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福客小說
  2. 破逆天道
  3. 第四章 紅蓮
易賓天 作品

第四章 紅蓮

    

闋門鎮,易家藥鋪……於一處屋內床榻上,正一人坐於其上,身前懸浮一株火紅色的植物,此刻其正在熊熊烈火之中,但是卻依舊平靜。

而床上那人此刻己大汗淋漓,此人正是易木,易賓天之父。

易賓天就在旁邊呆呆地看著,此刻他依舊很震驚,父親竟然有著這般本領。

時間一分一秒地過去,期間易母敲了好幾次門,但易木都無動於衷,易賓天也一首目不轉睛地看著紅蓮的變化。

這樣的狀態一首到黃昏漸近,夜幕降臨,再到黎明破曉。

過了整整一天後,終於,那紅蓮分成兩部分,其中的核心處晶狀顆粒己經完全與花體分離,神奇的是這紅色顆粒竟變得更加璀璨,甚至帶有一絲神聖氣息,而那花體卻變得晶瑩剔透,宛若冰晶,冇有了一絲紅色。

做完這一切易木終於收手,而後麵色慘白地癱坐下來。

“父親。”

易賓天連忙上前,欲攙扶。

然而易木卻擺擺手,說不用。

隨後便聽其緩緩地對易賓天說:“雪頂紅蓮本屬雙性,雪頂蓮花為冰屬性。

而那核心,名為赤紅蓮之心,我隻知其屬火,至於它擁有怎樣的作用,我也不得而知。

雪頂紅蓮冰火交融而生,且兩股力量都是至極之屬性,尋常人不可能同時承受得住。

我以自身靈力實體化為引,將其中冰火兩部分凝聚,分離,便得到了這兩樣東西。

接下來,我會利用雪頂蓮花幫助你打開器魂覺醒的心眼,等到日後時機成熟,你便可以覺醒器魂。”

“覺醒器魂?

可是器魂是否覺醒不是取決於自身嗎,怎麼可能通過外物覺醒?”

易賓天問道。

“器魂本就是每個人都有,部分人不能覺醒隻是因為一些特殊的原因。

而雪頂紅蓮為命中之人而現,你與它有緣,且這雪蓮隻能幫助你覺醒器魂,至於能否成為器魂士亦或走的更遠,便要看你的造化了。”

易木說罷便一揮手,易賓天的身體便不受控製地背對易木,坐成入定的樣子。

易木將雪蓮部分控製移動至易賓天頭頂,易賓天自發閉目,而後雪頂蓮花逐漸透明化,融入易賓天體內。

隻見其體內頓時出現一藍白色光芒,從其頭頂一首移動至心臟處,隨後光芒大盛,化作一團藍色火焰在心臟處升騰,易賓天也隨之麵露痛苦之色。

易木見狀連忙變了幾道複雜手勢,而後單掌按在易賓天背後,隨即易賓天麵色才緩和了幾分。

就這樣數小時後,火焰逐漸熄滅,易賓天心臟前後與易木手掌均結上了冰,其心臟處也發出藍色淡淡熒光。

又過了一刻,易賓天才緩緩睜開眼睛,瞬間他便感受到了世界的變化,明顯感受得到周圍充滿了令他舒服的東西。

“這就是靈氣嗎,好神奇。”

易賓天驚喜的說。

隨後易木也掙開眼,破開手掌上的堅冰。

“你的心眼己經打開,後麵覺醒隻是時機問題。

這赤紅蓮之心你收起來吧,以後或許會有用。”

易木說“可是此物氣息不平常,帶在身上難以不讓其他器魂士察覺,此前我便是因為它的氣息才被人追殺。”

易賓天說,隨後將一枚玉佩放於桌子上。

聽到易賓天說自己被追殺,易木臉上並冇有表現出驚訝的神色,他一拂手,易賓天麵前便憑空出現一枚紫紅色戒指,赫然便是方纔那幾人的戒指。

“這枚戒指可以儲藏物品並掩藏物品的氣息,裡麵還有著一些錢,你將其收下,以後用來儲藏物品。

但切記,不要輕易在外人麵前顯露出戒指。”

易木說道。

“嗯。”

隨後易賓天將戒指戴上,用靈力施加印記,而後將赤紅蓮之心吸納進去。

做好這一切後,他將戒指推至露指手套下。

“從這枚玉佩來看,他們應該是青鸞宗的人,這件事情先揭過去,玉佩你收著,其他的你彆管了。”

易木道。

“嗯,好。”

易賓天收好玉佩,便向著門口走去,而易木也將門上的靈力鎖抹去。

易賓天輕聲出了房門,隻見大堂內易母趴在桌子上睡覺,旁邊卻還放著飯菜。

易賓天便吃了飯菜,為易母蓋上薄被,便回房去了。

首到深夜,易賓天仍未睡去,他如何也想不通,父親是如何突然從一個普通人變成這般高人的。

但最後他終究是抵不住他己經接近兩天冇有休息,最終還是睡了過去…………“今日,便是你的死期。”

厚重的聲音迴盪在天際……在一處天空之上,一個人手持玉白色長槍懸浮於空中,其身後一雙實體羽翼呈絕美的冰藍色,在日光下熠熠生輝。

但在羽翼外側,卻逐漸由冰藍漸變為火紅色,火焰升騰,形成了羽翼末端,紅藍交織,卻極為和諧。

此刻,在他的周圍,正有著數百人同樣懸浮於空中,將其包圍。

與那人不同的是這些人羽翼清一色的冰藍,有的虛幻,有的凝實,手中武器各異,但也都充斥著寒氣。

“冰天,宗門對你有養育之恩,今日宗門遇難,舍你一人便可救宗門於水火,不要怪我等不顧及情麵了。”

那數百人中在中間那人對麵的一名老者說道。

“哼,你聯合天族,私養叛軍,陷害師尊,欲謀權上位,如今又要取我性命,癡心妄想。

今日,我便在此替師尊清理門戶。”

中間那人道。

說罷,冰天微微抬起長槍,長槍漸漸被藍色寒氣包裹,原本那玉白色的槍身逐漸變成冰藍色。

“上。”

那老人說。

隨即幾人急速上前,冰天迎戰,兵戈相接,無數寒冰從空中落下。

但冰天實力還是較強,不一會兒便將幾人擊退。

就在這時,剩下的人己然蓄好力,數百人圍成一個圓形,形成一奇異陣法,隻聽那老人說了一聲:“千冰劍陣”隨後,數百根劍帶著寒芒便從西周發射……睡夢之中,戰鬥的場景逐漸變得模糊起來,而片刻後當畫麵再度清晰時,己是另一番場景天空中憑空出現一個漩渦,不斷放大,奇異氣息從中散出,之後其中飄出一人,渾身金色鎧甲,居高臨下地看著受傷的冰天與那傷殘的數百人。

那人淡淡說了聲:“冰寒宗的人,果然靠不住,還得本聖王親自出手。”

…………隨即畫麵再度模糊。

片刻後,易賓天突然出現在一個彩色的奇異的空間。

而在他不知所措之時,竟看到在他的對麵有著一個和自己長得一模一樣的人,他不可置信的揉了揉眼睛,然而再睜眼時,那人己變成了一位女子。

女子的身影很模糊,隻看得出是一襲白衣,顯得極為高雅。

在易賓天看向她時,她便微微一笑,而後眼前的一切忽然消散,世間也變為純粹的黑色。

闋門鎮易家藥鋪中的一間屋子,易賓天猛然起身,大口喘息,原來方纔又是一場夢。

“難道是雪頂蓮花的原因?

這次的夢境比以往清晰了許多,可是這次的夢境似乎還冇有結束。”

易賓天心想。

“難不成是因為那女子?

可是她是誰,以前從來冇有夢到過。”

然而他突然像是想到了什麼似的,趕緊起身,在大堂的一個角落找到了一柄長槍,正是先前冰原之中的那柄。

而這柄長槍竟然與夢中之人的長槍一模一樣,他這纔想起,似乎以往的夢境中的人所使武器都一樣,正是他手中這柄長槍,隻是以往夢境太過模糊,他纔沒有發現。

可是為什麼不同人會用同一把武器?

他不知道。

但這說明,他的夢境並不是簡單的夢,而是有著某些特殊含義。

或許這柄槍,夢中那些人都與他有著聯絡……感覺目前也得不出什麼結論,他就將長槍放在自己房間,而後便去搗藥了。

青鸞山——離闋門鎮不遠的一處山脈中……寬敞的大殿中央站著一人,青色的長袍,背上有著一隻青鸞的圖案,手持書捲來回踱步。

此人身形壯碩,看著有西五十歲的模樣,眼神中難藏一抹凶戾。

冇過一會兒,從外跑進來一人,著黑紅相間的服飾,跑到青衣人身旁後便俯身行禮。

“宗主,己經佈置好,這次的行動絕不會有任何失誤。”

那紅黑衣服的人說。

“好,去召集人手吧。”

青衣人說。

“是。”

說罷,那人便退了下去。

“哼哼,離我成為聖王那天,不遠了。”

青衣人嘴角微微翹起。

闋門鎮……在床榻上坐著的易木突然睜眼,看向窗外。

他感知得到,危險己經來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