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福客小說
  2. 末世穿越顧雲初
  3. 《末世穿越全文閱讀》 第13章
顧雲初 作品

《末世穿越全文閱讀》 第13章

    

主角是顧雲初顧雲書的叫做《末世穿越》,這本的作者是顧雲初傾心創作的一本豪門總裁類,內容主要講述:...《末世穿越全文閱讀》第13章免費試讀《末世穿越全文閱讀》第13章免費試讀顧雲初舔了舔唇角,“裴妄,這麼撕破臉對咱倆都有害無利,你彆做損人不利已的事兒。”

裴妄的指腹卻在她說話的時候,探進了她的襯衫裡。

微涼的指尖在她側腰打轉,酥酥麻麻的。

顧雲初的身體快要崩斷了。

他低頭咬了下她的耳尖,壓著她嗓音沉沉,“說說,怎麼個有害無利的法?”

顧雲初留意著門口的動靜,低聲下氣。

“你這樣會把事情鬨到不可收拾的局麵。”

那股咬牙切齒的滋味,有點像路邊的野貓。

看著乖巧可愛,誰知道什麼時候給你一口。

裴妄將她抵在桌邊,看到她脖頸淡了的痕跡,低頭又咬了上去。

顧雲初倒吸了一口涼氣,好不容易這裡的吻痕消散了點。

這會兒被他用唇齒碾磨,怕是好幾天都消退不了了。

“和顧雲書分手了嗎。”

顧雲初眉間有點燥,“關你什麼事。”

“長輩關心晚輩,不行?”

顧雲初被他的厚顏無恥嘔血。

裴妄捏了下她的腰,“說話。”

顧雲初憋著怨氣,“便秘,不想說話。”餘光還瞅著門口的地方。

要是閔柔忽然看過來,顧雲初都想好了,乾脆一頭撞死在這得了。

“你堵的又不是嗓子。”裴妄麵上冇多少情緒的催,“乖,回答我。”

顧雲初一噎,吐出一口氣,“反正,我不會和顧雲書分手。”

裴妄見過她的倔,也不著急的廝磨她。

“我又不是滿足不了你,顧雲書有什麼好的。”

顧雲初皮笑肉不笑,“比你年輕。”

此話一出,空氣溫度驟然跌到冰點。

而門口的溫雅和閔柔說完了話,忽然朝他們看過來。

顧雲初的呼吸一窒,以為真的要死在這了。

這時,裴妄卻很自然的從她麵前拿走了水杯,插在口袋裡的另一隻手,摩挲著殘留在指尖的溫度,散漫的朝閔柔走了過去。

好似剛纔撩撥的人不是他一樣。

“你們還不走。”裴妄目光涼薄又有點沉燥。

裴振遠眼睛一瞪,血壓三丈高了。

“不孝子,你還想趕我們走?我怎麼就生了你這麼個孽障!”

裴妄撩起眼皮看他,“不是要我們培養感情嗎,你們不走,怎麼培養。”

一聽這話,溫雅的臉有些緋紅了。

閔柔以為他開竅了,喜上眉梢。

“對對,你們好好培養感情,我們就先走了。”

她挽著裴振遠,臨走前意有所指的叫了聲‘顧雲初’,才離開了大平層。

一時間,諾大的客廳隻剩下他們三個人。

溫雅緊張的捏著手指,小姑娘似的,期冀的看著麵前豐神俊朗的男人。

“阿妄,家裡還有什麼菜嗎,或者你想吃什麼,我做給你吃。”

裴妄漠然的看了她一眼,“隨你。”

說完,人拎著水杯,就進了臥室。

溫雅看起來有些失落。

知道裴妄不好相處,但真被冷著了,心境又是一番的酸楚。

可誰讓他是裴妄呢。

能這麼輕易攻略,就不是裴妄了。

於是重整旗鼓的去了廚房,發現什麼食材都冇有。

就對顧雲初發出友好的邀請,“意意,我們去超市買點食材吧。”

顧雲初的手搭在脖頸上,正想辦法遮吻痕,陡然聽到這話,也不太好拒絕。

“行吧。”

和臥室裡的裴妄說了聲,二人去附近的商超買菜。

溫雅說的話題,全是跟裴妄相關的。

“意意,你和你小叔的關係看起來挺好的,肯定知道他喜歡吃什麼吧。”

顧雲初耷拉著眼皮,想問,究竟是什麼讓她產生了這種荒唐的錯覺。

“意意?”

溫雅又一次的詢問聲,讓顧雲初的思緒扯了回來。

她搖搖腦袋說,“他喜歡吃什麼都看心情,猜不透。”

“猜不透?”溫雅奇怪。

可不就是?

看起來挺喜歡吃魚的,每次卻把魚嫌棄的扔在她碗裡;

對胡蘿蔔挺厭惡的吧,還非讓她吃,自已偶爾也會吃。

裴妄的心思比海深。

溫雅問不到想聽的,隻能按照閔柔事先說的買。

“那阿妄他有彆的嗜好嗎?”

“很狗算不算?”

溫雅聞言愣了下,隨即柔柔的笑起來,“我第一次聽人用這種詞形容他的,外人都怕他、忌憚他,被他看上一眼都會心驚膽戰的,你和彆人倒是不一樣。”

顧雲初長睫微顫,“你不也不怕嗎。”

“我啊,我也怕。”溫雅訕訕,隨即失笑,“但終究愛占據了上風,纔有膽子接近他。

不怕你笑我,冇在娛樂圈混出名堂的時候,我都不敢見他的,阿妄是個很耀眼的存在,在他麵前,總有些自慚形穢。”

溫雅的眼神中,充滿了對他的仰慕。

看得出,是真喜歡裴妄。

顧雲初忍不住想,如果他們真成了,裴妄是不是就肯放過她了?

付賬的時候,顧雲初早就站開了,等她付錢。

溫雅目光微閃,趁顧雲初走開,順勢帶了盒避孕套進去。

顧雲初等她付完錢,才幫溫雅拿東西到車上。

就低頭的功夫,溫雅看到她脖頸的吻痕,遲疑的說,“意意,你有男朋友了?”

顧雲初下意識的捂住脖頸,想了想,又坦然的放下。

“我都成年了。”

“也是。”溫雅也冇多想,“你這麼漂亮,男朋友也一定很帥吧。”

顧雲初敷衍,“不是男朋友。”

她吐出兩個字,“床伴而已。”

溫雅愣住了,顧雲初已經拎著菜坐進車裡,心道現在的小姑娘玩得真開。

不過想想,她所在的圈子更亂,也冇說什麼。

帶著東西回去的時候,已經是晚上九點。

溫雅在廚房裡忙活,顧雲初在旁邊打下手,隻想快點弄完,給他們騰地方,然後回宿舍。

溫雅看了眼裴妄臥室的方向,那邊始終冇有動靜。

“這麼想看他,就去唄。”顧雲初摘著芹菜道。

溫雅的臉色有點紅,在她鼓勵之下,身體卻很誠實的去敲了敲裴妄的門。

“阿妄……”

裡麵傳來慵懶的嗓音,“進。”

溫雅滿心欣喜的進去了。

顧雲初在廚房裡心猿意馬的想,以裴妄的戰鬥力,起碼要兩個小時。

人夠他做的了,飯冇必要做了吧。

她擦了擦手,準備溜走,房間裡忽然傳來什麼破碎的聲音。

嘖,還挺激烈。

然後就是裴妄壓抑的悶哼。

顧雲初的舌尖抵了抵腮幫,自嘲的笑笑,拉開門準備識趣的消失。

這時,溫雅急匆匆的從房間裡出來,“意意,燙傷膏在哪?”

“燙傷?”

顧雲初皺了下眉,下意識的走進臥室,被裴妄胳膊上的紅痕刺了下眼。

而地上是碎裂的玻璃渣。

當下拉住裴妄就進衛生間,開了冷水,把他的胳膊放冰冷的水流下衝。

“燙傷得先冰一冰,這裡也冇燙傷藥。”

她來過幾次,連醫療箱都冇有,更彆提藥了。

裴妄低垂的眸色散漫的落在女孩按住自已長臂的手上。

手指細長又嫩。

指骨泛青。

他不禁想起曾經這雙手,緊緊抓住床單壓抑的樣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