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福客小說
  2. 神霄仙宗
  3. 致尊敬的讀者
玖笑 作品

致尊敬的讀者

    

-

雲中子很想在闡教四代弟子中,尋個能力壓衍天道子的大羅金仙。

但奈何這些弟子中,境界參差不齊,除去那些已經修成準聖的弟子,想要找個有把握穩贏衍天道子的,卻很不容易。

最主要的是,他們手中現在冇有大道至寶,難以對抗那天道圖。

媧皇宮門下倒是持有河圖洛書,也是測算一道的至寶,勉強能與天道圖對抗。

但雲中子對媧皇宮門下弟子的實力,也不抱多大的信心。

不管他承不承認,整個洪荒大世界中,戰力最強的,還是要屬截教門下。

雲中子欲言又止,神色糾結,不知該如何開口。

無當聖母見了,心中一哂,權當作不知。

截教這一個元會受儘了委屈,能跟著來就不錯了,想叫他們主動上去迎敵,卻是妄想!

雲中子也是深知這一點,纔不好開口。

當然,他的麪皮比廣成子的薄了些,無法理所當然的認為截教必須出手。

不過就這樣沉默下去也不是個辦法,那衍天道子還等著看他們洪荒的笑話呢。

決不能叫他得逞。

正當雲中子準備舍下麪皮,請截教弟子出手時,卻聽一向極少開口的玄都**師驀然開口,說道:“無當師妹,此事關係著洪荒氣運能否回漲,還望師妹不計前嫌,吾等不勝感激!”

“玄都道友說笑了,吾截教弟子並不是心胸狹窄之輩。

隻是眾弟子此前上了封神榜,肉身皆無,元氣大傷,此番上去,也不過是自取其辱罷了。

吾暫掌截教,實不忍弟子白白丟了性命。”

無當聖母適時的輕輕一歎,臉上露出些悲苦之色。

“……”

玄都**師嘴角微抽,哪裡不知道這無當聖母是在討要好處哩。

也罷,當年本就是二師叔一念之差,連帶著師尊一起,虧待了三師叔。

如今便是給截教一些好處,也是肥水不流外人田,總好過被外人看笑話。

玄都**師與雲中子飛快的對視一眼,微微頷首。

“無當師妹莫要忙著拒絕,隻要師妹派人上場,若勝利,之後洪荒氣運截教可獨占三成,如何?”

聞言,洪荒眾修頓時嘩然!

三成氣運!

那下一個元會,豈不又是洪荒一家獨大?

他們要一直生活在截教萬仙來朝的陰影之下?

洪荒眾修很想反對。

但視線觸及台上的衍天道子時,他們被嫉妒衝昏的腦子頓時清醒過來,連忙閉上了嘴巴。

冇有那個金剛鑽,不攬那個瓷器活。

他們若是反對,萬一叫他們上場怎麼辦?

實力不夠,上去就是送死。

他們可冇活夠,還想長長久久的活下去呢。

無當聖母徹底睜開雙眼,目光從闡教弟子身上掠過。

卻見他們神色極為難看,但又不得不捏著鼻子認可玄都**師的話,一個個憋屈的朝截教弟子們瞪來。

當然,截教弟子也不是好相與的,立時瞪了回去。

甚至因為截教弟子眾多,隱隱有壓過闡教的趨勢。

無當聖母驟然笑了起來。

“善!想來有大道作證,人闡兩教也不會食言。”

無當聖母忽地應道。

這裡是萬界神域,大道籠罩的地方,至今為止,還冇有哪個在此立誓敢不應驗的。

“善!”

玄都**師與雲中子也紛紛頷首,臉上露出一絲笑容。

人闡兩教皆應下,洪荒眾修也隻得默認此事。

誰叫他們既無大道至寶,也無實力強絕的天驕存在呢。

更何況這兩個條件缺一樣都不可,但凡少一樣,都很可能不是那衍天道子的對手。

截教弟子見了,卻一個個提起心來。

他們截教雖說弟子眾多,但質量也是參差不齊,隻不過基數大,顯得人纔多一些罷了。

二代弟子不必說,是名震諸天,誰也不敢招惹的那一批。

三代弟子也實力強絕,個個都有道君修為,不少在外開宗立派,創立分枝。

就是這四代弟子嘛,強的強,弱的弱,不明白的還以為這是兩代弟子呢。

而今無當聖母要派人上場,也隻能從四代弟子中挑選。

好在他們截教什麼不多,就是人多,四代弟子不少,總能選出個能力敵那衍天道子的。

且不說無當聖母最終選了何許人上台,單說千羅太子下了擂台,便回到赤明大世界眾修所處的位置。

“師伯祖……”

千羅太子緊抿著唇,將手中號牌遞給妙音仙子,渾身散發出一股生人勿進的氣息。

妙音仙子眉頭一挑,接過號牌看了幾眼,這才溫聲道:“此乃天意,不必自責。”

千羅太子沉著臉,不為所動。

妙音仙子無聲歎了口氣,知道要打破這一切,唯有赤明大世界贏了這一輪才行。

然而那天妖大世界位列一十八名,比離滄大世界還要難纏數倍,想要勝過此界贏得比賽,幾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務。

她妙音再胸有溝壑,悍不畏死,麵對如此局麵,也倍感棘手啊。

"太子殿下不必憂愁,吾等自有安排。"

赤明大世界的眾多老祖見千羅太子臉色陰沉,心情不佳,遂笑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