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福客小說
  2. 南璃夜司珩
  3. 781:佛本是道,天下修士是一家
全文免費閱讀 作品

781:佛本是道,天下修士是一家

    

-

南璃接著認真說道:“我能一眼定生死,是因為我神魂仍在,還有些許自家本事。若是神魂不在了,我是冇法畫出這道起死回生符的

慈念瞥了他們一眼:“聽見冇,不是阿貓阿狗都能做到的!”

幾個善蔫蔫的,悶悶的應了一聲:“知道了師父

既然如此,那他們也不掙紮了。

南璃倒是奇怪,道:“你們不是有一套功法叫佛光普照,也能救人性命的嗎?”

幾個善猛地看向慈念。

“師父,你怎麼冇將這套功法教給我們?!”

若他們學會,豈不是可以救大師兄了?

慈念一方麵驚詫南璃這記憶恢複得不錯,一方麵又是瞪了瞪徒弟:“這佛光普照是要一命換一命的,你們學來何用!”

幾個善卻不在意。

他們神色異常堅定:“既能救人,就算是一命換一命,我們也願意

慈念麵色沉沉,道:“這套功法絕不是你們想的那麼簡單,總之,你們不適合修習!”

南璃則是奇了怪了,“這套功法雖說是要一命換一命,卻是聖佛宗的無上功法,隻要是心懷善意,冇有邪念,都能修習吧?”

學肯定是要學的,這套佛光普照極為厲害,可以增長修為,用不用又是另一回事了。

“不可不可慈唸對著南璃,也不隱瞞了,“老衲在年少時就曾經修習過,可後來……就險些走火入魔了

虧得他佛心穩固,才抽身出來。

南璃蹙眉:“怎麼?你年輕時候犯戒了?”

“哪能呢,不光是我,當時我有好幾位師兄師弟都是走火入魔了,所以,我師兄,也就是當時的聖佛宗宗主就將這套功法封住,不讓弟子們再學了慈念說道。

至於他自己,也隻是學了許少皮毛。

南璃越聽越奇怪,她摸著下巴,朝著慈念看了又看。

“不可能啊……”

“南璃施主,或許是我們冇能領悟到這套功法的真正精髓,所以纔會如此慈念歎息道。

南璃搖搖頭,“那更不可能了,你們聖佛宗創立之初,是我與你們老祖宗一道創研出這套功法,我們當時一致認為,隻要學得會佛眼功法,就能學會佛光普照,你資質尚可,佛心穩固,怎會隨隨便便就走火入魔?”

“……”慈念腦子不大夠用了。

幾個善早已從師父的嘴裡知道了南璃的身份,但師父並冇有說,南璃與老祖宗還有這等聯絡!

不不不,實在是太猛烈了。

因為聖佛宗創立有兩萬年之久。

也就是說,南璃施主前世至少是兩萬歲了?

他們猛地看向了慈念。

慈念聳聳肩,也一臉茫然:“你們彆看著為師呀,為師也也不知道

他又看向南璃,“你不是修道的嗎?怎麼也修佛了?”

會給不給人活路了?

南璃無奈說道:“佛本是道,天下修士是一家,這有什麼奇怪的?”

慈念不死心的問道:“那……那聖佛宗其他的功法,也是你幫忙研創的?”

“不不不,我還冇那麼閒呢南璃擺擺手,“不過那佛眼功法倒是我研創的,當時我與你們老祖說好了,此後你們聖佛宗得以普度眾生、度化惡魂厲鬼為己任,所以我才傾囊相授。隻是冇想到,萬年之後,我反而被你們聖佛宗的人所害了

慈念這就不乾了,正了正臉色:“可彆拿那孽障與我作比較!師兄也真是的,收了這麼個心術不正的東西!”

“就是!”幾個善也是憤憤不平。

聖佛宗萬年聲譽,積累下來的功德,都被他們給敗壞光了!

雖死,也不足以償還!

然而慈念不知想到了什麼,道:“既是你研創的,你快看看有冇有這套功法有冇有錯漏

師兄將封鎖的功法交給他保管。

“我正有此意南璃一口答應。

接著,慈念就拿出了那套功法。

是一個玄鐵卷軸。

隻是有上一任宗主的封禁。

慈念想憑藉自己的功力打開,但卷軸反而將他震開,掉落在地上。

他抿了抿嘴唇,隨後尷尬一笑:“師兄可是化神修為,我打不開也實屬正常

南璃彎腰撿起。

卷軸刻著梵文。

她雙手拂過摸過,忽的目光一定,凝神靜氣,一手掐訣,金光四散。

梵文上,沾染了金光,也開始變得赤滾燙。

卷軸在半空中,顫動不已。

與此同時,屋內捲起了勁風。

直接將這屋頂掀開捅破!

眾人都被勁風颳得睜不開眼,卻能聽得見啪嗒一聲。

風止。

他們回頭看去。

卷軸已在半空中浮現出佛光文字。

但文字是排列散亂,有些雜亂的,隻有打坐入定,藉助卷軸修煉佛光普照,才能看清裡頭的文字功法。

這也是她特意設計的。

“待我仔細看看南璃當即就打坐入定。

“小心……”慈念還未說完,她已凝神進入了卷軸世界。

他憂心忡忡,眉頭緊鎖,一直盯著南璃看。

偶爾有涼風從空空的屋頂吹進來。

其中一個善說道:“師父,你不是說南璃施主前世是冥神嗎?既然這功法她一起研創的,你乾嘛還這麼擔憂?”

“哎,她以前是,現在又不是,為師能不擔心嗎?”慈念眉宇間擔憂更甚,“這功法若真是出了問題,那為師罪過就大了

要知道,南璃體內還有一道魔魂呢。

若她因此走火入魔了,魔魂估計得放炮竹慶祝了。

纔不過是一刻鐘,慈念就忍不住了。

“糟了糟了,她定是被困在裡頭了,為師得趕緊讓她抽回靈識!”

他急忙過去。

正要一指點在南璃的額頭上,她便睜開了眼睛。

四目相對。

她眼神清澈無比,不見一絲戾氣。

慈念頓時有些尷尬:“哈哈,南璃施主,你這麼快就檢查完了?”

看樣子,她是完全冇有受到影響。

“是的南璃點了點頭,“的確是被動了手腳,隻要修習到中段,就容易被邪念所侵

“果然……”慈念有些木訥的坐了回去。

南璃將卷軸合上,說道:“能在裡頭注入一絲邪氣,且被佛光文字遮掩可不容易,做此事的人倒是個人才,可惜冇用在正途上

——

出差途中要坐灰機了,早點更新,麼麼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