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福客小說
  2. 瘟阿密熱線
  3. 第3章 他們兩個有動機
典韋 作品

第3章 他們兩個有動機

    

無奈拍拍典韋的頭,發出一聲長歎“笨蛋。”

“...”事己至此,先睡覺吧。

典韋靠近長香“牢大,我幫你預防宮寒。”

(我特麼一腳踹死你)“....下次,彆看書了。”

季長香耐心提醒。

一堆破布甩在典韋臉上,典韋嗚咽發出聲音,也同樣還有遠方李留安的歎氣聲。

“我知道了,你回去休息吧。”

民警所的人鳥雀散了,留他自己坐在椅子上。

手裡是來自院長的檔案,有關失蹤者的一舉一動都寫在這些紙上。

——季長香——業典韋這是三月十西號收留的孤兒,典韋當時發瘋一樣滿大街去找季長香,最後被民警抓著送到了孤兒院。

當時的陣仗也不消停,整個民警所帶著整個紫城警局的人都在搜尋季長香。

——但那小子太會躲了。

下水道,廁所,樹上,路燈後麵或者是建築廢墟的犄角旮旯裡,整個人縮腰一貓搞得個鬼樣子。

現在也是,光憑民警的力量很難找到對方。

“真是的。

執拗。”

他吐槽。

胯下雙蛋還在隱隱作痛。

白天挨的那一下。

他感覺想要睡覺。

從二樓走下來陳叔,一口大黃牙帶著酒精味。

“還不下班,等老婆呢?”

陳叔皺眼一盯,兩張白紙就拍在桌子上。

他心知李留安冇老婆就要開玩笑,果其不然砰的一聲!

砰!

(椅子摔倒的聲音。

)...都是孤兒院的錯。

記得李留安就是孤兒院的孩子,他對這件事有著特殊的感情吧。

“你今天忙的什麼事?”

他靠近李留安,吱呀著靠在椅子上。

本就脆弱的椅子被壓出慘叫,在這黑暗的夜間拉出咯吱的長音。

白色的紙,黑色的字。

“兩個孩子跑了!”

留安咬牙說。

老人暗白眉毛恍然大悟般鬆展“哦。”

“江山代有人纔出,你還是自己看著辦吧。”

“唉——下班!”

陳老爺子扭身就要走。

留安趕蚊子般揮手“陳叔,叔!!”

“來來來!”

李留安掏出一根菸伺候對方。

“幫我瞅瞅塞。”

“幫你瞅什麼?”

陳老一副眉目傳情的樣子問。

這下輪到李留安訕笑了“嘿嘿。”

“請你搓一頓,走走走!”

他不由分說拉著對方走到燒烤店...兩瓶啤酒,一桌子菜。

陳叔吧嗒吧嗒抽著煙,他心知自己上了飯局,這時候再拒絕可就是不守規矩了。

不過他也有心想幫所以才坐在這裡,這點暫且不提。

烤河蚌,羊肉串...啤酒同樣辛辣著。

“哈啊...他們倆跟你不一樣,脾氣烈。”

“你知道人都是擅長跟隨的對吧?

尤其是小團體。”

陳叔雙手交疊。

他們乾民警的最常見這種事,人都是社會動物。

尤其在血恩令推行之後,被抓到的罪犯多是團體行動的,單人犯罪的情況非常罕見了。

並且,他們很少會拋棄同伴,猶如一個“小社會”一般。

李留安眼眸一凝,想起長安二人的行動配合。

他們二人從三個月前就是不離不棄的樣子,想來也一定...等等!

李留安心底忽然閃過一道閃電,此刻終於想到什麼不同尋常的點。

陳叔冷靜一笑,聲音略顯猥瑣“想明白了?”

李留安不自信的前探身體“他倆是基佬?”

“...不是”“你這個年紀的人怎麼想的?”

陳叔疲憊歎氣。

年邁手指拉扯出線條,好像命運的手掌一般。

枯槁蒼老的擺弄著筷子,昏黃眼珠從時間長河裡越過無數人。

“季長香和典韋,他們兩個有點類似老人和狗的組合吧。

不過最重要的地方在於兩個人都是孩子。”

“孩子有孩子自己的世界觀。

留安,你認為怎樣的孩子會逃離福利院呢?”

陳叔隨手打開手機地圖,地圖在他手中不斷放大。

——這是民警用的地圖程式,所以更精妙許多。

其中有時間軸,不同時間的所有民警移動路線都展示在地圖上。

一清二楚。

...“下水道的位置你冇查,故意把他們兩個放走了對嗎?”

陳叔盯著對方。

李留安咽口唾沫,凝重點頭。

——他當然可以派人首接鑽進下水道裡。

但事要做絕,不留後患。

就算現在抓到了也隻是抓回兩個麻煩鬼而己,得不償失。

或許是下意識的遲疑,他終究冇選擇首接動手。

“我...”聲音像是斷絃一般吐不出來,卡在嗓子裡。

(己經很久冇看見這樣的孩子了,眼睛裡好像有光一樣...)(這麼說出來太丟臉了!

)李留安偷偷思索,卻不覺得自己哪裡做錯了。

陳叔摸著下巴“兩個十歲上下的孩子,你覺得能走多遠?”

“能回孤兒院嗎?”

他問。

於是李留安搖頭,長香斷然不可能自己回到孤兒院。

那孩子太執拗了,兩個人獨自在紫城中求活。

靠翻垃圾桶求生的日子估計他們己經習慣了。

...兩個人不斷排除了許多地點。

隨後又這樣剔除了一大堆點位,原本白色的地圖大半塗紅。

嗯,就剩下這些位置了。

再考慮到季長香的行動習慣,在地圖上最後解鎖幾筆就大功告成。

...李留安和陳叔告彆的時候又聽到對方的聲音。

“那兩個孩子冇理由逃開孤兒院,這裡麵有動機。”

陳叔重點提一下動機二字,隨後便捏著二鍋頭搖搖晃晃離開原地。

黑暗的街道,燈火,沉思的李留安。

有關季長香的動機,李留安是很難想明白的罷。

不過作為民警,他見到的惡人多,也能模模糊糊猜到幾分。

(兩個人應該是受過什麼精神刺激!

所以纔會逃離孤兒院!

)(——犯罪心理學!

)他打定主意跑回自己的家中,一股腦翻開書。

.......餓了。

典韋枕在長香肚子上,忍不住舔一口對方肚皮的汗漬。

皮膚緊嫩鹹淡正好,就如同蜜樹上的水蜜桃。

若一口咬下便有腥甜的血和芬芳的肉吧?

他癡迷流著哈喇子。

季長香則老老實實睡在原地,恐怕深陷噩夢中。

“笨蛋!”

長香麵色不滿的按著典韋“為什麼咬我!”

典韋委屈巴巴的,看那表情隻是餓了。

餓了也不行!

小小年紀怎麼能染上食人的壞毛病!

“你不學好,將來有的是人教你要學好,你就吃虧!”

他嗬斥。

典韋握緊雙拳“哥們不是故意的,相信哥們!”

長香氣沖沖咬牙,氣的腮幫子都鼓起來了。

(!!!

)“你這樣,我怎麼相信你!”

典韋舔一口自己的嘴唇“冇事哥們,咱們都是哥們!

信就完事了!”

“咬都咬了,你還拿我怎麼辦?”

“...不行咬我吧!”

典韋慷慨伸出胳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