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未解之謎

    

咳咳咳咳...要了老命了!

盛燦爛趴在床上低頭看看自己的肺管子有冇有咳出來。

信件事出後幾天,趙主管安排丫鬟照料盛燦爛起居飲食,更有太醫隔三差五醫治。

這神仙般的待遇,讓浣衣局的宮女們對盛燦爛仰慕不己。

盛燦爛經過幾天的梳理,知道自己穿越到這個碧桃宮女的身上。

這裡既不是曆史的朝代也不是小說中描寫的場景,“係統說是架空朝代。

不管哪裡,在後宮無非是爭寵,爭寵,爭寵。

係統,說些訊息聽聽!皇帝接連三天寵幸薑貴妃。

趙主管與王公公幾天未見。

浣紗洗壞了王貴人的衣服被趙主管責罰二十大板..我想知道有關嫻妃唐書寧的訊息畢竟是自己的靠山,多多瞭解才能保住小命。

皇帝深愛唐書寧惹薑雲芙嫉妒。

近中秋,薑貴妃要設計陷害唐家,讓他們不能團圓。

具體細節還未知。

又要禍害唐家,這個薑貴妃真是蛇蠍心腸!

密切關注薑雲芙,有訊息立刻報告。

一榮俱榮,一損俱損。

唐家有危險必須通知嫻妃娘娘。

係統,我不能總病著,趕快讓我好起來回到嫻妃身邊。

係統提示,您是病秧子體質,各種疾病會一首伴隨著。

至於要回去還需要您自己想辦法。

給爺氣笑了!合著變成個病秧子,遇到問題還要自己解決。

係統,我能換個係統嗎?

不能!

那你能升級嗎!可以,但是需要主人幫助!盛燦爛兩眼一抹黑,老天爺!你帶我走吧!!鳳儀宮。

嫻妃靜立在殿內,雅緻端莊,溫婉嫻靜。

手中的帕子早己被汗水浸透。

“嫻妃娘娘,近來皇後孃娘為中秋佳節慶宴操勞過度,導致頭暈不適。

吃過藥剛剛睡下,您還是明天再來吧!”相同的推辭嫻妃己經聽了三天。

她知道碧桃在浣衣局肯定會遭罪,說不定命不久矣。

今天她無論如何一定要見到皇後。

“芷蘭姑娘不必驚擾皇後孃娘,本宮可以等。”

芷蘭見嫻妃今日態度如此堅決便不再勸阻,行禮後來到皇後身邊告知。

片刻,皇後緩步從偏殿出來。

母儀天下之勢讓嫻妃底下頭。

“皇後孃娘!”嫻妃跪在地上,問安語氣急促。

皇後坐在鳳椅上,並冇有叫嫻妃起身。

“嫻妃,你有何急事非要見本宮!”“回皇後孃娘,臣妾的貼身宮女碧桃在浣衣局多日。

臣妾希望皇後孃娘開恩,放過碧桃。”

皇後輕柔眉間,微微搖頭。

“嫻妃,你飽讀詩書不問世事。

怎知道這世間紛繁複雜。

我罰碧桃不僅是為後宮安寧,更為是那國泰民安。”

嫻妃抬頭欲言卻被皇後襬手製止。

“中秋佳節,舉國同慶!

自會有所開恩。”

皇後說完便起身回偏殿休息。

中秋節才放我,唐家的事怎麼辦。

盛燦爛喝著參茶,吃著枸杞燉肘子,眼裡盼著熱騰騰的燕窩銀耳粥快點涼。

聽完係統告知後,盛燦爛放下手中的肘子。

嫻妃不顧衝撞皇後也要救一個宮女。

不是傻白甜就是真菩薩。

係統分析,薑貴妃可能會對唐家長子唐鶴軒下手唐太傅做事滴水不漏,短時間內難以下手。

唐書寧才被責罰,再動手恐怕會驚動皇帝。

唐家隻剩下唐鶴軒。

唐鶴軒是翰林院主事,負責修編書籍。

整天和書打交道的人,有什麼可陷害!

係統提示:薑貴妃正拿著親手做的桂花糕前往養心殿“皇上,薑貴妃求見!

說是親手做的點心讓您嚐嚐!”

皇帝揉捏眉間的手指指甲變得泛白,略顯疲乏的眸子多出一絲不耐煩。

“宣”薑貴妃步履輕盈,媚態如風,滿心歡喜走向皇帝。

“臣妾拜見皇上!”

“平身”“謝皇上”薑貴妃輕移玉步繞過龍案來到皇帝身邊,一把奪過他手中的毛筆。

“雲兒不要胡鬨!”

皇上語氣清冷,拿過毛筆,正欲批改奏摺。

薑貴妃順勢坐在皇帝腿上,雙手勾住他的脖子。

“陛下日理萬機,為國操勞,雲兒心疼!

特點親手做了陛下最愛吃的桂花糕來關心陛下”一言一行中儘顯柔媚。

龍案上,食盒中的桂花糕散發清甜的幽香。

皇帝放下筆,環住薑貴妃的腰,態度緩和不少。

“雲兒有心了!”

薑貴妃聽出皇帝口氣柔和,趁機依偎在他懷裡。

“皇上與太後開心是雲兒最大的心願!”

“你今天去見太後了。”

太後偏愛文人,對這個詩詞歌賦均不佳的薑貴妃不甚喜歡。

薑貴妃眼中閃過一絲狡黠。

“陛下,臨近中秋。

雲兒特意送給太後一本整編後的佛經,他老人家甚是滿意。

還誇獎雲兒懂事孝順。”

皇帝點點頭,拍拍薑貴妃的肩膀。

“這多虧了翰林院的唐主事心細如塵,才能修整的如此貼心。”

唐家老大。

皇帝回想起在唐家讀書時與唐鶴軒一起戲耍的時光。

時光變遷,追風少年變得如此沉穩!朕與他竟多年不見了!

“翰林院唐主事整編佛經有功,賞..”“陛下,就禦賜臣妾親手做的糕點吧,臣妾也想答謝唐主事為本宮得到太後誇讚。”

“朕依你!”

片刻溫存後薑貴妃戀戀不捨走出養心殿。

皇帝涼薄的嘴角下撇,星目之中滿是嫌棄。

他用手朝空中使勁揮舞幾下。

空氣中仍然瀰漫著薑貴妃獨有的香囊之氣。

“來人,把所有窗門全部打開!”陣風裹挾著涼意一股腦湧進殿內,吹起散在案邊的奏摺。

“陛下,夜裡風涼,小心邪風入體。

還是關上窗戶吧!”皇帝把衣襟緊了緊緊聲回到:“不用!還有讓桂嬤嬤對薑雲芙提點下,彆常常往養心殿來!”

“是!”皇帝盯著盤中的桂花糕出神。

“書寧,你可正在在吃你最愛的桂花糕!”

一大早,盛燦爛吃著鮑魚粥配著桂花糕,聽著最新情報。

果然要對唐鶴軒下手那個桂嬤嬤是皇帝的人嗎?

為什麼安排在薑貴妃身旁?皇帝如此癡情於唐書寧,為何唐書寧不去求皇帝來救我?一連串的迷題並冇有影響盛燦爛的胃口,該吃吃,該喝喝啥事彆往心裡擱。

抱歉主人,係統無法回答過往之事,隻能探聽正在發生或者預測將要發生之事。

“咯吱一聲”盛燦爛正要吐槽係統,一個熟悉又陌生的麵孔推門而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