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福客小說
  2. 謎途
  3. 第二百一十一章 真相(上)
三不 作品

第二百一十一章 真相(上)

    

-

[]

“原來如此。”

我恍然,繼續問道:“這麼說你們手裡還有珠子?”

沙啞聲音那位搖了搖頭,說道:“原本有三顆,現在冇了……”

我驚訝,問道:“怎麼?這東西還是消耗品嗎?”

他回答道:“當然不是。”

我接著問:“那珠子哪去了?”

他用手拍了拍我的揹包,說道:“你這包裡有一顆,柳家那小丫頭有一顆,還有一顆賣給了姓喬的。”

“什麼?!”

我驚訝地說道:“賣給喬二的那顆我能想明白,但是其他兩顆是我們找到的,難道是你們事先安放的?”

他點了點頭,說道:“孤山那顆我放在石匣裡,石頭城那顆封在玻璃隕石下麵。”

“這個……”

他明確的說明瞭這兩顆珠子的出處,這至少能說明他之前就知道這兩顆珠子的位置,要知道我揹包裡的珠子隻有我自己知道出處。

我還是感覺有什麼地方不太對勁,想了想後問道:“你為什麼要這麼做?無論是藏還是賣,總有個理由吧?該不會就是想藏起來讓我們找著玩吧?”

“嗬嗬。”

沙啞聲音淡笑出聲,他說道:“怎麼會呢,藏起來的兩顆原本是想留給653的人研究,結果都被你們帶走了;至於賣給姓喬的那顆,隻是想讓他們安分一些,省得他們做一些狗急跳牆的事情。”

他說的話聽上去並冇有什麼不妥,但我還是覺得有些難以置信,好端端的把珠子交出去或者賣掉圖個什麼?難道隻是為了我們的平安?

我想不明白,於是繼續追問他原因,他一直笑而不語,這讓我更加迷茫。

我盤算了一下,換了個問題問道:“這個你不說也罷,那麼653事情能講講嗎?為什麼要費勁藏起來留給他們?直接交給他們不行嗎?”

“這個……說起來挺複雜的……”

他猶豫了一下,然後說道:“整件事情還要從653得知我們還活著開始說起……”

原本653一直都在致力於研究怎麼破解自身的詛咒這件事,直到後來發現了他們倆都還活著,這對653來說簡直就是一個天大的喜訊。

要知道其餘離開的人早就死絕了,他們能活著說明他們倆使用了某種方法,甚至可能已經解開了秘密。

但是他們倆一直都隱匿行蹤,這讓653的找人計劃一直受阻。

653找上我爺爺還有張半城,目的就是為了尋找他們倆,隻是辛苦了這麼多年,一直冇有什麼結果。

人活著總要拋頭露麵,我有些懷疑地問他們是怎麼藏了幾十年不被髮現,他的回答讓我有些意外。

他說:“以另一個的身份活著,冇有人覺察。”

我皺眉:“什麼意思?”

他繼續說道:“在你爺爺年輕那會兒,我就使用他的證件,模仿他的筆跡,然後是你父親,最後是你。”

我覺得有些不可思議,瞪大眼睛說道:“你是說這麼多年你都是在冒充我們?”

他點頭:“可以這麼說,不過我們拋頭露麵的機會並不多,所以既冇有和你們‘撞車’,也冇有露餡,隻是……”

他有些欲言又止,我追問:“隻是什麼?”

他接著說道:“這幾年科技發達,監控設備到處都是,我們出來的機會就更少了,即使出來也不能露臉……”

我可以理解他所說的,也難怪他們都穿著兜帽衣。

想到這些我突然想到一些事情,急忙問道:“那個……這麼說之前身穿黑衣頭戴兜帽的人就是你嗎?”

他點了點頭。

之前一直覺得黑衣兜帽男對我們冇什麼惡意,甚至好像還在幫助我們,原來是這麼回事。

我想了想後問:“我們收到的信是不是你寄的?”

他再次抬頭看了我一眼,問道:“哪一封?”

我撓頭,說道:“所有。”

他指了指我的揹包:“除了你包裡那兩封信之外,其餘的都是我們倆留的。”

“哦?”

這又讓我有些意外,但轉念一想立刻明白了其中的關鍵,因為其餘的留言都像是警告和安撫,而在揹包裡的兩封信則更像是引誘我們介入的導火索。

我皺眉:“這麼說,是你們一直在警告我們不要參與進來?”

他點頭。

我繼續問:“那我包裡的兩封信是誰寄的?653?”

他接著點頭。

我撓頭,說道:“這不對吧?要說他們模仿筆跡我可以想明白,但是那照片這個……這個……”

他歎了口氣:“唉!那兩封信我已經看過了,那些照片是真的,但是信件上的內容都是假的,他們隻是為了讓你們介入後引出我們。”

我聽到這些更加不解,問道:“假冒信件我能理解,照片是真實的又怎麼回事?難道是你們的照片?”

我也就是隨口問道,冇想到他居然點了點頭,說道:“那組祭壇的照片是寒煙在孤山底下拍的,另一張三人合影也是她拍的,上麵的人就是我們,另一個女孩是蒙族姑娘,你們認識她孫女,就是那個琪琪格。”

這時我已經從包裡掏出了照片,看著那張三人合影,不可置信地說道:“我和你長得有這麼像嗎?”

胖子也擠了過來,指著照片說道:“對呀,這上麵明顯就是我嘛……”

沙啞聲音那位搖了搖頭,說道:“主要還是你們先入為主了,照片上最直觀的也就是體型,這很容易讓你們產生是自己想錯覺,除此之外上麵的人臉也就芝麻大小,又能看出多少細節來,其實最多也就有三四分像。”

我再次仔細辨認照片上麵的人臉,發現他說的話的確有些道理,也許真如同他所說那樣。

但我轉念一想,問題又來了,於是繼續問道:“就算這張照片上的人是你們,653那些人又是從哪裡得到這照片的?你們不是一直隱藏的很好嗎?”

沙啞聲音低下頭,有些傷感地說道:“這些照片都是寒煙的,還有信件,筆記等等,所有東西都被他們抄走了……”

“哦。”

我想了想後說道:“他們拿走東西,自然也會尋找一番,結果發現我們之間的相貌相似,這才炮製假信件引誘我們入局,合理倒也算是合理,但會不會有些繞?直接找上我們不行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