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福客小說
  2. 情終
  3. 初會 學長
吹掩 作品

初會 學長

    

-

如果…你遇上了一個很像你曾可能愛過的人,你會想起那個他嗎?

2013.7.9,來拿的東西的同學居然有些像他,或許是太過相似,我把從前的遺憾試圖在他身上挽留,可惜冇用。

我不討厭這個人,甚至替他做掩護,陪他看了場從前未能開完的畫展,學著從前的模樣。

我以為我可以放下,但夏晴鐘的出現,讓我明白我隻是想贏過十七歲的他,一次。

“周老師,您在嗎?”一雙手推開了門,門外傳來許多嬉鬨聲,還夾雜著一句男聲。

“丁湎然?進來!”

門內坐著一箇中年人,帶著眼鏡,正批改著手中的卷子。瞧清楚門外的人便停下了手中的動作。

“老師,您找我有什麼事嗎?”

丁湎然站在一旁,問道。

“噢,你看看,這成績。”周老師指著桌上貼著的圖表說。

丁湎然順著這方向看去,纔看清桌上那是張成績單。他看了看老師的臉色,慘敗的很。

心中料想不妙,就蹲了下去,開始在紙上認真尋找起來,看到自己名字的瞬間,眉頭有些皺,就站了起來。

“還行啊,老師,倒數第五。”他把手揣進兜裡,笑著說。

“倒數第五?這好?”周老師臉色冷了下來,歎氣道:“算了,今天也不主要為這事,成績還得多靠自己,我說多了你也不會聽。”

“老師請你幫個忙。”說罷,他從抽屜中抽出張照片來。

丁湎然靜靜聽著,聽到這話不由愣了片刻,“什麼?周老師,雖然咱倆關係好,但我可什麼都不會。”

周老師被他的反應一驚,扶額道:“又冇多大事,你怕什麼,老師請你喝來家裡吃飯。。”

丁湎然一聽,那聲音逐漸硬氣了下來:“這也不是不行。”

“老師記得你是住在南新的那個小區的吧,我有個以前的學生住那。”

他把大合照麵向丁湎然,用手在照片上指了指。

那人穿著青藍色的校服,身旁是除周老師以外的三個人,其中笑得最勝的,和他攀談著。

“想麻煩你幫我跑一趟,拿幾樣東西,明天帶來就行。你是走讀生吧?”

周老師把照片放回桌上,嘴上是在詢問丁湎然的意見,手卻已經在紙上寫下了位置,不等他拒絕就塞到他手中。

“等等啊…老師,我不住那了。”丁湎然看過紙條,連忙擺手。

“我爸回來了,我得去他那住了。”他尷尬笑道,臉上卻是掛不住的笑容。

“夏揚禮也住那,我幫老師您問問吧。”

周老師笑道:“也行,那冇什麼事了,你回教室去吧,好好休息再學習。”他淡淡瞧了眼丁湎然。

丁湎然隻轉身就走,道:“好的,老師再見。”

直到第二天早上,夏揚禮才收到訊息——老夏,周老師有令,到你小區六棟432家取包裹,請前往,就你家對麵吧,謝啦。

配圖還發了個大黃花叼玫瑰親吻的表情包。

夏揚禮看著,一陣惡寒,但也隻是輕聲道:“六棟?432…你管對樓叫對麵!”

但他還是乖乖記下了地址,一清醒就趕著下樓找地址。

他在四週轉了一圈,心裡糾結了半天,看著門牌號,終於纔敢在門口停下,並敲響了門。

過了很久,門始終冇有打開。

夏揚禮便開口大喊:“有人在嗎?周老師拜托我拿東西的,麻煩開下門。”

“等等。”

屋內傳出聲音,是個男生,聲音低沉還有些沙啞,好像還伴隨著重物掉地的聲音。

不一會,門開了,開門的是個成年男性,頭髮亂糟糟的,半遮住眼睛,身上還穿著睡衣,淺白色,腳底下是雙綠配黑的拖鞋。

他伸出右手將碎髮撥到了耳後,整張臉才顯露出來,左臉正中間有顆痣,並不是很顯眼。

但耳上的痣因有耳釘的襯托有些清晰。

這個人注視了夏揚禮一番,確認是照片中的人後,終於開口說話:“你先進來等吧。”

說罷,他就轉身進了臥室。夏晴鐘也乖乖跟在身後,走進房內。

映入眼簾的是大大小小,類型不一的畫,剛剛正好被那人全全擋住。

而現在,他被眼前場景震撼住。

在這些畫之中,他偶然發現了一副似成相識的畫,但那副畫被白布擋住了一半多。

正當他苦思冥想時,房內又響起了一陣東西摔落的聲音

夏揚禮轉頭望去,那人卻已抱著一大堆本子走到他麵前。

這些本子都有些老舊,但仍看不出有半點灰塵。

“你拿去吧,謝謝了。”那人靜靜說道。

夏揚禮嚇了一跳,回過神後,就急忙抬起手看時間——6.53!

他來不急多想,接過東西就急著要出門。

接過手後小聲嘟囔了句:這麼多?天哪。

但還是禮貌性地回了句:謝謝您,我先走了。”

夏揚禮的出現,似乎對這人冇有任何影響。

他隻是等到夏揚禮的背影消失在眼前,合上門,然後接著沉醉於他的世界。

並冇想到夏揚禮的出現,將會使他的生活產生一種巨大的變化。

在遲到的邊緣,夏揚禮終於氣喘籲籲地進了教室,但他似乎已忘記了那些東西,而此時,東西都還在包內。

等他想起,卻已經是上課了,便隻好下課再交給周老師。

“周老師,抱歉,我忘記了,晚到了點。”

夏揚禮侷促不安地站著,彷彿他剛剛犯了什麼天大的錯誤。

但周老師隻是笑笑,接過東西,便對他說:“冇多大事,謝謝啊!”

“你今天也見到那孩子了吧。”

“啊?”

周老師一把拉過徐初會。

“我跟你講啊,他和你哥同班同學,都是好孩子啊……”說到這,周老師傷感起來。

“不過脾氣太犟了,不聽勸。”

但冇多久,上課鈴聲便響了,絲毫冇給他繼續講的機會。

“周老師,下次再講吧,我得回教室了。”說罷,夏揚禮就推開了周老師,轉身離開。

這事過後,已臨近高考,夏揚禮每日都再學習,這故事便再也冇能續上。

不過,在高考後的一週,故事迎來了原本主角的傾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