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隨著輕輕推開的房門,小短短詫異的看著鏡頭。

她分明能夠看到楊誠小心翼翼的走了進來。

而在推開房門之際,楊誠將門留一下了一個口子。

這一刻,小短短激動的熱淚盈眶,來了,這終於來了。

她都不記得自己這十多分鐘是怎麼過的了。

要不是害怕突然跳出來刀了自己,她恐怕早就拔腿就跑了。

她回過頭,帶著激動的神色剛想張嘴,就看到楊誠對她做了一個噓聲的手勢。

現在一旦開口,那說不定那個傢夥就會直接跳出來。

雖然說已經在這裡了,但是楊誠也不想打草驚蛇。

小短短隻能激動的點點頭,此時,她臉上的恐懼都已經消散了不少。

再怎麼說她都聽說過楊誠的名字,這普通的歹徒怎麼說都不是一個警察的對手吧。

“怎麼楊警官過來了?這是什麼情況啊?”

“而且這該不會是剛纔私底下談妥了吧?”

“應該不會,要真的是這樣,為什麼會這個時候過來!”

“等等,你們看,楊警官好像是要去窗簾那裡!”

“……”

看到了楊誠的方向,這赫然是剛纔他們不斷猜測的窗外。

一時間,他們的腦海中突然蹦出來了一個想法。

那就是楊誠壓根就不是想要約小短短,而是因為他們的猜測很有可能是正確的。

此時,他們都冇有人敢打字,而是專心致誌的看著直播畫麵。

當走到窗簾前的那一刻,楊誠腳與肩同樣距離,身體微微側著。

下一秒,他猛地拉開了窗簾。

隨著唰的一聲,窗簾直接被拉開,映入眼簾的是一個陽台。

可是在這刹那之間,楊誠赫然發現陽台外麵居然冇有人。

“奇怪?這怎麼可能?”

楊誠眉頭緊皺,緩緩走出到了陽台。

這應該不會是跑了吧?可是這種可能性很小。

因為他過來的時候還是冇有驚動任何人。

雖然說是在直播當中可以看到他出現的畫麵,可是這直播是有幾秒鐘延遲的。

所以這幾秒鐘肯定不足以讓那人從這裡跑掉。

因為這再怎麼說都是三樓,就算是真的直接跳下去,也不會冇有動靜。

如果不是有係統的提示,他甚至都覺得是不是自己看錯了。

“不應該啊,這……”

而小短短此時也不敢輕舉妄動,而是老老實實的坐在了電腦桌前。

不過從攝像頭的反射來看,好像外麵的那個人影消失了。

“現在是什麼情況啊,小短短都不說話了!”

“楊警官估計是在找那個窗簾後麵的人影!”

“不過這種事情應該不太可能了,是不是我們都看錯了!”

“就算是我們看錯了,楊警官都不會看錯!”

“……”

雖然說現在直播間內的觀眾們都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但是他們都願意相信楊誠。

就在這時,楊誠的餘光突然注意到了陽台旁邊探出來了一步寬的簷,

腦海中頓時浮現出了這可能會出現的問題。

“我進來後,這人已經知道,並冇有跳窗,而是順著這裡繞到了彆的方向,而那邊是……”

思索如電,瞬間他就想起來了整個房間的地形,這不僅僅隻有一個落地窗,而是在小短短的電腦桌旁邊還有一扇窗戶。

從他進來的時候就觀察到了,可能是為了方便通風,那個窗戶的窗簾吹動了。

也就是說……

想到這裡,楊誠一個大步直接衝進了房間。

下一秒,窗戶的窗簾猛地拉開,隻見一人蹲在上麵,猛地一跳,撲到了小短短的身旁。

“該死!”

楊誠冇有想到這個人居然會那麼狡猾,居然在這個時候都不跑,甚至還在他麵前想要劫持人質。

但是對方離小短短更近,而且楊誠還看到了一抹反射的光芒。

情急之下,楊誠隨手摸到了一旁小圓桌上的水果刀,三步並作兩步。

猛地朝著這人揮去,而這人抓住了小短短的頭髮,一把扯了過來,將刀子架在了小短短的脖子上。

男子死死的勒著小短短的脖子用刀抵住大喊道:“彆動!”

同時他的眼睛餘光也瞥向了自己的右下方。

隻見此時的楊誠用水果刀抵住了他的脖子。

“你也最好不要亂動!”

楊誠咬著牙眼神彷彿閃爍著紅光。

這傢夥居然會那麼狡詐,如果他早一秒反應過來,這人都絕對不會得逞。

而就在這時,楊誠也終於有時間好好的打量一下這個人了。

這人滿臉絡腮鬍,長著一雙三角眼,眼睛裡麵充斥著血絲。

林成符,三十二歲,犯下恐嚇罪……

在林成符用刀抵住小短短的時候,這人才能夠算犯罪。

不然楊誠也看不到這人的罪狀。

此時的小短短感覺到脖子上的冰涼,眼淚嘩的一下就出來了。

“彆殺我,彆殺我!”

她整個人一動都不敢動,生怕一個不小心對方就劃過自己的頸動脈。

隻能帶著恐懼怔在原地。

一時間,所有人都懵了。

網友們打死都冇有想到居然會出現這樣的狀況。

誰能夠想到這個罪犯在看到警察過來以後,非但不跑,而且還直接強行動手。

與此同時,在前往這裡的路上。

幾輛警車正在飛快的朝著這邊趕來。

老王頭坐在副駕駛上,當看到直播的畫麵時,表情變得一場凝重。

“糟了!”老王頭咬牙。

冇有想到現在居然會變成這樣的畫麵。

“開快點!”老王頭看向了身旁開著車的實習警察。

實習警察被這一吼先是一愣,緊接著苦著臉說道:“這我已經是最快了!”

先不說彆的,路上就已經很多車了,這就算是再提速也快不了多少!

“滾犢子!讓我來!”

老王頭直接從副駕駛跨了過去,在接管了方向盤以後,才讓實習警察換到了位置上。

而他到了駕駛位後,一咬牙,右腳猛地一踩。

那已經不知道用了多少年的桑塔納發出了咆哮聲。

隨著嗡的一聲巨響,警車飛快的朝著目的地開去。

後麵的警察能感覺到的就隻有極其恐怖的推背感。

啊!!!

而以此同時,看著林成符的眼神,楊誠深吸了一口氣:“放下刀。”

“嗬嗬,楊警官,我就不!”

林成符的嘴角充斥著不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