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景池褚唯月》 第24章

    

書名叫《文景池褚唯月》,是一部質量非常高的文章,文章中超爽情節,感情奔放,想象奇特,句式活潑,主要講述的是:...《文景池褚唯月》第24章免費試讀接下來一路過關斬將、大殺四方,整整猜對了三十個燈謎,比第二名整整多了十個燈謎。

掌櫃的迅速敲了一下鑼鼓:“現在我宣佈,勝利的是這位姑娘,今年的花燈歸她所有。”

掌櫃的一邊哈哈大笑,一邊將掛在最高位置的花燈取下來送給褚唯月。

褚唯月笑容燦爛的抱在懷裡,立刻送到文景池跟前。

“這花燈代表愛情,但凡得到花燈的人就能得到花神的祝福,希望跟你白頭偕老!”

褚唯月讓眼中充滿愛意,那燃燒的愛火就要將所有的一切點燃一般,就這樣將所有的心意捧到了文景池跟前。

文景池的臉色瞬間難看到了極致,尷尬的恨不得找個地縫鑽進去。

因為褚唯月跟文景池在京城太有名氣了,他們的愛情流傳在大街小巷。

一個百姓眼尖的認了出來:“這不是褚唯月嗎?

怎麼突然變得這麼厲害了?”

“還真是褚唯月,她怎麼又跟王爺表白了!

不過她不是胸無點墨嗎?”

“這為了愛情可真豁得出去,肯定是為了追求王爺夜夜惡補!”

……百姓們哈哈大笑,開始在旁邊起鬨。

文景池跟褚唯月被圍在一個圈子裡,進退不得。

“王爺,看在我一片癡心的份上,你就答應我吧,我對你的心日月可鑒呀……”褚唯月越看越覺得文景池這樣有趣,繼續誇張賣力的表演。

文景池頓時惱羞成怒,壓低嗓音嗬斥:“褚唯月,你莫要在這裡丟人現眼。

花燈隻有男人送女人,哪有女人送男人,你是要顛倒陰陽,讓本王被人恥笑嗎?”

褚唯月眨巴下眼睛,一臉無辜的反駁:“王爺,如今眾目睽睽,你要是拂袖而去纔是駁了大家的一片美意!”

文景池被氣的捏緊拳頭,額頭青筋隱現,好像一拳砸在了棉花上。

百姓們高聲歡呼,氣氛被烘托到了頂點。

猶豫片刻,文景池最終還是頂不住壓力,默默接過了花燈。

“花燈本王接受了,但不代表本王……”“王爺接受了我的花燈,就代表接受我的追求了!”

褚唯月歪著頭開心的手舞足蹈,活脫脫一個癡情追求者。

文景池承受不了大家的目光,轉身離開了人群。

百姓們很快散了,四人來到一座小橋上。

看了看天色,宋秋嫦歎了口氣:“各位,良辰美景總是短暫,今日就到這裡吧,天色已晚我們各自回去休息。”

文景池早就想離開,但畢竟這兩個女子跟他們一起出來的,也擔心深夜他們獨自回去會有危險。

“你們稍等,待會護衛來了,讓他們送你們二人回去。”

他聲音淡淡的,目光冷蔑的掃了褚唯月一眼。

沈慕白不在意的切了一聲:“何須那麼麻煩呢,咱們兩個大男人送她們兩個小女人,不是正好嗎?”

隨即,他將目光溫柔的落在宋秋嫦身上:“宋**,不如就由我送你回去吧。

如何?”

宋秋嫦愣了片刻,有些害羞的點了點頭,不忘投給褚唯月一個高深莫測的眼神。

褚唯月得意的笑了笑,目光閃過一絲微不可查的狡黠。

“王爺,那你就送我回去好了。

咱們走吧。”

她不管不問,主動挽住文景池的手臂。

文景池像被調戲的良家婦女,頓時甩開,跟她故意隔了一米遠的距離。

褚唯月更覺得好玩,一個勁往他身邊湊,最後文景池生無可戀的接受了,跟她並肩走在街上。

審視著文景池的側臉,褚唯月神色暗了暗,遲早有一天,她會打探清楚這個男人的一切!

走了一段路,文景池發現剛纔在人群中嘰嘰喳喳不停的褚唯月,此刻居然如此安靜了。

側眸睨了她一眼,眉頭再次緊皺在一起。

此刻的褚唯月,給他一種深不可測的錯覺……還有今天猜燈謎時,她一往無前的霸氣跟才華,跟過去的褚唯月完全判若兩人!

“王爺這麼看著我,莫不是愛上我了?”

褚唯月突然抬頭,幸災樂禍的調侃。

“本王就算一輩子不娶,也不可能眼光如此拙劣!”

趾高氣揚的瞥了她一眼,高冷的走在前方。

兩人一路上冇有說話,各懷心事。

走到一條街的儘頭時,突然看到一個白色的人影晃了一下,這人有點眼熟。

褚唯月停下腳步朝左邊看,果然看到一個影子躲了起來。

“不要多事。”

文景池長臂伸出,擋住褚唯月的去路,示意她繼續走。

雖然好奇,但也冇有多想,大踏步的往家裡的方向趕。

等到他們走遠時,剛纔那個白色的影子才悄無聲息的走出來。

太子攢緊拳頭,牙齒咬的咯咯作響,眼底的怒火頗有爆發的趨勢。

“你看清楚了嗎,是他們兩人吧?”

太子怒氣沖沖的質問手下。

“屬下看清楚了,確實是文景池跟褚唯月!”

“這兩個男盜女娼,深夜再此私會,實在是可惡至極!”

太子越想下去,心裡的恨意跟羞辱便越是濃烈。

如果不是今天親眼看到他們親密的走在一起,他真信了兩人之間劍拔弩張。

看來過去,他們都是演出來的,實則褚唯月這個水性楊花的**,早就跟文景池勾搭到了一起,剛給他戴了一頂巨大的綠帽子!

思索刹那,太子突然冷笑了一聲:“去,按照本殿下的話吩咐下去……”聽完他的吩咐,手下迅速去辦,一晚上的時間,此事就傳遍了京城的大街小巷。

翌日清晨。

文景池剛出門上朝,就看到街邊有幾個男人議論紛紛。

“大新聞呀!

聽說昨晚的乞巧節九皇子跟褚唯月私會,還一起回了九皇子的住處暗度陳倉!

你們都聽說了嗎?”

“當然聽說了!

隻是這九皇子怎麼這麼快就被褚唯月拿下了?

他不是一直拒絕嗎?”

“你懂什麼,聽說他們早就搞到一起了,褚唯月的父親可是侯爺,就算再厭惡也要衝呀,這關乎著皇位繼承!”

“這太子殿下不是妥妥的被戴了綠帽子嗎?

這褚唯月不僅花癡,還如此放蕩成性呀。”

……說到最後,他們哈哈一笑,全然當做了茶餘飯後的談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