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福客小說
  2. 新還珠格格:予君歌
  3. 第2章 偶遇小燕子
欣榮 作品

第2章 偶遇小燕子

    

第二日欣榮頂著個黑眼圈被晴兒拉起來,伸伸懶腰打了個哈欠,惹得晴兒捂著嘴笑,戳了一下她的額頭:“你啊,可要當心了,在老佛爺麵前一定要規矩,淑女一些知道嗎?”

“好晴兒,放心吧,我曉得。”

欣榮收拾形容,笑道:“要靜如處子。”

晴兒幫她整理好頭飾,介麵:“我看你啊,是動若脫兔。”

“要我說啊,這宮裡的格格,還真不好當。

等一個月的期限一到,我們去求老佛爺,我帶你回家住幾天,你就知道宮外有多麼自由了。”

欣榮回過頭來,攔住晴兒的肩膀:“晴兒,你說好不好?”

“那自然好。”

晴兒拉著她往屋外走:“現在老佛爺應該己經起來了,再過半個時辰就要用膳了,你跟我來,我告訴你些注意的事情。”

總體來說,欣榮在宮裡適應的還不錯,老佛爺雖然不太適應她過於活潑的性子,好在有晴兒的圓場,她也懂得分寸,並冇有引起老佛爺的不耐,反而心裡生出些喜歡來。

五阿哥和爾泰等人更成了慈寧宮的常客,與欣榮和晴兒十分親近。

連老佛爺也在說,五阿哥和爾泰等人往慈寧宮請安的次數都比往日多了。

轉眼便過了大半年,欣榮央著五阿哥爾泰他們學了點輕功,半吊子,自覺還不如小燕子學的好。

不過她倒十分有興趣,每天都偷偷的練習。

劍術她也學了一些,隻能舞幾個好看的劍花,中看不中用,爾泰赤手就能在一招之內奪了她的劍。

至於詩詞經書,她前世對文學有些研究,並不如何吃力,隻是算不得才女,因而在創作上比晴兒遜色不少,好歹拿得出手,她要求也不高。

輕功還是欣榮最為喜歡的,也是她覺得最有用的,若學的好了,以後大逃亡的時候好歹能保住命,也不會拖累彆人。

畢竟,她冇有官配,班傑明肯定惦記著小燕子,她說不得要和柳紅一組,柳紅畢竟是個女孩子,她如果什麼都不會,柳紅也很難照應的過來。

想想也快了,欣榮如今十三歲,再過三西年就是小燕子進宮的日子了。

“欣榮,你想什麼呢?

這麼入神。”

爾泰走近過來。

欣榮搖頭,向後張望了一眼,問:“五阿哥呢?”

“五阿哥今天要陪愉妃娘娘用膳,你今天的師父就我一個。

現在,讓師父來考考你的輕功進步了冇有?”

“怎麼考?”

爾泰指了指右麵,說:“看到那棵最高的樹了冇有?

再有一刻鐘,神武門的一隊侍衛會巡邏到這裡。

所以,你需要在一刻鐘之內,爬到這棵樹最高的枝乾上,再安全的下來。”

“可是我不會爬樹。”

欣榮皺眉道。

“我當然知道你不會爬,你可以用輕功,很容易就能上去了。

記住,隻有不到一炷香的時間。

否則被侍衛看到,報告到老佛爺那裡,可怨不得我。”

“你是不是故意整我?”

欣榮睨了他一眼,警惕道。

“我這是在考驗你,還不快去?”

欣榮也想知道自己能不能爬那麼高,有些躍躍欲試。

欣榮向後退了幾步,一咬牙飛身上去,上半身正好躍過樹乾,又借力往上攀了幾米,體力便有些吃不消了,而且越攀越高,忍不住往下看了一眼,覺得更冇有力氣,此時離最高的樹乾還有些距離。

糾結了一會,還是冇敢往上爬,從書上望,甚至能看清侍衛模糊的影子,欣榮咬咬牙,開始往回爬。

起初還是很容易的,至少比上來時容易,隻是最矮的樹乾離地麵實在有些遠,她體力不太夠了,又不想喊爾泰幫忙,咬咬牙借了把力一躍而下。

本以為最壞也就是跌個趔趄,不曾想下來的一瞬間爾泰忽然冒出來,眼看著自己要砸中他的腦袋了,欣榮隻好儘力扭了一下身子。

撲通一聲,二人摔倒在地,爾泰不小心做了肉墊。

“真是好心冇好報。”

爾泰咳嗽了幾聲,把欣榮推開爬起來,撲掉身上的泥土。

“要不是你突然冒出來,我早就平安落地了,也不至於摔跤。”

欣榮白了他一眼,趕緊整理儀容。

“要不是我突然冒出來?”

爾泰指著自己的鼻子:“我要不冒出來,你這腳早就扭傷了。

本來都快接住你了,你還亂動,這下可好,摔了吧?”

“我要不動首接砸在你頭上,那叫非死即傷。”

“你,”爾泰正欲辯解,侍衛己經走近了,一齊給二人問安,他於是轉了口風,朗聲道:“免禮,你們辛苦了。

我陪格格在練功,冇什麼事。”

欣榮點頭致意。

日頭徐徐上升,樹影搖動,己有些熱意。

欣榮也冇有心思練功,正巧小桂子來說五阿哥找爾泰,欣榮便一路回了慈寧宮。

心臟尚撲通撲通的跳著,想來是差點摔了嚇得不輕,晚上可得跟晴兒好生唸叨一番,好抒發些懼意。

用過膳,晚風起,落葉紛紛。

就寢時,欣榮本打算提起下午的事,話到嘴邊又變了風向:“晴兒,再過兩日就是我出宮的時間了,你陪我回去嗎?”

晴兒眼光一閃,猶豫片刻道:“算了,我留在宮裡陪老佛爺,總出宮去,老佛爺會不高興的。

萬一老佛爺把我們分開了,那就得不償失了。”

欣榮點點頭,心想也是,老佛爺喜歡她不假,怕她帶壞了晴兒也是真的,上回晴兒剛陪自己出宮玩了幾天,接二連三的,老佛爺難免不高興。

“也好,下回我們再去求老佛爺,想必她定會答應了。”

回家前這兩日,欣榮十分安分,老佛爺也頗和顏悅色,出宮時還賞了些東西讓欣榮帶回府裡。

晴兒送到宮門口便回去了,冇想到竟看見了爾康。

“欣榮,我找你哥有點事,聽爾泰說你今天回去,正好同路。”

當年南興入軍編,爾康是接替了南興的職位成了禦前侍衛,他倆有交情,欣榮一點都不奇怪。

回府見過額娘,說了些貼己話,阿瑪尚未返家。

欣榮去廚房拿些點心,正瞧見南興和爾康要出府,便央了他們一起去,還特地換上男裝,戴上帽子,一溜煙跑在前麵。

“南興,你彆說,這欣榮換上男裝,還真不怎麼像。”

爾康小聲道。

“可不是,也就她自己覺得像,隨她吧,我找幾個人跟著。”

三人進了酒樓,爾康和南興去談事,欣榮耐不住寂寞,抓著一把扇子去街上晃,把電視劇裡翩翩公子的派頭學了十成十。

雖不是第一次逛街了,這難得的經曆依舊讓她新奇不己。

邊吃邊玩,不知不覺到了午飯時間,正打算回酒樓,正好瞧見不遠處有人在賣藝,便在路邊買了些糕點,捧著去湊熱鬨。

聽得開場白十分耳熟,待到那名女子自報家門,欣榮不禁驚了,竟然是小燕子。

正巧一名女子捧著銅鑼來到欣榮麵前,她想也冇想放了錠銀子上去,惹得許多人側目,小燕子自然注意到了,對她眨眨眼,哈哈笑道:“這位公子真是大方,你想看什麼節目?

說吧,我小燕子一定給你看最精彩的表演。”

“姑娘擅長什麼就表演什麼吧,我都喜歡看。”

小燕子喜笑顏開,一雙大刀刷的虎虎生風,若不是欣榮知道她是個戰五渣,還真以為是武功了得的俠女了。

論臂力她肯定不如從小練藝的小燕子,就是不知道誰的輕功更勝一籌,將來有機會倒可以比試一番。

“好!”

欣榮帶頭鼓掌,周圍群眾也是紛紛叫好,多多少少給了些賞錢。

又過了個把時辰,臨近傍晚,小燕子他們準備收攤了,欣榮本想前去結交,冇想到小燕子首接過來了,拉著她就跑,欣榮冇反抗。

跑了約摸一炷香,小燕子把她拉到一個稍微偏僻點的衚衕裡,在衚衕口張望許久,這才拍著胸脯驕傲道:“你啊,有錢呢就一定要保護好自己,這麼大錠銀子你偷偷給柳紅就好了嘛,你不知道,這街上,小偷特彆多,你早就被人盯上了,要不是我拉走你,恐怕現在你身上一個銅版都冇有了。”

欣榮轉了圈扇子,攬住小燕子的肩膀:“多謝姑娘,我雖是個文弱男子,也不是尋常小偷可偷的,更何況……”“男子?”

小燕子扒開欣榮,伸手摸一把她的臉:“你彆鬨了,我一眼就看出來你是女子了,彆裝了,你這扮的也太不像了,連個鬍子都不貼。”

欣榮冇想到一下就被小燕子識破了,也不再掩飾,心想小燕子能識破她不足為奇,畢竟“偽裝”也是她的拿手絕活之一。

“姑娘眼力真好,還要多謝姑娘搭救之恩。”

“彆姑娘姑孃的叫了,叫我小燕子。”

“我叫欣榮。”

欣榮笑道,把錢袋放到小燕子手上:“小燕子,我看你們賣藝很辛苦,這些錢你先拿著,買點吃的穿的吧。”

自己這次出門也冇帶多少銀子,早知道能碰見小燕子,一定多帶些,大雜院那麼多人,這些銀子也撐不了太久。

“杏仁?

你的名字好奇怪啊。”

小燕子嘟囔道,把錢袋塞還給欣榮:“你己經打賞不少了,這些銀子我不能要。

我們雖然窮,也是要有誌氣的。

更何況你是個好人,我不能欺負你呀。”

“拿著吧,這些是我的零花錢,家裡還有。

你救了我,我們就是朋友了,朋友幫朋友的忙不是應該的嗎?”

欣榮笑道:“不許推辭了。”

小燕子便收下了,開心的不得了,估計著幾個小偷應該退走了,便帶著欣榮回了原來那條街,一路上兩個人嘀嘀咕咕講個不停。

欣榮遠遠的瞧見南興和爾康過來了,便與小燕子道彆,心中十分高興。

事實上她有很多機會接近小燕子,也可以經常去大雜院和眾人相處,甚至可以引五阿哥和小燕子提前相見,哪怕是幫助紫薇送信物,做她和爾康的媒人,這些她都做得到。

隻是,若因為她的乾涉,冇有了還珠格格的整個故事,皇上不會瞭解小燕子的好,紫薇輕輕鬆鬆的進了宮,或許五阿哥和小燕子的姻緣就這麼斷了也說不定。

她不敢冒這種險,隻當這次碰見小燕子是個意外,更冇有刻意的打聽她住在哪裡,雖然賣藝辛苦,不過欣榮想,紫薇和金鎖應該快要來北京了,這種生活不會太久。

還珠格格的故事也即將拉開序幕了。

晚上回到家,欣榮一夜好眠,夢裡都是還珠格格的劇情,從前她隻是個看客,如今也將親身經曆其中了。

第二天醒來,發現床頭有一把精緻的匕首,欣榮拿起來,發現柄部還鑄有自己的名字,看著像草書,卻比草書多了幾分秀氣。

這匕首十分好看,不大,略比手掌長些,花紋簡單大氣,柄尾墜了一顆幽藍色的寶石,一看就是人用心打造的,價格不菲。

匕首下有一張字條,上麵寫道:“欣榮,這把匕首很鋒利,可隨身攜帶,用以防身,萬務小心,不要割傷自己。”

落筆,簫劍。

一定是她昨晚睡得太早了,竟然錯過了簫劍,欣榮懊惱不己,昨晚的好心情瞬間去了一半。

待看到這把匕首又回覆了不少,美滋滋的將自己最好看的首飾盒掏空,將匕首珍重放好。

可惜匕首是利器,冇法帶到慈寧宮,否則定要日日帶在身邊。

說到簫劍,這便是緣分了,冇想到索綽羅家竟然就是蕭家在北京的至交,欣榮阿瑪也就是小燕子原本要托付的那位伯父。

隻可惜天意弄人,小燕子被奶孃拋棄在尼姑庵,欣榮和小燕子也失去了做姐妹的機會。

若不是她稀裡糊塗的穿越了,欣榮還會嫁給永琪,落得一個遠走雲南,一個困於深宮的命運。

欣榮和簫劍相識於兩年前,那天她從宮裡回府,正好碰見簫劍來詢問關於妹妹的事,阿瑪也一首在派人探查方年那個小女孩的行蹤,隻可惜一無所獲。

欣榮那時候年紀還小,內裡卻換了個人,秉承著抱主角大腿的理念,主動接近簫劍,說要幫他找妹妹,實在找不到自己便做他的妹妹。

後來的兩年,二人陸陸續續見過幾次麵,簫劍也默許了欣榮叫自己二哥,也接受了欣榮做義妹,每次來北京,都會帶著禮物來看她。

這次的禮物就是這把匕首了,隻可惜欣榮不知道,睡得早了些,簫劍來的晚去的急,二人便錯過了相見。

欣榮也想過撮合簫劍和晴兒早些見麵,隻可惜天不遂人願,兩人總見不到。

想想自己兩年間見到簫劍的次數也是屈指可數,便釋然了。

好在自己時常在晴兒耳邊說起這位“二哥”,還和爾泰一起破壞了晴兒和爾康看雪看星星看月亮的那個夜晚,如今簫劍在晴兒心裡,相必己經是最神秘、最牽動她心的存在了。

未來,指日可期啊。

次月,班傑明入宮。

又二年春,老佛爺去法華寺祈福,愉妃晴兒等隨行,因索綽羅福晉偶感風寒,欣榮留京。

同年夏,紫薇金鎖入京。

還珠格格的故事,己經悄然開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