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未晚 作品

第1章

    

“祁向晚……”

他給予她唯一的溫柔,是在。最可悲的是——口中每每叫著彆人的名字,林未晚動也不敢動著問他,“我……父親下葬了嗎?”

帶著哭腔和懇求的聲音,讓有些不悅。

祁向晚眯了眯眼,冷冷地看,“骨灰已經撒進海裡了!”

這話一出口,林未晚不可置信地看著他。白淨的臉上流了濃濃的驚恐,“祁向晚……你……你怎麼可以?”

的話音,的瞳孔,萬分痛苦在林未晚的心頭。

“怎麼就不可以呢?屍骨無存,挫骨揚灰!”祁向晚勾的下巴,冰冷的話語當中透著濃濃的,“你不覺得這手段比起你的有過之而無不及嗎?”

陰沉的話音讓林未晚紅了眼眶,她一字一頓地說,“祁向晚,我說過了……不是我……那場車禍和我冇有!”

她幾乎帶著哭腔,蒼白的解釋五年來林未晚向他解釋過不下三百次。

可是祁向晚不相信。

她深吸口氣,強製自己保持平靜,“我媽咪呢?”

林未晚自小就出生,父母感情恩愛和諧。父親突發心臟病去世,想必應該承受不住這種打擊,她想回門探望可是——自己早已經是祁向晚鎖在籠子裡的金絲雀,飛不出去。

“嗬……”祁向晚冷笑了一聲,修長的死死地掐住了林未晚的脖子。隨後她聽到他如同嗜血修羅一般冷冷地對她說,“她的承受能力實在是太差,現在還在院裡躺著呢!”

這話一出口,林未晚整個人都驚了。

下意識地想要掙脫祁向晚的禁錮,卻聽到慢悠悠地開口,“林未晚,這個世界上能夠為她支付醫療費的人也就隻有我了。你最好地留在我的身邊,否則……”

他頓了頓,言語裡的幾乎已經是顯而易見。

“她的性命捏在你的手裡,這些你應該懂?”就像個嗜血的修羅,看的那般冰冷攝人心魂的眸光讓林未晚下意識地往後退了退。然後她有些絕望地看著他,“為什麼?祁向晚,你為什麼那麼殘忍?”

的話音裡透著點嘶啞,祁向晚定定地看唇角微微上翹。

他似笑非笑的眸光,就像在看著一個。

一個絲毫冇有尊嚴的,林未晚的心如同刀割一般。半晌,林未晚才聽到他冷聲問她,“那麼你呢?林未晚,對我步步緊逼的你何曾想過自己會有今日?”

冷漠的話音裡,帶著。

如果說愛一個人真的是一種錯的話,林未晚明白了。她錯了,她不該,更冇有資格去招惹祁向晚的。可是青春年少時他隻是她父親撿回來的一個孩子,他有尊嚴有未來?

他隻記得,林未晚將他摁在院子裡的牆上一字一頓地警告他,“祁向晚,從今天開始你是我的。永遠隻屬於我林未晚!”

小說《一生向晚》閱讀結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