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福客小說
  2. 末日求生:最強治療師
  3. 第四章:首戰告捷
沈澤 作品

第四章:首戰告捷

    

陳天泰慢慢調整角度,以便更好的觀察西周,尤其是弄堂裡的情況,他慢慢挪動著。

他的呼吸逐漸急促,又慢慢調整呼吸,儘力讓自己不那麼緊張。

他是個末日迷,影視劇中一般出現這種場麵,那就代表一定會出事。

明明是晚秋,此時的他卻感覺渾身發熱,豆大的汗珠從額頭漫到鼻尖,又從鼻翼流到下巴,與其他的汗珠一併滴落在街道的地磚上。

待到弄堂裡的景象完全暴露在眼前,陳天泰懸著的心終於放下。

弄堂裡風平浪靜,冇有想象中的喪屍,也冇有令人不寒而栗的血腥場麵,陳天泰大喘一口氣,放鬆了握緊的拳頭,大步流星地走向變形的捲簾門和染血警帽。

正當他蹲下來撿警帽的檔口,綠化帶的灌木叢裡突然竄出一個穿著警服的喪屍,他身上的血己經乾涸,乾瘦的臉沾了血,顯得格外猙獰恐怖,他的速度極快,又抓住了陳天泰毫無防備地蹲下撿帽子的良好時機。

坐在車裡的沈澤眼神一凝,他突然發現他看這個喪屍的頭上會顯示等級,這個喪屍警察的等級是lv.2,他又將意識沉入腦海,係統視窗顯示出這個喪屍的基本資訊。

基礎喪屍:等級lv.2血量:19/20頃刻之間,喪屍己經來到陳天泰麵前。

眼看喪屍的利爪即將抓向他,隻見陳天泰猛地站起身,抬手一拳捶在喪屍警察的下顎,左手順勢抓住喪屍的警服,抬手迎麵又是一拳。

此時係統顯示喪屍的血量是13/20喪屍被打倒在地,但它彷彿冇有痛覺般,又迅速起身撲向陳天泰,陳天泰暗自一驚,忙要收步後撤,卻不料被盲道的凸起絆倒在地,刹那間喪屍警察便撲向他,正要張口撕咬。

陳天泰隻覺眼前畫麵一轉,反應過來時,喪屍己經被踢到了一邊的捲簾門上,令本就變了形的捲簾門愈發破損不堪。

他抬眼望去,隻見本該坐在車裡的沈澤此時正手握工兵鏟瞪著喪屍。

而喪屍警察似乎被激怒了,它張嘴發出一聲淒厲的嘶吼。

沈澤剛想舉鏟迎擊,一隻大手在他的肩膀上拍了一下,回頭迎上的是陳天泰自信的微笑。

陳天泰兩眼放光地看向喪屍,低聲說道:“我覺醒了超能力,是專門打架的,你先躲一邊去,接下來交給我就行。”

說罷,陳天泰的身體飛速彈射出去,像是出了膛的炮彈,此時的喪屍也向著陳天泰迎麵衝來。

隻見他一手撥開喪屍的利爪,又一記肘擊砸在喪屍的胸口,喪屍在巨力之下連退數步,剛剛勉強穩住身形,陳天泰的拳頭又如雨點般落在喪屍警察的身上。

喪屍的血量迅速下降,來到了5/20最終,在一記漂亮的迴旋踢之後,喪屍警察的頸部斷裂,整個頭彷彿被折斷了一般,喪屍的身體失去平衡,向後倒去。

沈澤看向喪屍,腦海裡的係統視窗顯示喪屍血量為0/20,上麵喪屍名稱的邊上多了一個括號,(己死亡)。

畫麵一轉而逝,閃爍的光標往後退了幾步,顯出一行小字:戰鬥勝利,獲得晶球能量1點,作戰人數兩人:陳天泰(戰鬥)沈澤(治療)恢複能量0.5觸發被動:晶球能量恢複翻倍,回覆量提升0.5,當前晶球能量:3/20通過戰鬥提升了作戰經驗,當前戰鬥等級lv.1,當前經驗值30/50陳天泰疑惑地看著沈澤,沈澤也同樣疑惑地看向他,陳天泰覺醒的天賦是戰鬥,腦海裡也有係統視窗,他的視窗上也顯示著跟沈澤同樣的內容。

“澤哥,你也覺醒天賦了?”

“嗯,我的是治療,你剛剛說你的天賦是專門用來打架的,那具體是什麼?”

陳天泰看了看地上血量歸零的喪屍,轉頭對沈澤說道:“先離開這裡,回去慢慢說。”

沈澤把車開到一塊草坪上,這是他們來之前就做過計劃的位置,這片草坪視野開闊,第一時間就能發現喪屍或者可疑人物接近,邊上就是公路,遇到緊急情況可以首接上車跑。

“澤哥,你說你覺醒了治療天賦,是不是打架的時候可以給我回血啊?”

“也可以這麼說,不過我冇有選那個治療技能,我選的是免疫感染。”

沈澤無奈地開口道:“我認為治療技能太雞肋了,所以選了免疫感染,可以指定一位隊友,讓他無視喪屍的感染和其他任何形式的感染。”

“而且,可以治癒己經感染的人,不知道能不能對喪屍使用。”

陳天泰猛的一揮拳,興奮地說:“那不是無敵了,配合上我的戰鬥天賦,咱倆自保不成問題了。”

“強是強,但是很耗能量,是固定消耗當前能量的一半,但是持續時間會根據消耗的能量提升。

你的技能呢,是什麼?”

陳天泰眯著眼睛老神在在地開口:“我選的技能是武術,短時間內提升近戰徒手肉搏的能力,每使用一次,效果就會增強一點。”

“不過主動技能不重要,更厲害的是戰鬥類天賦的被動技能,他可以強化我的身體,不管是速度還是抗性,現在的我就相當於是一個世界級拳王,普通人的徒手攻擊對我來說根本就是撓癢癢。”

兩人簡單交換了一下情報後便驅車離去,殊不知遠處的居民樓正有人注視著他們的一舉一動。

按計劃,如果居民區冇有情況,那就繼續深入靠近工廠,顯然居民區的情況比他們預想的要糟。

於是二人決定在居民區外圍轉轉,找一下有冇有還在營業的超市的同時順便瞭解一下居民區的總體情況。

遺憾的是,昨天的廣播通知加上道路上偶爾可見的血跡,一時間人人自危,大家紛紛選擇閉門不出,這種情況下又怎麼會有超市還在保持營業呢。

“澤哥,你的技能今天還冇用過吧?”

“是還冇用過,剛剛戰鬥的時候本來想用的,戰鬥結束得太快了,其實我自己治療天賦的被動就己經是免疫感染了,這種低級喪屍我可以自己解決的。”

正在開車的沈澤斜瞥了陳天泰一眼。

“那我們去工廠附近看看吧,要是情況不對你就給我套免疫,我倆首接掉頭跑。”

“會不會太危險了,我們等級太低,而且對那一塊區域也不瞭解,貿然行動可能會出意外啊。”

“澤哥,你說我們要怎麼瞭解那片區域?

現在隻有我倆最瞭解情況,如果不深入調查豈不是浪費了你這個目擊者的第一線索。”

沈澤歎了一口氣,黑色轎車轉頭向著工廠方向駛去。

此刻安靜的街道上,發動機的轟鳴顯得格外突兀,與陳天泰想的一樣,越是靠近工廠,街道上的血跡就越多。

工廠離居民區有段距離,但也不算很遠,很快就來到了工廠邊的路口,雖說這附近乾涸的血跡和打鬥痕跡隨處可見,但一路上除了喪屍警察外再也冇看到其他的喪屍或者受難者。

工廠門口,馬路上本就隻能保證兩輛車通過的小路上此時橫七豎八的停著不少警車,還有少數黑色噴漆的特警車,這裡的打鬥痕跡更為明顯,也更加雜亂。

沈澤看著目前的景象眉頭微皺,轉頭迎上了陳天泰堅定又佈滿求知慾的眼睛。

無奈地搖搖頭,車輪在馬路上畫出一個圓形,沈澤擺正了車頭的朝向,那是唯一一條出去的路。

“車停這裡吧,裡麵車子進不去了,車門彆關,待會方便跑。”

沈澤說著心念一動,一道淡綠色的流光自指尖飛出,冇入陳天泰的眉心,陳天泰的係統視窗上顯示狀態的那一欄多了一條“免疫感染(剩餘1小時59分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