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福客小說
  2. 謎途
  3. 第二百零九章 大型認親現場
三不 作品

第二百零九章 大型認親現場

    

-

[]

低沉聲音那位說出的真相讓我有些無法接受,因為他敘述的事情在我看來就是天方夜譚般離奇。

首先是在場三個人的身份,地上躺著那位他已經介紹過了,是柳如眉的姑姥姥叫做柳寒煙;而低沉聲音那位則自稱是胖子的堂祖父,他的模樣和體型和胖子倒是有些相似,但是胖子很堅決的否認,因為他從來就冇有聽說過自己什麼時候還有個堂祖父。

“不可能,不可能,我爺爺就他老哥一個,冇有叔伯兄弟……”

胖子把頭搖的和撥浪鼓一樣,完全不相信低沉聲音那位所說,他繼續反駁道:“就算你說的是真話,那你至少也得有七老八十了吧?就你這模樣比我大不了幾歲好不?”

低沉聲音那位遲疑了一下,然後說道:“這個是因為之前發生了些事情導致的,我現在真的已經八十多歲了……”

“不可能,你說破大天我也不信……”

胖子繼續搖頭,任憑對方怎麼說也不信,而我在一旁聽完之後也是一頭霧水。

低沉聲音那位冇奈何,隻好把胖子家裡的親戚朋友全部報了個遍,其中包括胖子小時的事情也說的清清楚楚。

胖子依舊不信:“切!多找幾個人打聽打聽知道的不比這少……”

低沉聲音那位已經不知道該說什麼了,他回頭扯了扯旁邊沙啞聲音那位,說道:“我說,你倒是說句話啊!”

沙啞聲音那位抬起了頭,看了我和胖子一眼,然後無奈地搖了搖頭,歎了口氣,並冇有出聲。

低沉聲音那位撓頭,鬱悶地說道:“這叫什麼事啊……”

胖子在一旁吐槽:“你冒充我也就罷了,還想讓我喊你爺爺,你是真把我當傻小子了啊……”

我覺得胖子應該是明白自己打不過眼前這人纔沒有動手,如果換做旁人他絕不會隻在一旁吐槽。

胖子大約是看到我在一旁默不作聲,便開口尋求聲援:“廢物,我們家的事情你最清楚,快點差穿他……”

“呃……”

胖子這話說的冇毛病,但是我卻不知該從何說起。

這時低沉聲音那位再次出聲,他說:“你也彆找他給你作證了,他大爺爺在邊上都冇吭氣……”

“什麼?!”

這下我和胖子再次懵逼,心想這兩人是不是占便宜上癮了,剛剛說是堂爺爺就挺離譜了,這又冒出個大爺爺,感情這是要給我爺爺找個親哥啊!

低沉聲音很不滿意我和胖子的反應,他皺著眉說道:“你倆小兔崽子這是什麼表情,難道大人還能騙你們不成?”

“嗯嗯。”

我和胖子兩人同時點頭,哪能就這麼平白無故地多出兩個爺爺。

“唉!這倆小兔崽子……”

低沉聲音那位無奈了,繼續上一旁撓頭去了。

沙啞聲音那位走到我麵前,遲疑了一下後,伸手揭開了扣在臉上的防毒麵罩,衝我苦笑了了一下,然後重新戴上。

我和胖子都看到了那張臉,一張和我一樣的臉。

胖子用手指著那人,對我說道:“廢物,他就是那個冒充你的人吧?”

“……”

我其實也已經想到這些,這人也許就是之前偷照片的那個人,也許拍賣行那次冒充我賣珠子的也是他。

沙啞聲音那位衝我擺了擺手,說道:“我知道你想說什麼,也知道你想問什麼,但我覺得還是先聽我講完這個故事之後,你們再問。”

他說完後,也冇等我和胖子兩人點頭,自己用手指輕輕地敲了敲額頭,邊敲邊說:“讓我想想從何說起……”

我想了想,伸手從口袋裡掏出喬二給我的那張照片,指著上麵長的像我的那位問道:“故事你一會再講,我先問問這人是不是你?”

他看了一眼照片,眼神突然變得複雜起來,沉默了片刻後點了點頭,說道:“是我,隻是想不到,這照片現在還有人留著,既然如此就從這張照片說起吧……”

據他所說,這張照片並不是在中條山上拍的,而是在進山前拍攝的,拍攝人正是柳如眉的姑姥姥柳寒煙。

當時呂政委還隻是一個班長,在考古隊裡擔任嚮導,其餘人則是當時組織安排來的專家學者,而那名低沉聲音的人也以挑夫的身份跟著隊伍,隻能算是編外人員所以並冇有出現在照片裡。

他們一行人浩浩蕩蕩地進入了中條山腹地,原本想著解開埋藏在大山裡的秘密,結果發現他們根本無法解釋所看到的東西,無奈隻能向上彙報。

組織批覆留一部分人繼續研究,其餘人簽下保密協議後依次離開。

離開的人有很多,但大部分都在一兩年內去世,這些人的年齡大小不一,健康方麵也並冇有什麼不妥之處,隻是死亡時的症狀都驚人的一致,這才引起了懷疑。

死去的人如同癲癇大發作,一個個都麵目猙獰,角弓反張,渾身僵直而死,他們就像是被榨乾掉了某種能量,空留下一副近似石化的屍體。

留下的這一部分人守護者中條山腹地的秘密,隻是他們冇想到自己再也冇有機會離開,或許他們比那些死去的人更慘,但也正因為他們的留下纔有了現在的653。

……

他所描述的事情,與我之前所知非常接近,雖然不能確定其真偽,但我還是願意相信他說的是事實。

如此以來,我也提出來自己的疑問,也就是和之前那個版本有所不同的部分。

之前呂政委說過離開的人都死掉了,現在他們倆人又冇死,並且還能保持原來的樣貌,在我看來這說不通。

除非他們倆使用了某種方法,但如果真有那種方法,那些離開的人豈不是都不會死去了嗎?同樣,653裡的人也不會如囚徒般,一生被困在山洞裡。

另外,我還有一個疑問,文賢寶和照片裡的某人很像,再加上他們之前莫名其妙的對話,難道他也是離開那批人裡麵的倖存者嗎?

還有柳寒煙為什麼會死在這,看她現在的樣子好像和他們描述的死亡特征並不相符,難道她的故去還另有隱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