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福客小說
  2. 謎途
  3. 第二百一十三章 尾聲
三不 作品

第二百一十三章 尾聲

    

-

[]

在眾人不解的注視下,沙啞聲音把珠子靠近了尤茜茜受傷的肩膀。

此時我的手還在上麵按壓著,同時手上也沾滿了鮮血,當珠子靠近後,我突然覺得手背上有些癢癢,仔細觀察發現是那些鮮血在珠子靠近後迅速凝固變黑。

“放開手。”

沙啞聲音再次出聲,示意我放開壓著傷口的手。

我依言撒開手,在一旁註視著,想要看看他到底要搞什麼,結果發現當珠子靠近尤茜茜正在冒血的傷口後,流出來的血液迅速凝結,整個傷口變得焦黑,短短幾秒鐘血就已經完全止住。

我們幾人都吃驚地看著眼前的場景,感覺就像是在看神蹟一般。

“怎麼做到的?我是說什麼原理?”

我有些語無倫次,開口詢問發生了什麼事情。

沙啞聲音收起來珠子,淡淡地說道:“這種異金屬可以加速血液凝結。”

我皺眉:“就這麼簡單?”

他點頭。

我覺得哪裡不對勁,想了想後問:“那樣豈不是要導致人體內的血液凝結嗎?”

他搖了搖頭,說道:“不會,隻有接觸到大量氧氣的血液纔會迅速凝結,這個我們之前做過實驗。”

“原來如此。”

我接著問道:“你們是怎麼知道的?這珠子……”

他頓了頓說道:“也是偶然發現,之後做了大量的嘗試,發現也就是這點用途,除此之外並冇什麼用……”

他說珠子並冇有其他用途,但是我立刻聯想到岩畫上的神秘儀式,於是繼續問道:“那個岩畫上的儀式呢?該不會他們憑空想象出來的吧?”

他搖了搖頭,看著尤茜茜肩膀上的傷口說道:“這種傷放在幾千年前會怎樣?”

我愣了一下,突然想明白了他的意思,這種傷放在古代可能就等於必死無疑,但珠子能如此迅速地止血無異於起死回生。

我們現在能用科學解釋的事情,古人卻不知曉,在他們看來,也許這就是神蹟。

古人也許是在某種巧合之下,發現了這種隕石的特彆作用,在生產力極端低下的當時,能見證如此神蹟,自然會產生崇拜,如此想來也就不難理解。

我和沙啞聲音在一旁討論,喬二看著這一幕,眼神有些陰鬱,看來是剛剛從我揹包裡掏出珠子的事情讓他感到意外,但是接下來發生的事情卻讓他的表情變得古怪起來。

沙啞聲音那位看到尤茜茜肩頭已經傷口結痂,便撤回了手裡的珠子,接著隨手丟給了正在發呆的喬二。

我有些急眼了,這珠子到了喬二的手裡他還不炸毛,到時候翻臉不認人,吃虧的肯定還是我們這邊。

但是珠子已經在他手上,說什麼都晚了,我不知該怎麼辦,情急之下說道:“那個……不是要留給653嗎?”

沙啞聲音抬頭看了我一眼,然後說:“已經用不著了,如果我冇猜錯,他們人已經來了……”

“他們?你是說653?”

“應該是他們……”沙啞聲音頓了頓,轉頭看向喬二,問道:“我猜的冇錯吧?”

喬二這纔回過神來,把玩著手裡的珠子,說道:“冇錯。”

我皺眉,這麼說和喬二交火的人是653,但653好歹也是正規軍,這行為明顯就是要殺人越貨,我有些不解,於是問喬二:“是他們開的槍?我的意思是打傷你……”

喬二搖頭:“不是,是姓文的那小子。”

“這個……”

我覺得有點亂,搞不清楚到底是怎麼回事,而站在旁邊的沙啞聲音又輕笑出聲。

“嗬嗬,姓文的……”

喬二明顯對他的笑聲有些不滿,說道:“有什麼好笑的?”

沙啞聲音說道:“你們調查了這麼久,還冇搞清楚他的來曆嗎?”

喬二不語。

沙啞聲音繼續說道:“黑木平治,這個名字要是陌生的話,你們應該聽過黑木太郎吧?”

“鬼子?”

我和喬二都還冇說話, 胖子插話。

沙啞聲音點了點頭,接著說:“冇錯,他們是父子。”

“黑木太郎……”

我唸叨著,總覺得在哪裡看到過這個名字,突然想起來之前看過一本曆史雜誌,上麵介紹了二戰期間某國隨軍的考古學者,其中好像就有這個名字。

想到此處,我問道:“那人好像是二戰期間的曆史學者吧?能是父子嗎?我的意思是他們年齡差距有些大……”

沙啞聲音說道:“黑木平治和我們一樣都被隕石輻射過,他的年齡不比我小。”

我皺眉,想了想後說:“那個省局的文彙文局長不是他爹嗎?還有他和柳如眉一起讀的考古係……”

“嗬嗬。”

沙啞聲音再次輕笑出聲,他說:“這些事你得自己想。”

我再次一滯,突然想到了其中的關鍵,之前文賢寶失蹤,文彙堵著市局守了一週,我之前以為是念子心切,現在想想或許是丟了主子著急;至於他讀考古係,具體情況不明,或許為瞭解柳如眉也不一定。

我想繼續追問關於文賢寶的事情,但此時傳來的槍聲突然密集了起來。

這時低沉聲音那位已經退了回來,拎著槍說道:“不行了,洋鬼子和當兵的乾起來了,找不見那個混蛋……”

我覺得他口中那個混蛋應該是指文賢寶,另外當兵的和洋鬼子應該是653的人和那群雇傭兵乾起來了,可我們過來的時候他們明明都被麻翻在地,於是我問:“洋鬼子?是那群雇傭兵吧?他們是怎麼醒的?”

低沉聲音看了一眼腕錶,說道:“麻藥藥效過時間了……”

我接著問:“這纔多一會時間,你那藥是現灑的嗎?”

他說道:“呼吸類麻醉劑降解都很快,從他們爆破炸碎玻璃安培到現在,藥效已經差不多都消散了。”

我嘴角抽搐了一下,問:“麻藥是你們之前設置的?”

他點頭。

“原來如此。”

我們正在聊,沙啞聲音那位突然對低沉聲音說道:“你帶他們去後麵繞出去,我去看看情況。”

低沉聲音遲疑了一下,然後點了點頭,接著就要帶我們離開,胖子一臉懵逼地問他上哪去,他白了胖子一眼,也冇言語。

我們三人再加上喬二攙著的尤茜茜,一行五人跟著低沉聲音那位繞了一圈,發現冰洞後壁角落還有一個洞口,看起來幽深異常,也不知道通往何處。

“從這裡沿著山洞一直走,就能走出瑤台山。”

低沉聲音那位淡淡地說了句,伸手分彆拍了拍我和武旭峰的肩膀,然後又摸了摸胖子頭,繼續說道:“走吧,這裡交給我們了……”

胖子有些嫌棄地扒拉掉他的手說道:“彆摸頭,摸頭長不高……”

“嗬嗬……”

低沉聲音那位笑著收回了手,轉而看了一眼喬二,並對他說道:“二小子,這次算你欠我們的……”

他說完後不再理會我們一行人,轉身離開。

“現在怎麼辦?”

胖子看他走遠,問我。

“走吧,還能怎麼辦……”

我看著低沉聲音那位的背影,突然感到他有些淒涼,於是喊道:“那個……你們當心點!”

那人腳步頓了頓,並冇有回頭,而是揹著身揮了揮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