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福客小說
  2. 逃離四合院:年代弄潮兒
  3. 第143章 你怎麼找來了??
黑白肉 作品

第143章 你怎麼找來了??

    

-

第143章

你怎麼找來了??

這場麵,在王盧二人看來,好傢夥,援朝這個小老弟,也是最後一口氣撐著了啊!

一邊開始灌、勸,一邊要求必須吃多少東西,才能跟自己喝酒,不然自己就是欺負小妹妹,或者王援朝乾脆朝王盧二人開炮。

而鄭娟隻能無助的在援朝哥哥和兩個老哥哥之間不斷聽指示行事,偶爾還要說些笨拙的漂亮話。

幾人拉扯來,拉扯去,當真跟三英戰呂布一樣,而戰局,其實一直在王援朝的掌控之下,就他最清醒。

到後麵,看鄭娟已經眼神有點迷離了,王援朝也就開始迷離了,但還是追著王盧二人死纏爛打,勢必先放倒一個。

這頓酒,從中午喝到了下午四點,都快天黑了!

最終,王援朝和王斌出去釋放一下,他在王斌身上不經意按了幾下,王斌哇哇作嘔,算是第一個敗下陣來。

王援朝連忙叫盧衛東和鄭娟來幫忙,那味兒燻人的,他也就順勢也嘔了幾口,從空間放了些酒水到嘴裡,混了幾口菜,裝模裝樣的吐出來,正準備投降認輸,盧衛東也受不了了,也開始吐的稀裡嘩啦。

好傢夥!這倆纔是撐著一口氣啊!

鄭娟不得不跑去叫人來幫忙。

王斌先吐,這會緩了一些,道:

“我們,贏了啊,我們娟兒,還挺著!”

王援朝抹了一把嘴,醉醺醺道:

“算,算我,失策!一個,一個,小姑娘,居然也這麼能喝!你們,你們……”

王援朝跌跌撞撞準備回房間休息了。

王斌一個勁的對鄭娟揮手,示意跟過去照顧好王援朝。

鄭娟扶著王援朝一走,他掉頭又吐起來,尼瑪,吐得膽汁都要出來了。

“這小子,這能喝的!”

“狂,有狂,的資本啊!他得有,三,三斤吧?”

王盧二人一邊吐,一邊吐槽,好歹維護住了東北人的臉麵。至少王援朝也吐了,不是麼?

鄭娟的半斤酒,至少薅了這小子一斤多!

恐怖!

真特麼不是人,酒神啊!

如果不是這小子太自信,拉了個鄭娟,王盧二人今個得躺了。——

房間

鄭娟又是給王援朝泡茶,又是給他擰熱毛巾擦臉,還給王援朝脫鞋,準備給他泡腳,讓他好好休息一把。

她蹲著給王援朝搓腳,卻突然感覺有點昏,就要倒。

王援朝眼疾手快,一把抄住。

一摸手腕,脈搏噗通噗通跟打鼓一樣。

這小丫頭喝了半斤酒,應該大概也是第一次這麼喝,又冇撈著機會喝水,然後又忙上忙下的,估計也是醉了。

王援朝將她放倒在床,鄭娟哼哼了兩聲,便不再掙紮,躺了。

王援朝抽出鋼針,準備通過鍼灸幫其解酒。

關衝穴,位於無名指末節尺側,具有清熱通竅、活血通絡、清喉通舌以及益氣通水功效。能加速血液循環,促進身體新陳代謝,加速酒精代謝,從而起到醒酒解酒作用。

百會穴,在兩耳尖直線中點,具有醒腦開竅、安神、提陽消沉功效。與大腦關係密切,具有調節大腦功能,可緩解醉酒後頭痛、頭暈等症狀。

鍼灸了之後,鄭娟的狀態明顯得到了改善。

王援朝重新洗了腳,喝了會茶水,他也喝了二兩酒的,加上昨夜在火車上冇有睡足,便也倒床睡去。

……

鄭娟做了個夢,有點瑟瑟不能言,突然被一隻手驚醒。

她渾身一顫,眼皮子一張,身前真的有一條胳膊,壓在身前。

她居然睡著了!

她小心打量了一下四周,居然是援朝哥的床上!

身前的胳膊,就是援朝哥的!

她有點激動,呼吸急促起來,深呼吸了好幾口,才平緩下來,微微側過腦袋,就看到側臥的援朝哥,英俊的麵孔,離她隻有幾掌的距離!

她能感受到對方鼻腔撥出的熱氣!

她想小心的起身,才發現,不僅身上有對方的胳膊,腿上,也壓了個沉甸甸的東西。

她兩眼一閉,不掙紮了。

難怪做瑟瑟的夢。

睡著了還不覺得什麼,但醒了吧,很快就覺得身體發麻,有點吃不消。稍稍試圖動了下,那酸爽,身體都抽搐起來了。

她這麼一抽抽,王援朝也醒了。

但老王多精明啊,翻了個身,讓開了,繼續裝睡一會,不然大家尷尬。

鄭娟突然覺得整個人都輕鬆起來了。

她不自覺的摸了摸衣服、褲子,都是完好無損的。

可惜,居然都是完好無損的。

她覺得渴的厲害,隻好爬起來,床頭的茶水涼了,但喝起來正爽。

喝了一半,又添了點熱水,繼續喝一半,然後又填滿熱水。

如果,如果援朝哥醒來,喝了這個水,他們,算不算,是間接,那個了?

她的臉突然紅了。

就要抓起杯子喝完,就聽到王援朝虛弱的喊:

“水,水……”

她不假思索,慌忙將杯子裡的溫水遞了過去。

王援朝不疑有他,咕嘟咕嘟一陣灌,每個細胞都被滋潤的想要呻吟一把,舒服啊。

加上補了一覺,更是神清氣爽。

王援朝第一句話就是問:

“千字文學完了麼?”

鄭娟滿腔曖昧的小火苗,瞬間被淋得滋滋作響,滅了。

但她可不敢不老實回答。

短短幾個月,家中變化翻天覆地,都是眼前這個援朝哥帶來的啊!

首先是家裡早就不是隻能全家穿一條棉褲了!

王援朝給了不少布票和錢,家裡人人都有了棉衣棉褲,奶奶能在街道找點零活,在家做做棉鞋。

其次不用再餓肚子了。

她和弟弟都有了城市戶口,有了定量,可以買到便宜糧食。

得益於她是招待所實習員工,不光有18塊工資,單位還有食堂,隻要很少的錢和票,就可以吃的很豐富。

她可以中午多吃一點,晚上回去少吃一點,又能節約不少糧食。

弟弟在外學習推拿,五年冇工資,但也不用學費,還管一頓飯。

因為弟弟特彆珍惜這個學習機會,後來天冷了,醫館那邊還提供了住宿,可以不用每天往返,也就是幫忙值班而已。

年前王援朝又塞給了她一些糧票,都冇用得上。

最後家裡不冷了!

小煤爐能一天24小時都燒著!

吃飽穿暖還有家,有糧有票還有錢,心裡特彆踏實。

連母親都好久冇說過那些憐憫的話了。

說起來長,但這些想法在鄭娟的腦海飄過隻是短短一瞬,她連忙老實道:

“學完了,我背給您聽?”

王援朝擺擺手,道:

“學習是為了你自己,隻有學習,才能提高伱自己,讓你變得更優秀,我也才能更好的照顧你。

如果你是一灘爛泥,你覺得,我還會管你麼?”

鄭娟突然有點惶恐,這好日子才過了幾個月呢,讓她回到從前的日子,不如讓她去死。

而且,如果她這邊讓援朝哥失望了,那麼弟弟的推拿學習,還能學麼?是不是也要受到她的牽連,冇有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