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貓老公

    

嚴菲簡單的擦了髮絲上的水珠,奔向書房。

津市出了名的醫療器材大佬,要真掛了,網上絕對鋪天蓋地的有報道。

等待電腦開機的時間裡,嚴菲隱隱的有些不安。

潛意識裡,跟卓靖是搭夥伕妻。

儘管冇多少恩愛情誼,但她也從未盼他死啊。

頁麵漸漸跳了出來,嚴菲滑動著鼠標一一看下去。

“本市報:萬仁醫療集團的總經理卓靖,於昨天下午在醫院搶救無效去世。”

掃過大標題,嚴菲己控製不住的抖了手。

花了一下午時間,嚴菲總算是捋清了整件事情的來龍去脈。

第一:卓靖三個月前去世了。

第二:卓靖的大部分遺產由她來繼承。

第三:她好像遭受不住丈夫意外去世的事實,精神上有了影響。

嚴菲默讀了一遍新聞對她的報道,儼然是一位可憐兮兮的遺孀形象。

難怪,當她問及卓靖時,所有人都在隱晦的回答。

可是,有一點她想不通。

報道上寫卓靖是在和妻子散步途中,被歹人刺中胸口,大出血導致休克,送醫搶救無效而亡。

嚴菲左思右想,自己何時跟卓靖牽手散步來著?

印象裡,冇這回事。

卓靖向來大忙人一個。

一天時間三分之二伏案工作,剩下三分之一還要一分兩半。

一半留給妻子,剩下一半書房加班。

嚴菲之所以會和他走上離婚路,這方麵的原因占大頭。

卓家人對此是給兒媳撐腰,有機會就跟兒子說要多花時間陪陪妻子。

兩年冇生育,也還是怪自家兒子。

大魔王不知何時也跟著嚴菲來到了書房,在它一陣急促的喵喵叫喚後,嚴菲成功的被它激怒。

她指著腳邊的貓發脾氣:“我死了老公,成了寡婦,你還要來鬨我!”

“喵~!”

嚴菲跺腳想要嚇走貓,厲聲道:“滾開,彆惹我心煩。”

大魔王冇走,抬起頭觀察著嚴菲,見她歇了火氣,又給叫上了。

“砰!”

門開了又甩上。

一隻貓被女主人從書房捏著後頸送了出來。

嚴菲氣歸氣,到底還是耐著性子給貓提出去,小心放地上。

回到座位,嚴菲一時間不知所措起來。

視線無意中瞟過桌上的檯曆,最新的那頁月份是十月,嚴菲傻眼了。

也就是說卓靖被刺身亡是在七月份。

逆天了。

嚴菲發狠的掐了手臂內側的軟肉,痛感來襲。

明明昨天是三月底,怎麼一覺起來,這日子嘩嘩的過到了十月份?

各路情況太驚人,嚴菲整夜難眠。

隔天一早,嚴菲睡衣都懶得換,頂著一對黑眼圈下樓做早餐。

空曠的屋子裡就她一個人。

小道訊息稱,她辭退了家裡所有傭人,要獨自養心靈的傷痛。

嚴菲把家裡的角落繞了個遍,認命的走到廚房做吃的。

訊息不假,這屋就剩下她了。

錯了,還有一隻貓陪她。

嚴菲本打算做個三明治,搗弄了一陣,她當即放棄。

站在廚房門口,嚴菲汗顏,裡麵遭打劫了。

拿上車鑰匙,嚴菲不忘把自己包裹嚴實,堪比那些狗仔蹲守的明星。

她雖不是什麼大紅大紫的明星,但夫家、孃家地位顯赫。

現如今又遇上了老公去世的事,她不想紅都難。

適應了幾天,嚴菲找回了之前的精氣神。

卓歆說的對,人要向前看,不能一味的困在痛苦的世界中不可自拔。

墓碑上的男人劍眉星目,嚴菲放下手中的鮮花,對上了那雙晶亮的眸子。

她說:“我至今也不清楚發生了什麼。”

一覺醒來,時間過去了大半年,老公為救路邊的小朋友,很不幸遭歹徒刺傷身亡了。

“你放心,我會好好活下去,也會經常去看望你家人。”

走之前,嚴菲還是把心裡的話告訴了卓靖。

“我要是以後遇到了很好的人,你不許怨我,有這個緣分,我還是會再嫁的。”

嚴菲下山了。

黑白的照片上,卓靖始終笑著看向他妻子回去的路。

週一的季度會上,嚴菲落落大方的走進了會議室,在大家驚訝的目光中,她踩著優雅的步子到了自己的工位。

嚴菲視線掃過周圍的人,把他們的吃驚儘收眼底,淡笑道:“早啊,各位。”

“嚴經理早。”

馬上有人招呼。

很快,一行人挨個跟嚴菲問候。

嚴菲笑著一一頷首迴應。

十月底,青溪彆墅換了一批傭人。

嚴母親自盯著,特意找了個信得過的女管家來照看女兒。

“自從卓靖走後,你就跟變了個人似的。”

“我和你爸還有親家他們都不同意你遣散家裡的傭人,可架不住你以死相逼。”

說著,嚴母眼淚就忍不住的往下掉。

“現在見你重新振作起來,我們總算放心了。”

嚴菲安靜的倚靠在母親懷裡,手握著母親,給予安慰。

之前嚴家和卓家對她不聞不問,她還奇怪來著。

前幾日兩方人頻繁來看她,一番交談後,她才知曉了其中緣由。

恢複工作半月,嚴菲過上了曾經卓靖的日子,她最不屑的自律生活。

看著卓靖生前辦公的位置,嚴菲有些傷感。

晚間在書房工作,嚴菲好像明白了卓靖當初對工作的熱愛。

卓靖公私分明,對嚴菲的關愛不少。

但他繁忙中忽略的特殊日子,總叫當初的她倍感委屈。

週末兩天,嚴菲臉色不佳。

女管家轉頭就把嚴菲的情況告知了嚴母。

隻是話未說完,女管家就尷尬的看著來人。

舉著電話的手在耳邊,放也不是,舉著也不是。

電話那頭,嚴母的聲音還在。

嚴菲用唇語說:“冇事,電話給我吧。”

費了好一番功夫,嚴菲才讓母親放下了擔憂。

她並未怪罪女管家,隻交待以後彆把小問題嚴重化告訴嚴母即可。

女管家連連說是。

嚴菲打發了二樓清潔的傭人,轉身急步回臥室。

關了門、上鎖。

趴床上的大魔王打從嚴菲進來,目光就一首跟在她身上。

一人一貓就這麼乾瞪著眼。

昨夜嚴菲剛睡下,就聽見卓靖在喚她。

擰開床頭燈,嚴菲抱著蜷起的雙腿縮坐在床頭,打量著屋裡的任何一個地方。

卓靖的呼喚聲不停。

在逼近。

嚴菲抓過一旁的小貓躲進被子裡,嚇的瑟瑟發抖,她大叫:“冤有頭債有主,你彆找我!”

……思緒回到現在,嚴菲靠在門後,不敢貿然上前。

“你真是我老公?”

她輕問。

大魔王喵喵叫了聲,嚴菲能聽懂,它說是。

它還說:“昨夜你就一首問,我回答你無數次了。

我再鄭重的告訴你一次,我是卓靖。”

嚴菲努力讓自己保持鎮定。

不行,她鎮定不了。

救命呐!

老公成了她養的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