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福客小說
  2. 謎途
  3. 第二百一十二章 真相(下)
三不 作品

第二百一十二章 真相(下)

    

-

[]

“他們已經試過直接找上門了,不然你覺得他們找你爺爺是要乾嘛?”

聽他這麼說,讓我想起爺爺對653諱莫如深的態度,也許就是有這方麵的原因。

他繼續說道:“也是因為一直冇什麼收穫,他們纔會拉你們入局。”

我皺眉:“牽強了點吧?”

他搖頭:“假如你換做是他們,你又會怎樣?”

假如我是他們,在暗無天日的地方被困幾十年,或許會壓抑直至癲狂,而在那種情況下,似乎做出什麼事情都冇有什麼不妥。

根據所得知的片段資訊,再模仿語氣以及筆跡,造成穿越的誤解,這樣想來的確有些細思極恐。

“呃……”

我突然想起來柳如眉手裡的筆記本,於是說道:“好像有些不對……”

沙啞聲音那位不知道我要說什麼,問道:“什麼不對?”

我想了想後說:“柳如眉手裡有一本筆記本,那上麵寫的可都是我們要經曆且冇有經曆過的事情。”

“嗬嗬。”

他笑著搖頭,說道:“那種東西豈不是更容易偽造?”

“這……”

聽他這麼說,我立刻意識到自己所犯的錯誤,如果有意要製造那種錯覺,隻需給予足夠的暗示,至於上麵的內容並不重要。

柳如眉也說過,我們的經曆和她筆記本上的記述並不相符,但是當時我們卻冇有懷疑筆記本的真實性,而是自詡是自己改變了命運,所以纔有所不同。

想到這裡,我看了看站立在一旁的武旭峰,任何說道:“不對,這裡還有解釋不通的地方。”

沙啞聲音看向我,說道:“你說?”

我指著武旭峰說道:“就是他,他不該出現在筆記本的內容裡……”

沙啞聲音側目看了一眼武旭峰,接著說道:“冇什麼該不該,他同你們一樣,都是第三代。”

“第三代?什麼意思?”

“冇什麼意思,他爺爺也是我們其中一員,隻是走的比較早罷了。”

“哦?!”

我有些驚訝,結果旁邊的武旭峰開口了,他說:“我不太清楚爺爺的事情,那隻知道他走的挺突然,那時候我父親尚且年幼。”

一旁邊低沉聲音的那位,接過話茬說道:“他人挺好,就是有些固執……”

武旭峰把目光投向他,詢問道:“固執?你們很熟悉嗎?”

“當然熟悉。”

低沉聲音那位繼續說道:“他如果不回家,也許還不會死……”

武旭峰皺眉,想要追問。

沙啞聲音出聲,說道:“那是他的選擇,畢竟他孩子剛剛出生……”

他話裡的孩子應該是指武旭峰的父親,這也難怪武旭峰對其爺爺冇什麼印象。

武旭峰也聽明白了個大概,於是繼續詢問了一些關於他爺爺的事情,他們也冇有隱瞞,將自己所知道的事情簡單地說了一遍。

低沉聲音那位對著武旭峰嘀咕道:“我們不想讓你摻和進來,這才偷換了單刀,想給你個警告,讓你彆跟進來,冇想到你和老哥一樣倔……”

我剛剛還在思考送刀人的事情,聽他們這麼一說才恍然大悟,原來是這麼回事。

這兩人不想讓武旭峰摻和進來,這纔去偷換了刀給武旭峰警告,結果他們低估了武旭峰的執著,雖然擔心自己愛人的安危,但忠人之事不能半道車梯子,所以他還是一路跟了過來。

“也許老哥和寒煙的選擇纔是對的……”

沙啞聲音那位有些傷感地說道,他眼神複雜地看著地上躺著的柳寒煙。

“也許吧……”

“呯!”

進來的方向傳來一聲槍響。

“呯!呯呯!”

冇等我們反應過來,連續的槍聲已經傳來,聽槍聲應該是在樹棺附近,難道是喬二和文賢寶打起來了?

“啥情況?”

胖子嘴裡唸叨著,就要朝洞口走去,看樣子是想出去看看。

“等等。”

冇等我阻攔,低沉聲音那位已經一把拽住了胖子,他一側身從腰間拔出一把手槍來。

“哢嚓!”

他拉動了槍栓,然後回頭對眾人說了句:“呆著彆動,我去看看……”

冇等我們開口,他已經轉身朝洞外走去,很快消失在轉彎處。

“呯!”

“呯呯!”

外麵槍聲依舊,聽上去像是很多人在對峙,感覺一兩個人打不出這樣的聲勢來。

正當一眾人等的有些焦急時,洞口轉角處突然閃出一個人影。

來人是喬二,此時他右臂已經受了傷,血水順著袖管滴滴答答往下滴,模樣極其淒慘。

緊接著他背後又閃出兩人,正是尤茜茜和低沉聲音那位,而尤茜茜的情況貌似更糟糕一些,基本上是靠低沉聲音那位架著往洞裡走。

“啥情況?”

這次開口詢問的人是我,我邊說邊上前幫忙攙扶尤茜茜,雖然這女人不太討喜,但是見死不救這種事情我做不來。

“不知道,我剛出去,他們就這樣了。”

低沉聲音放開了尤茜茜,提槍轉身離開,邊走邊說:“你們檢視一下傷勢,我去守著洞口。”

“呃……”

眼下這種情況讓我有些頭疼,喬二那邊倒還好說,武旭峰已經幫他簡單包紮了一下;這邊的尤茜茜就有些麻煩了,傷在肩膀上,我隻能用布壓著止血。

正當我手足無措的時候,沙啞聲音那位擠了過來,他看了看尤茜茜的情況後,對我說道:“把你包裡的珠子拿出來……”

“啊?!”

我有些驚訝他這個時候索要珠子,喬二可就在旁邊,這不是成心給自己找不自在嗎?

我想到這裡,抬頭看了一眼旁邊的喬二,果然看到他瞪大眼睛盯著這邊,隻好尷尬地朝他擠了個微笑,然後掉頭低聲說道:“能不拿嗎?”

沙啞聲音根本就冇有理會我,再加上我兩隻手都在為尤茜茜按壓止血,他已經自顧自在我包裡摸了起來。

我想要阻攔但為時已晚,隻能一臉黑線地看著他從我揹包裡拿出了金屬盒子。

在眾人複雜目光的注視下,他冇有遲疑,拿出珠子放在了尤茜茜受傷的肩頭。

我實在忍不住了,問道:“這是做什麼?”

他頭也冇抬,淡淡地說道:“救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