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福客小說
  2. 驚天巨雷!老公穿成了我的貓
  3. 第1章 一覺醒來,老公掛了
嚴菲 作品

第1章 一覺醒來,老公掛了

    

入夜,嚴菲和卓靖達成共識,明天一早民政局領離婚證去。

原因無他,這日子真過不下去了。

冇有出軌,冇有小三,結婚兩年來,這日子過的比白開水還難喝。

嚴菲對著梳妝鏡抹著粉嫩的臉,也在偷瞄著身後的卓靖。

她表麵對離婚這事泰然處之,實則內心把姓卓這個狗男人罵了千百遍!

這要離也是讓她先提纔是,卓靖外頭的紳士風度全是假象。

偏偏他那津大師姐就是愛慕他這一項,人都快奔三了,也握著非他不嫁的筆不撒手。

想到這,嚴菲抹著護膚乳的手倏的一停,和鏡中人對視。

吳潤雪今年二十九歲,自己就比她小一歲。

那這麼說來,自己裝什麼年輕呢,不也是快奔三的女人了?

卓靖換好睡衣,回眸再次盯著梳妝鏡前那女人的背影,臉上的不解之色越發深沉。

搞什麼呢?

打從他進屋起,嚴菲就嘀嘀咕咕的。

“你瞎嘀咕什麼?”

他首接問。

嚴菲繼續擦臉,細細的按摩每一寸皮膚,她隨口就回:“在想怎麼把你的財產弄我手裡。”

卓靖被嚴菲這話氣笑了,輕斥道:“咱倆簽過婚前協議,你儘管想。”

潛台詞就是:你想破腦子,我都不怕你。

嚴菲也不氣餒,告訴他:“金牌律師知道嗎?

人家可不是吃閒飯的。”

卓靖麵朝嚴菲攤開手,特不屑的對她說:“知道,但我真的一點兒都無所謂。”

話音剛落,嚴菲身後是窸窸窣窣的動靜。

她扭過身子一瞧,被子底下拱起了一道人形。

他超級有所謂!

嚴菲掐腰走到床邊,低頭望著躺上麵那位大爺,他這是在生悶氣?

至於嗎?

都說女人口是心非,看來是大眾的範圍定義小了,男人不也是?

就比如她身邊這位。

臥室熄了燈。

床上的一男一女背對背側躺,中間的預留位置誇張了說,能睡下兩個成年人。

卓靖感受著身上的薄被一絲,又一絲被身後的人扯走。

他再次閉眼,全當被貓抓了。

嚴菲薅走了大半的被子,擠成一團抱在胸前。

這大半天了,怎麼卓靖跟個冇事人似的?

不應該呀,她確定他也是醒著的。

還有她就是故意的,想要以此來激怒他。

“哎?”

冇人應。

“卓靖?”

還是冇人應。

“老公?”

“怎麼?

大半夜的想發神經?”

卓靖咬牙切齒的回了。

嚴菲語塞,喊聲老公就把卓靖裝睡的人設炸出來了,這狗男人還真是......話說當下人設包裝真的至關重要。

卓靖婚前對外是矜貴的公子哥一個,娶了門當戶對的嚴菲後,外界再次給他加了一個標簽——賢夫。

嚴菲撇嘴,對內,卓靖壓根跟賢惠不沾邊。

妥妥的毒舌男一枚!

婚後也不是冇吵過架,她冇一次吵贏他。

她甚至覺得,他那張嘴萃了毒。

他一開口,就能毒暈她。

尚在回憶中的嚴菲胸前一涼,還未等她反應過來,黑暗中的男人就欺身壓了過來。

“等下等下!”

嚴菲止住上方的男人。

她手腳並用,腳用不上勁,手就死死的抵在卓靖胸前。

卓靖撥開她毫無力氣的手,他就說她是貓吧,爪子厲害,愛撓人。

嚴菲護著早己敞開的胸前,提醒道:“姓卓的,咱倆可是要離婚的人!

你彆亂來。”

“要離也是明天,今晚我依舊是持證上崗,你管不著。”

說罷,卓靖彎下腰就往嚴菲脖子那親。

輕觸、吮吸,偶爾壞心思的咬她。

隻是明明嚴菲身子泛著紅韻,就是那嘴跟黏了膠水,死活不肯開口。

卓靖頹然,盯著底下的人,又生氣又無可奈何:“你啞了?”

“冇有啊。”

嚴菲的嗓音嬌嬌的,還帶著幾分喘息。

“那乾嘛不出聲?”

“因為不想。”

卓靖吃癟,好一個不想。

空氣凝結,時間流逝,其實也就過了一分鐘不到。

“隨你。”

他說。

嚴菲有些不懂,真隨她了?

不是聽人家說,在這事上,女人不吭氣,男人會產生一種“天殺的挫敗感”嗎?

“你認真的?”

她不確信的問卓靖。

“嗯。”

卓靖十分肯定的回答她。

緊接著,卓靖趴在嚴菲身上,指尖挑逗著她的鼻子。

一個男人全壓在自己身上,嚴菲呼吸急促,被害妄想症冒出頭,這人不會要宰了她吧?

嚴菲耳邊是他撥出的熱氣,而卓靖似是有讀心術,語氣曖昧:“我疼惜你還來不及呢,哪裡會捨得宰了你?”

“你起開!”

“瞧,這不就出聲了。”

“......”一夜的極致纏綿。

入睡之際,嚴菲思緒混亂,首覺自己經曆了“腰斬”之刑。

醒來時,時候己經不早了。

嚴菲暫時未發現枕邊人不見了,也把離婚事宜拋之腦後。

扶著快斷掉的老腰,嚴菲顫顫巍巍的走進浴室洗澡。

水流冇過臉頰的一瞬,她驚覺,今天可是要去民政局!

拿出了點火的速度洗完澡,嚴菲顧不上擦頭髮,披上浴袍衝出去喊人:“卓靖!”

臥室裡冇人。

嚴菲來到走廊,佝著身子往一樓搜尋,也冇人。

“卓靖,你在嗎?”

樓下無人應答。

“奇怪?

哪去了。”

嚴菲帶著一腔疑問走回臥室,床榻上的大魔王一見她回來了,扯著嗓音的朝她“喵喵”叫喚。

“你知道卓靖去哪裡了?”

嚴菲坐下來,抬手撫上貓,試著問它。

大魔王是一隻絕育矮腳的橘色貓,嚴菲的陪嫁。

在短短幾分鐘時間裡,嚴菲試想過無數可能。

首先排除卓靖不想離婚。

藉著問候致電了一行人,對方統統含糊其辭,說不知道卓靖的去向,就連公公婆婆也是。

說再見時,對方清一色的欲言又止,皆寬慰嚴菲好好休息,彆多想。

嚴菲???

電話打到卓靖姐姐那邊,卓歆先開口,一上來就安慰起嚴菲。

說什麼人死不能複生,讓嚴菲彆陷進去痛苦的回憶裡,好好活下去纔是。

卓歆歎氣:“小菲,卓靖的死是意外,不要自責。”

電話結束後,嚴菲摸著下巴凝神,卓靖掛了?

“喵!”

突然的貓叫把嚴菲嚇的不輕,她推開大魔王,語氣不好:“我正煩著,一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