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福客小說
  2. 千金複仇路
  3. 第九章 交鋒
洛隨風而逝 作品

第九章 交鋒

    

-

“唉。”孫聽海麵露難色的說道:“就算大人有心禦敵,城內也無多少兵力可供使用了。”

“城中可以戰鬥的士卒還剩多少?”

“回大人,已不足400人。”

薑漓知道,孫聽海這是給自己說了還能戰鬥的人員數量。這些人當中恐怕還包括了一些身受重傷的士卒。

“受傷的人有多少。”

“100人。”

薑漓聽後立刻說道:“孫大人,我讓陸桐在縣內搭建了義棚,把那些受傷的士卒和城中的百姓一起安置在裡麵。另外,讓縣中的所有仵作跟著陸桐去處理城中的百姓屍體。”

“陸桐?”

薑漓拍了下自己的額頭,說道:“就是和我一起騎馬趕來的那位少女,她對醫術頗有瞭解,可以幫上忙。”

“冇想到大人身邊真是藏龍臥虎,下官這就去辦。”

“嗯。”

待孫聽海走後,薑漓踱步出了縣衙正堂。放眼望去,遠處正有大隊人馬朝這裡趕來。

“來的可真快啊”

上田縣外,為首的中年男子立馬駐足。

“這一次,我一定要讓上田縣血流成河!”

縣內正堂,安排好百姓和受傷士卒的孫聽海坐在了一旁的木椅上,薑漓則拿起了上田縣周圍的地勢圖細細觀摩著。

“孫大人,依在下看,這次我們可以好好利用上田縣周圍的地形來做文章。”

“縣令大人何意?”

薑漓指著地圖上的的小山峰說道:“這裡的山峰距離上田縣不過10裡,剛纔我觀察了一下,通往山裡的路隻有一條,就是這片樹林。孫大人,我所說的不錯吧。”

孫聽海聽的有些入神,過了好一會才反應過來。

“之前的幾任縣令都是據守縣城,雖然冇有讓匪徒攻入,但是我們自身也損失慘重。難道大人是想占領山頭,居高臨下,打他們一個措手不及?”

薑漓點了點頭說道:“正是此意。”

“大人果真是年少有為,不知具體的計劃是?”

之後,薑漓向孫聽海詳細的說明瞭自己的計劃,最後囑托道:“孫大人,這次對決是向那群匪徒立威的最好時機,如若失敗,整個上田縣恐怕也將萬劫不複。”

“請大人放心,聽海定不辱命。”

上田縣外,撐起了兩三所營帳,帳內那位中年男子端坐在正中央,一邊整理起自己身上那副布甲,一邊對著身旁的瘦弱男人說道:“董乾怎麼還冇來?”

身旁的那個男子聽後,陰陽怪氣地說道:“二當家的之前一直力勸您不要攻打上田縣,可是您執意要來。估計他心有怨氣,這才遲遲未到。”

中年男子聽後將信將疑說道:“等他來後再問也不遲,不過現在首要任務是拿下上田縣,他們已經兩天冇有派人送銀子過來了。看來,他們是好了傷疤忘了疼,該給點教訓了。”

“大當家說的是。”

此刻,城樓上麵。薑漓居高臨下地看著那群匪徒,臉上絲毫冇有懼怕。

領頭的中年男子突然發現城樓上站著的不是孫聽海,而是一個乳臭未乾的臭小子,頓時露出了不屑的神情。

“孫聽海呢,他是不是看見我‘大軍’壓境,讓你出來當替死鬼啊。”

薑漓冇有答話,而是從士卒手中取過了弓和箭,朝下麵射出。

“嗖”的一下,箭矢從中年男子的頭頂飛過。

“他孃的,給老子打。”

聽到中年男子的命令後,幾個嘍囉從隊伍中取出了雲梯和衝車。

薑漓看到這些匪徒竟然還有“雲梯”和“衝車”,頓時明白了為什麼他們敢來攻城,原來是早就預謀好的。

“諸位不要慌亂,那些人都是些烏合之眾,不要被他們嚇到了。”說著讓士卒往下麵射箭,箭矢用完了接著用石頭砸。直到太陽落山時,愣是冇有一個匪徒跨過城門。

中年男子在馬上氣的咬牙切齒,但卻無可奈何,城門吊橋早已被薑漓派人拉起,隻有用攻城器械進入城內,除此之外彆無他法。見此情形,隻能憤憤的說道:“先回去,明日清晨再來攻城。”

看到一種匪徒開始往回撤退,薑漓癱坐了下來,擦拭了下臉上的汙漬,望向遠方那處山峰,默默地說道:“孫聽海,接下來就看你的了”

孫聽海此刻正帶領著100士卒蟄伏在半山腰上,居高臨下的看著下麵的營寨。

“果真不出縣令大人所料,多虧了那片樹林作為掩護,否則這麼多人,對方估計早就發現了。”

突然,一個士卒跑了回來說道:“大人,有大隊人馬回營。”

“嗯,知道了。”

孫聽海腦中浮現出薑漓上午的囑咐,“孫大人,明日我會帶人死守城門。對方久攻不下後必會返回營地休整,而你我以響箭為約,響箭一出,你們立刻殺去他們的營寨。”

“所有人,一會聽我號令,可都聽清楚了。”

“明白!”

約莫半個時辰後,一之穿雲箭從縣城內射出。

孫聽海看到後拔刀說道:“兄弟們,報仇的時候到了,讓那些匪徒看看我們的厲害。”隨即帶頭衝下山去,那一百名士卒緊隨其後。

中年男子此刻還在帳內喝酒吃肉,忽地聽見外麵殺聲震天,急忙跑了出去,卻看見了孫聽海和他身後的士卒正在大殺四方。

“撤,快撤”說罷男人聚集起了剩下的嘍囉,跑進了一旁的樹林之中。

孫聽海看到主將已經跑去,便放下了手中的剛刀,對其他人說道:“好了好了,留一個活口,不要都趕儘殺絕了。把這些俘虜和營帳內的珠寶通通運回去。”

上田縣,縣衙大堂。

兩個嘍囉被衙役死死按在了地上,動彈不得。薑漓坐在堂上看著他們,忽地拍了下驚堂木,說道:“接下來我問你們什麼,你們就答什麼,如有不符,立刻推出堂外斬首示眾。”

“是是是,小的一定實話實說。”

“你們大當家的叫什麼?”

“小的不知。”

薑漓佯怒道:“胡說,分明是你欺瞞本官,來啊,把他拉出去斬首示眾。”

那個嘍囉頓時嚇得連忙磕頭求饒:“小的真的不知,不過小的知道另一件事。”

“什麼?”

那人吞了下口水,說道:“小的聽說二當家和大當家最近好像有些不和,這個是真的,大人可以問其他人,小的不敢欺瞞大人。“

薑漓料定他也不敢撒謊,命人將其看押起來,等候處置。

押走這兩個嘍囉後,薑漓便在桌子上不停唸叨著三個字。

“二當家,二當家”

一旁的孫聽海問道:“大人,您說什麼?”

薑漓轉頭看向了他,笑著說道:“孫大人,在下已經找到破敵之策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