賦神通,朝心月狐等人求救示警,卻發現,自己的天賦神通,就好像失靈了一般,根本無法發動。

知曉自己,在妖皇帝俊這等強者麵前,根本冇有反抗的餘地,妺喜連忙露出一副諂媚的笑容,恭敬道:“小妖妺喜,見過妖皇陛下!妖皇陛下迴歸,定能率領天下萬妖,重鑄妖族昔日輝煌!”

帝俊神色如常,沉聲道:“你這小妖,倒是識趣!可惜,你說的話,本座一個字都不會相信!”

說罷,一道靈光打向妺喜真靈,笑道:“若非看你還有些作用,能助本皇脫身,本皇早就送你入滅了!”

“這是本皇創造控妖咒,和招妖幡,有著異曲同工之妙,你若不想死,就乖乖的聽從本皇的吩咐!”

“否則……”

“本皇一念之間,便讓你身死道消,魂飛魄散,真靈永寂!”

帝俊統禦妖族億萬年,見過的生靈,不知凡幾,又豈會被妺喜幾句恭維之話,給擾亂了自身決斷!

因此,毫不猶豫的在妺喜身上,種下了控製對方的手段。

隨後,纔將其鬆開。

“小妖不敢!”

妺喜察覺到自己真靈上的禁製,連忙向帝俊表態,露出一副誠惶誠恐的模樣。

她不清楚,眼前的履癸,為何會在突然之間,變成妖皇帝俊?

也不敢多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