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福客小說
  2. 上岸日記
  3. 成功上岸
豫漁 作品

成功上岸

    

-

“唰唰唰唰唰——”

夜幕中,城市的街道正在被雨水沖刷。路邊的燈光打在街道上。一個身穿深藍色外套的人一步一頓地沿著街道走,似乎不太擅長走路。

走到一家小賣鋪麵前停下了,鋪子裡的大爺正在聽收音機裡的新聞。

“近日,我國多家珠寶店慘遭盜竊,目前警方正在全力調查中……希……望……”

收音機信號突然變差了,隻剩下“滋啦”的電流聲。大爺剛想調整一下,抬頭就對上了一雙深藍色的眼睛,被嚇了一跳。

“哎呦,小夥子,下這麼大雨怎麼還不回家呀?”

許水木渾身被雨淋透了,他還不熟悉人類的語言,隻能小心翼翼的從衣服口袋裡拿出一把珍珠遞到老闆麵前。說的話有些不利索:“你好,請問有吃的嗎?”

聲音幾乎快被雨聲蓋住了,一把年紀的大爺差點冇聽清。大爺也不在乎自己的問題冇有得到回答,麵前這人一身魚腥味兒,看起來既狼狽又可憐。

“要吃什麼?”

許水木看向小賣鋪裡滿目琳琅的貨架,一時有些犯難。

這時他突然想起大長老說的:“陸上的食物很好吃,特彆是一種叫作‘方便麪’的東西,吃一口就讓人流連忘返!”

“有方便麪嗎?”

“有,我幫你拿吧。”

大爺從貨架上拿了一包康師傅牛肉麪遞給了許水木,說道:“三塊錢。”

許水木點了點頭,從手中那一把珍珠裡拿出了三個放到了桌子上。大爺看著那三個漂亮的珍珠,當場就傻了眼。

“你的珍珠從哪兒來的?”

許水木老實說道:“這些算是我的眼淚,應該是很值錢的東西吧。”

大爺以為自己聽錯了,於是又問了一遍:“啥?”

此時的大爺已經在腦海中浮現出了一個相貌較好的男青年靠著出賣色相得來了客人打賞的珍珠,哭的憔然欲碎的樣子。

許水木頓了一下,大長老的話又浮現在耳邊:“上岸之後絕對不能暴露你是鮫人的身份,不然會被那些可怕的人類抓去做研究!”

想到這裡,許水木立馬改口道:“這是我撿的。”

大爺當然不信,作勢要報警。許水木看大爺拿起老年手機,有些新奇地問:“這是什麼?”

許水木將白皙手從衣袖裡拿出來,指向了大爺手中的老年機。可大爺聽完許水木的話之後更警惕了,已經聯想到一個從鄉下來的連手機都冇見過的青年做著違法交易。

大爺:“喂?是公安局嗎?我遇見一個青年,他身上有很多來曆不明的珍珠……”

打完之後,又抬頭真誠地看向許水木,說道:“小夥子你不要怕,等會兒警察來了你如實交代你的經曆就好了,大爺相信你是被迫的!”

許水木雖然不知道公安局是什麼,但他聽懂了麵前這位大爺認為他手中的珍珠是來源不明的,著急解釋:“不……是,這真的是我自己的珍珠。”

大爺顯然聽不進去,一直安慰他。

“你千萬彆怕,人都有難處,大爺理解你!”

眼看大爺也不聽解釋,許水木有種預感,如果現在不走,等會兒想走可能就難了。於是將一把珍珠放到桌子上後拿起方便麪就跑,後麵的大爺反應迅速,立馬大喊:“彆跑啊

小夥子!”

……

六個小時前,許水木剛經曆完鮫人族的成人禮。四歲時,他從陸地回到海裡,今天是許水木的18歲生日,來岸上尋找自己那沉醉於陸地生活而不想回家的父母。

他的父母把他托付給了族裡的長老們,那都是一些無法適應陸地上的生活方式變遷的老頑固。

他們向他傳授了一些在陸地上生活的基本常識,從12歲起,從最簡單的走路開始。辛苦了六年,結果上岸時出了些意外……

他被人類的漁船發現了,慌忙逃跑的時候忘記了方向。順著水流來到了這座城市,因為太餓了,隻能暫時上岸找些吃的。

到這裡,許水木已經完全不奢望能遇見來接應自己的父母了,他已經在這個城市走了很久了……

逃跑時,他看到一個人影閃過,幾乎是一瞬間就截斷了許水木的去路。

對麵那人穿著紅色的雨衣,雙手插兜,即使這個角度並不能看清這人的臉,但囂張的氣質卻能隔著雨幕散發出來。

趙天佑將嘴裡的棒棒糖拿了出來,笑意微揚。

趙天佑:“這位朋友,麻煩你停一下,那位大爺好像在叫你。”

許水木警惕地看向趙天佑,他總感覺麵前這人有些熟悉。

趙天佑看許水木不說話就自動默認他不把自己放在眼裡了,說道:“不說話?你是小偷?偷了什麼東西,老實教出來。”

常年偷彆人東西的趙天佑,很自然的就把這位看起來就做賊心虛的青年當成小偷了。

剛想動手就聽許水木結結巴巴地說:“我冇……偷,這是我用珍珠換的……”

他哆哆嗦嗦地將手裡的方便麪展示給趙天佑看,趙天佑也立馬捕捉到了關鍵詞。

“珍珠?你怎麼會有珍珠?”

許水木隻說這是自己的,不是偷來的,場麵一度僵持不下。但很快,兩人之間的氣氛就被一陣警笛聲打破了。

許水木轉頭看去,小賣鋪大爺打著傘,帶著一個身穿製服的人過來了,指著他說:“警察同誌,這些珍珠就是他給我的!您可一定要好好開導他,不能讓他走上歧路啊!”

身穿製服的人走上前,向許水木出示了警官證後說道:“我是洛寧縣公安局第三支隊副隊長張洋。收群眾舉報,你可能涉及違法交易,請跟我們走一趟。”

終於算是聽懂一句話了,許水木舒了一口氣,點了點頭,乖乖戴上手銬跟著張洋走了。

身後大爺看著他倆遠去的身影,對旁邊的趙天佑說:“謝謝你啊,如果不是你,剛纔那個小夥子就跑了,唉多好一個小夥子怎麼能乾出這種事呢。”

趙天佑卻神情恍惚,剛纔許水木轉身的一瞬間,他看到了一對漂亮的藍色眼睛。這雙眼睛有種熟悉的感覺,但又說不上來。

此時,坐在警車上的許水木看著窗外先後退去的風景,腦子裡又浮現出大長老說的話:“如果你在陸地上遇到困難了,萬不得已的時候可以找警察幫忙……”

警察局內,許水木被押進審訊室。他的對麵坐著張洋和另一位警察。張洋審問道:“姓名?”

“許水木。”

“年齡?”

“十八。”

“籍貫?”

許水木略微頓了一下,試探性地回了一句:“大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