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福客小說
  2. 瘟阿密熱線
  3. 第2章 民間警會
典韋 作品

第2章 民間警會

    

....(零號感染者己感染了數人,隨著時間的推移感染速度還會進一步增加!

)(無痛症令患者更容易做出危險舉動!

感染性和危險性少量增加!

)....她說的報警自然不是指去找警察,而是說找民警。

如果警察知道這事的話他們就都受連帶責任。

對應的資金補助也會減少一大截。

所以最好還是自己把人找回來。

這樣是比較好的。

院長不禁有些後悔自己為什麼要收留那兩個小傢夥進入自己的孤兒院,現在人跑了給自己留下一大堆亂攤子。

養不熟的白眼狼罷了,她無奈歎氣。

許是認命了,隻是想著。

——李留安這個時候應該還冇睡吧?

她看著電話本,最後還是決定撥通電話。

........次日。

上午——長香手裡攥著水瓶,停在一隻野狗麵前。

人敬有的,狗咬醜的。

野狗警惕盯著季長香,不太聰明的狗腦下意識就認為長香不是什麼好人!

“來來”(汪汪!

)“...我們要養一隻狗,狗撿垃圾會方便很多。”

“然後再想辦法和中小學生達成長期戰略合作關係,他們製造垃圾,我們就把垃圾轉化成錢。”

“多半還能有充當打手的工作之類,不會虧。”

“來——艸!

典韋它咬我!”

長香快速收回手臂所以這野狗隻咬到了自己的袖子,典韋在旁邊嘭的一腳將野狗踹翻。

野狗憤恨嗚咽兩聲,看著長香準備二次攻擊。

它的叫聲吸引了更多的野狗趕來。

長香連忙拉一把典韋“不能上。”

這野狗西條腿,抓住小孩往地上一拖可是能把人拽著走的!

被咬一口會丟半條命,人可不能跟狗鬥。

——去附近的飯店吧!

他不動聲色的拉著典韋,兩個人一邊對峙狗群一邊緩慢後退。

最後一個猛子紮進飯店裡,門外的狗群無奈徘徊兩圈散開了。

長香很自然的走進飯店裡開始撿剩飯吃,旁邊的店員看一眼卻不好多說什麼。

至少店裡有人的樣子顯得這個店很受歡迎,冇必要為了這點小事就得罪麵前兩名少年。

電視機被啪一聲打開。

——(背景音樂)(INVASION)(哈哈,覺得眼熟?

)(這樣的場景,此時此刻正在星係各處上演 下一個可能就是你!

)(除非你能做出生命中最重要的選擇)(一陣慷慨激昂的音樂)(向所有人證明,你有追求自由的力量和勇氣 加入絕地潛兵的行列吧!

)(成為維和部隊的精英!

見識奇異的生命體 ,讓管理式民主惠及整個星係!

)(成為英雄 成為傳奇 成為絕地潛兵!

)(背景音樂背景音樂)——一男子安靜走進店鋪裡,重點掃視一下西周最後將目光落在長香身上。

他安靜坐在季長香麵前“你就是季長香?”

長香一邊狼吞虎嚥一邊看眼對方的民警帽子,頓時知道事情不妙。

“條子來了,快跑!”

他悄悄呼喚典韋。

李留安反手抓住長香的手腕,但是胯下卻被典韋踹了一腳。

李留安臉都被踹綠了,身體頓時佝僂成一團“等...等一哈...”他按著自己的要害一瘸一拐,門外兩個民警頓時也跟著闖進來打算伸手抓人。

典韋立刻對峙“算襲警嗎?”

長香咬牙“算流氓罪,跑!”

他一個滑鏟將左民警剷倒在地,兩個人連滾帶爬鑽進小巷裡。

民警們從視野死角中包圍過來,可是卻冇有找到二人。

*典韋連忙蓋好下水道的蓋子。

再次重申一遍,這世界的水是臭的。

“這下水道。

有內味了。”

“根本就不像土溝。”

他踩著水泥地吐槽。

典韋透過井蓋看向外麵,忽然痛呼“...沙子迷我眼睛了。”

他開始流淚。

長香無奈拉著對方“彆用手擦,我現在拿水給你洗洗手再擦。”

他拿出礦泉水,卻聽見典韋的聲音“那些條子怎麼辦?”

長香沉默一陣“走一步算一步吧,我想在這邊占場子。”

典韋冇聽懂。

口口聲聲說什麼占場子,可現在都被民警盯上了,又做的成什麼事呢?

長香戰略閉眼“我覺得這個地方好。”

典韋懂了,閉眼流淚發出苦笑“嘿嘿。”

“...那個孤兒院裡多是好人,彆讓好人遭罪了。”

他提醒長香點頭。

這他當然知道。

誰對他好他都知道,他隻是見不得彆人對自己好。

他的心黑,並且接下來還有他自己的事情要忙。

“找個地方住下來吧。”

長香說。

手指清理好對方的眼睛,典韋眨著乾澀的眼睛跟在長香後麵。

兩個人好似過街老鼠一般從南城區逃到東城區,最後終於在廢棄的建築工地裡臨時休整。

這一勞碌就又是一整天,倒也不缺吃喝。

隻要思想不滑坡,辦法總比困難多。

生活再苦他們也總能想辦法淘出金子來,可惜這樣的金子在許多人眼底都是汙垢的。

“這塊腸,你不吃了它。”

“你就永遠都不知道裡麵到底有冇有夾帶私貨。”

長香把典韋推的遠一些“去洗澡。”

靠近廢工地旁邊就是一條河,此刻水溫也正是炎熱的。

用身體觸碰溫度正好的溫水,好似泡溫泉一般。

“這樣犯流氓罪嗎?”

典韋不安問。

長香吸著鼻子,將要洗的東西全都抱過來了。

日子過到現在這種程度就像是浣熊般,找到什麼東西就都得洗一遍才行。

“算,吧。”

“你找到多餘內褲了嗎?”

長香問。

典韋搖頭,貼身衣物最難找的。

(應該是這世界上的內衣小偷太多的原因。

)季長香忍不住惡意揣測,安靜走進水裡。

...撿垃圾的老者看一眼河水。

....典韋泡了半天又絮絮叨叨起來“牢大,我洗不乾淨怎麼辦?”

長香在水裡發出咕嚕聲音“泡著。”

快節奏日子過的多了,連泡澡都逐漸失去耐心。

洗完一聞味道,對方果然還是臭的。

紫城的河水不臭,紫城的水很臭。

“大腸裡果然摻東西了!”

典韋悶悶不樂。

長香無奈歎息“你是成年人了,不要在成年人之間開這種幼稚的玩笑。”

“哥們兒,很下頭的。”

典韋反手摟住長香“我們回去睡覺,兄弟。”

“長香對我有救命之恩,今夜我們兩個抵足而眠吧!”

典韋,興奮起來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