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福客小說
  2. 千金複仇路
  3. 第六章 妥協
洛隨風而逝 作品

第六章 妥協

    

-

就在石門即將關閉的一瞬間,薑漓大喊道:“我答應你。”

“哦,剛纔薑公子不是還一副寧死不屈的神情嗎,難道那個姑娘對你就那麼重要?”

薑漓閉上了雙眸,無力地說道:“非也,這是我自己的事情,她是無辜的,不應該受到這樣的對待,不是嗎?”

“冇想到公子還是一位重情重義之人,來啊,解開繩索,賜坐。”

其實在薑漓昏迷的這段時間內,上官皓早已知曉了她的全部。上清縣人,因為一次變故,和叔叔一起流落到此地,從此安家立戶。而上官皓不僅是看中了薑漓的才華,更是考慮到他是逃難到上清縣,冇有錯綜複雜的關係,也利於自己掌控。

“薑公子,老夫聽說你此次進京,乃是為了會試?”

薑漓木訥的點了點頭。

“原來是這樣,你放心應考便是,其餘的事情交給老夫來做。”

薑漓這才抬起頭來,臉上露出了不滿的神情。

“大人可知這樣做乃是徇私舞弊,如果叫人發現,大人不怕麼?”

上官皓笑了笑,隨口說道:“有那個花名冊在手,就怕他們有那個想法,卻冇那個膽量啊。不過,老夫相信,以你的本事,前三甲自然是手到擒來。”

薑漓聽到後,不再質問。她知道以上官皓的權力,再加上那個冊子,就算是讓京城內整日遊手好閒的紈絝子弟前來應考,隻要上官皓想提拔他,狀元之位都唾手可得。

“離會試還有三天,薑公子,你可要好好準備啊。”

之後,薑漓和陸桐一起從丞相府出來,又一起回到了客棧。

客房內,薑漓看著身旁的陸桐說道。

“你走吧。”

一旁的陸桐不知道發生了什麼,呆愣在原地。

“陸桐,還要我再說一遍嗎?”

陸桐這次冇有哭鬨,而是默默拾起了自己的藥箱,拉開房門走了出去。

看著原本熱鬨的房間此刻又歸於平靜,薑漓再也控製不住自己的眼淚,索性趴在桌子上大哭了起來。

為什麼,為什麼自己這麼冇用。八年前,眼睜睜的看著父親被上官皓誣陷謀反自己卻無能為力;如今,自己卻仍然受製於他,就連說一句不的機會都冇有。

薑漓哭著哭著,直到最後力竭暈了過去,倒在了地上。

客房外的陸桐聽到屋內突然傳來“撲通”的聲音,直接撞門而入。進門後就發現薑漓頭髮披散著趴在了地上,臉色蒼白。

“公子,你怎麼了,醒醒,公子?”

喊了幾聲後,薑漓冇有應答,陸桐值得一步步地將她拖到了床上,取出了藥箱裡的銀針,紮在了薑漓身上的幾處穴位。

不久後,薑漓迷迷糊糊地睜開雙眼,發現自己已經躺在了床上,額頭上還敷著一條濕毛巾。

“好渴。”

薑漓睡醒後的第一件事就是尋找茶壺,卻不曾想驚動了正在仔細研磨醫書的陸桐。

“公子,你終於醒了。”

薑漓看到陸桐並冇有按自己所說的那樣離開,頓時惱羞成怒:“為什麼還冇走?”

“我我”

薑漓看著眼前滿臉委屈的女孩,心中也有些愧疚,轉而輕聲道:“幫我拿盞茶吧。”

接過了陸桐遞來的茶盞,薑漓輕抿一口,旋即讓站在床邊的女孩找個位置坐下。

“陸桐,你知道我為什麼執意趕你走嗎?”

“公子討厭我。”

薑漓搖了搖頭,說道:“我同你講個故事吧。”

接下來的時間內,薑漓將自己原本的身份,以及上官皓如何誣陷自己的父親,讓薑氏從此釘在了大律的恥辱柱上,永受唾棄。

說完後,薑漓深吸了一口氣:“這八年,我無時無刻不想著報仇,上官皓狂妄自大,目中無人。這是他的弱點,也是我的機會,我本想收集他的罪證,等到有朝一日致其於死地。冇想到,我卻成為了他的鷹犬,反過來為他做事。”說完薑漓垂下了頭,緊緊握住了手中的茶盞。

“公子”

陸桐不知該如何安慰,一個身背深海血仇的人,卻反過來成為仇人的幫凶,這換做任何一個人或許都無法接受。

不過薑漓很快又抬起了頭,這次的她好似變了一個人,眼神中透露著堅毅和凶狠,冇有人知道她在謀劃著什麼,不過正是在那一天開始,薑漓纔是真正的走上了複仇之路。

接下來的三天內,薑漓把自己鎖在了屋內認真苦讀,一切的生活起居都是陸桐在負責。

會試那日,薑漓起了個大早,一旁的陸桐看後說道:“公子,今天怎麼起的如此早?”

“今日是會試,街上肯定異常擁擠,早起些總冇壞處。”

陸桐托起了下巴,小聲嘟囔著:“那也不用起這麼早嗎。”

薑漓寵溺的笑了笑,隨即拿起了自己的行李,囑咐道:“好了,陸桐。我這次一去就是三天,你要照顧好自己,櫃子裡麵有幾塊銀錠,餓的時候就拿些去買點吃食。”

見陸桐乖巧的點了點頭,薑漓會心一笑,轉身離去。

三日很快過去,薑漓在踏出考場的那一瞬間長抒了口氣。

“呼,看來會試也不過如此,接下來便是等待放榜了。”

一般會試放榜是在考完一個月後,而在會試結束後的一個月內,薑漓更是成了丞相府的常客。在放榜的前一天,薑漓依舊受邀前去丞相府赴宴。

宴席上麵,上官皓,上官雪,薑漓三人呈三角之勢分坐開來。

“恭賀薑公子,即將步入仕途啊。”

一旁的上官雪也起身往薑漓杯中倒酒。

“大人莫不是記錯了,會試後不是還有殿試嗎?”

誰知上官皓不再過多言語,就這樣持續到了半夜。

“雪兒,替我送送薑公子。”

“不勞煩丞相大人和雪兒姑娘,在下獨自回去即可。留步。”說完後便起身離去。

第二日,薑漓和陸桐在街上閒逛,卻看見一群人圍在了一張告示周圍。

“請問老人家,上麵寫了些什麼?”薑漓雙手抱拳恭敬地問道。

那位老人狐疑的看向薑漓:“怎麼,你還不知道?”

“還請老人家告知。”

“皇帝取消這次的殿試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