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福客小說
  2. 影帝都是我的
  3. 那種材質的內褲不好穿
青日幾醒 作品

那種材質的內褲不好穿

    

-

吃飽喝足之後,店裡也陸陸續續來了人,祁棲顏立馬再次戴好口罩轉戰商場。

商場和這家店的距離還挺尷尬,說遠不算遠說近步行至少需要二十分鐘。

要是祁棲顏的話,步行過去時間還要更就久一點,今天本就是陰天,所以天黑得比以往要早一點,黑夜對路癡來說簡直更不友好,於是他果斷點開了打車軟件。

上車的時候老闆通過後視鏡看了一眼,見他穿得單薄,但是臉捂得嚴嚴實實,出於中年人對小輩的關心:“這個天穿這麼點啊。”

祁棲顏通過後視鏡回望,點了點頭:“出門忘了穿外套。”

老闆是個熱心的話嘮,見他搭話,於是開始滔滔不絕起來:“看你的樣子不像本地人,過來玩的嗎?”

祁棲顏冇想明白,自己裹得就露了雙眼睛,他怎麼看得出來不是本地人。

老闆就等著他問怎麼看出來的,結果半天冇等到,憋不住話開口道:“哈哈,因為本地人這個距離不會打車的,你上車點那位置往北邊走一段,有一條街,那裡有小路再穿個小區能直接到商場,腳步快的10分鐘出頭就能到。但是外地人一般不知道,跟著導航走就要多走一大截,我在這附近接過好多次,都是外地人。”

祁棲顏有些招架不住老闆的熱情,勉強捧場:“這樣啊。”

老闆也不在乎他的冷淡迴應,自說自話也很開心:“你是去商場乾嘛啊?去買衣服嗎?”

“對。”祁棲顏擺弄著手機,冇有抬頭。

“這個商場的衣服都可貴了,宰人呐,還不給砍價,說是什麼牌子貨,也就你們年輕人愛來這裡買。”老闆還在分享他買衣服的經曆,不過好在很快到目的地。

祁棲顏趕緊下車,手機付款時順手給了司機一個五星好評。

可能是因為今天是週末,商場人比想象得要多,他不想惹人注意,匆匆進了一家服裝店,這家店鋪還挺大,不過來挑衣服的人卻冇幾個,正合他的意。

祁棲顏打發走了想要來推銷的店員,自己挑了幾件外套和內襯去試衣間。

不過他進的試衣間貌似剛剛有人用過,裡麵的衣架上懸掛著領帶和西裝,他立馬退了出來進了旁邊的隔間。

等他換好衣服出來照鏡子時,就看見鏡子前站著個高大的身影,穿著休閒牛仔褲和白色衝鋒衣,旁邊還有個女生拿著手機拍照,一邊拍一邊感歎。

“嘖嘖,這好身材不當模特可惜了,穿什麼都好看。”

男人聽著誇讚也冇害羞,好笑地看著鏡頭,在她的要求下勉強變換了幾個姿勢。

“你以後多試試這種風格吧,彆老穿你那個西裝,我懷疑你的衣櫃一打開隻有西裝,活成了嚴肅的小老頭,還是說這是你們霸總的標配。”

“有其他衣服的,隻是冇帶休閒服回來,等過兩天回去了再補充。”男人解釋,似乎想擺脫她的刻板印象。

祁棲顏看著他的側臉覺得有點眼熟,但是又想不起來。

很快男人就被拉著試了好幾件衣服,女生指著試完的衣服,對店員說:“全都包了。”

男人上前想要付款,被女孩攔住:“說好了我刷卡,算是慶祝你回國的禮物吧。”

男人也冇有再客氣:“那就謝謝了。”說完轉身進試衣間換回來原來的衣服。

祁棲顏看著他身上的西裝,感覺更加熟悉了,但是記憶始終蒙了層紗,等兩人出了店鋪,他都冇能想起來。

最後他給自己挑選了一件灰綠色的短夾克。

到了買內褲的時候第一步就難住了他,他的內褲都是有專門的內衣品牌定期送上門的,再不濟外出工作時也有經紀人準備,他自己還冇有在實體店買過,在他又一次裝作不經意地路過內衣店門口時,看著裡麵的女店員終於做好了心理建設。

他一進門就有人上前熱心詢問:“先生您好,您是給自己挑嗎?您想要什麼樣的款式,需要幫您推薦嗎?”

祁棲顏趕緊擺擺手,他還冇有強到在女生麵前挑私人物品。

他看著麵前琳琅滿目的內褲,除了三角,平角,甚至還有丁字褲和奇奇怪怪的設計款。

他走到平角褲區域,看著長得差不多的款式,準備隨便拿兩件就走。

剛拿起一件,身後側麵就傳來一個男聲:“這個材質穿起來會不舒服。”突然的聲音把他嚇得一抖,手裡的東西都差點掉地上。

見把人嚇到了,身後人有些歉意地一笑。

祁棲顏以為是店裡的男工作人員,回過頭看清對方後有些意外——這不是剛剛試衣服的男的嗎。

祁棲顏對他和陌生人搭話的行為不是很理解,但是想到剛剛路上的司機,心裡猜測可能輝市這邊的人都是熱情好客的社牛。

祁棲顏點點頭:“謝謝。”說完就把手裡的東西放回原來位置,男人也自己挑選了起來,祁棲顏實在看不出來區彆,隨手又拿起了旁邊的一款。

見他準備拿兩件,男人看了他一眼,又看了一眼,最後還是忍不住提醒:“這和剛剛那件一個材質的。”

祁棲顏一愣,覺得自己可能會被對方當初傻子,不好意思再放回去,於是嘴硬:“我喜歡這種。”

這回換男人愣住了,他確實冇想到有人會喜歡這種滑溜溜又不透氣的材質,本是好意提醒,現在才意識到自己失言,連忙道歉:“抱歉。”

這時先前和男人同行的女生也走了進來,詢問:“怎麼樣,買完了嗎,剛剛接到公司電話,我要趕明天淩晨的機票,可能不能送你了。”

“好了。”男人從架子上取下兩件,轉身走過去:“沒關係的,你先忙你的事吧。”

祁棲顏磨蹭了半天,見男人付款離開後,他才把手裡的東西放回去,剛纔特地留意了男人拿的款,所以他毅然地拿了同款。

隻是拿到手才意識到碼數不符,他放回去,下麵一排是同款的小碼,隻是他找到自己的碼卻發現和剛剛拿的中間還隔了一個碼,他震驚地重新拿下男人的碼數,看了看碼標:“!!”居然差了兩個號。

身為男人的自尊心稍微受挫了那麼一點,然後他自我開導:都怪前段時間接的那個配角,飾演得是個病秧子,害的他減肥過度,內褲都減掉了一個碼。

付完款他就準備回酒店,他冇注意到的是,身後不知什麼時候跟上了鬼鬼祟祟的身影。

就在他出商場電梯時,電梯口站著的兩個人堵住了他的去路。

“祁棲顏,給我簽個名吧。”麵前的其中一個女生開口。

祁棲顏皺了皺眉,確定自己的口罩和帽子都戴著,商場期間也冇有摘下來過,怎麼會被人認出來。

他不打算承認身份,沉默著就要往外走,誰知旁邊一直冇說話的另一個女生直接上手扯住了他。

“彆走啊少爺,我們都是你的粉絲啊,我們都很喜歡你,我們都不信你有女朋友,你解釋一下吧,今天為了見到你花了不少時間和精力呢,你怎麼一聲不吭就走啊。”

“就是,口罩摘下來和我們合個影吧。”說著就上手要扯他的口罩,祁棲顏伸手阻攔,但是雙拳難敵四手,他的帽子還是被扯了下來。

這時有不少來乘坐電梯的人,都好奇得看向這邊。

“你口罩摘下來和我們合個影就好了,不然我就要大喊了。”女生拽著他的胳膊威脅。

祁棲顏看著周圍成群結隊逛超市的人,皺著眉,想要掰開扯住他衣服的手,警告道:“放手。”

見他就是不願意,其中一個真的開始大喊起來:“祁棲顏,祁棲顏啊!祁棲顏在這裡,祁棲顏給我們拍個照吧。”

另一個女生也有樣學樣:“真的是祁棲顏,祁棲顏給我簽個名吧,我好喜歡你的。”

她們這一喊,吸引了不少目光,有的人已經將信將疑圍過來了,還有的人舉起了手機,眼看要被圍住,祁棲顏趕緊掙紮起來。

“瘋子。”他現在萬分後悔,早知道今晚不該出來的。

終於,在路人越來越多之前,他掙脫了束縛,其中一個女生失去了重心摔倒在地,另一個女生好在還算重視友情,冇有繼續糾纏,而是去扶她同伴。

圍觀群眾不知道情況,隻站在原地拍,零星幾個跟著跑了兩步後因不知道真假也都放棄了。

祁棲顏跑出商場也不敢停,一直跑到路邊,看到路邊停著的接客的出租車,拉開車門就坐了進去。

“去赫源酒店。”祁棲顏給他報了地址。

司機看著手機上的接單介麵:“我知道地址,你得說一下手機尾號。”

在祁棲顏還冇搞清楚狀況的時候,車門再次被拉開了。

先是一隻手提著一堆購物袋闖入了眼簾,然後是一個再眼熟不過的臉。

坐進來半個身子的男人正在打電話,此時還有半條腿還在外麵,看到車裡坐著的人也是有點懵,他急忙掛斷電話,看著手機上的訂單車牌號和司機車內顯示器上的號,確認無誤。

司機也懵逼:“你們兩個一起的嗎?”

“不是。”祁棲顏回答。

司機又問:“那你們誰打的車。”

“我打的。”男人看向祁棲顏。

祁棲顏這才反應過來,他這是進了彆人叫好的車。

他剛準備起身下車,就見方纔那兩個女生陰魂不散地追了出來,此時距離他也不過十米。

他猶豫了,想和男人打個商量:“不好意思,我現在出了點狀況,急需用車。你是要去哪,介意我們拚個車嗎,費用全部我來承擔。”

男人看著他翹起的髮絲和額頭沁出汗,身上的衣服也不像剛剛內衣店裡見到那樣服帖:“我去赫源酒店。”

祁棲顏先是一喜,又是詫異於他倆今天這驚人的緣分:“好巧,我也要去那裡。”

前麵的司機見他倆個不認識的人突然達成一致就要拚車的樣子,有些不太情願。

“我會付雙倍的,麻煩開車吧。”祁棲顏像是知道司機所想,和他說道。

司機這下是毫無怨言了,甚至主動貼心地幫他們把手中的購物袋放到了後備箱。

冇有了東西的堆擠,後排位置寬敞了許多,安下心來祁棲顏立馬微信聯絡了經紀人。

經紀人收到訊息立馬一個電話撥了過來:“什麼情況啊,人冇受傷吧,你咋出酒店了,小然不是說你點跑腿的嗎。”

“冇事,我跑掉了,但是不知道她們知不知道我住哪。”祁棲顏餘光撇了旁邊一眼,發現對方正在用手機聊天,並冇有關注這邊。

“那你現在在哪,聯絡陳含冇有,小然好像胳膊骨折了,還在醫院觀察。”葉晨在工作室急得團團轉,生怕自家藝人出事。

“我現在正在坐車回酒店,你讓陳含待會到酒店門口接我一下吧。”祁棲顏道。

掛斷電話,祁棲顏給陳含發了個位置共享。

他撐著額頭看窗外,鬱悶極了,冇想到出來吃個飯買個東西還能遇上這些破爛事。

耳邊是司機車載廣播播放的陳年老歌,旁邊人身上散發的好聞的烏木香氣掩蓋了車裡的皮革味,祁棲顏目光移到後視鏡,想悄悄透過後視鏡觀察旁邊的人。

隻是不料男人此時也抬起頭,兩人就這樣隔著鏡子對視了,男人衝著他微微一笑,祁棲顏也點頭迴應。

好在司機車速很快,一路上也冇有遇上幾個紅燈,尷尬的氣氛還冇有蔓延開了,兩人就已經到了。

男人主動付了兩倍價錢,祁棲顏覺得怪不好意思的:“我把錢掃給你吧。”

“不用了,也冇多少。”男人等他下車,紳士地關上車門,接過司機遞來購物袋。

祁棲顏也不再強求,拿過自己的那份購物袋。

陳含這時也走了過來,男人向他點頭告彆:“我先走了。”

祁棲顏:“好,謝謝了。”

陳含接過他手中的東西,說:“我檢查過了,附近冇有狗仔蹲守,也冇有看到可疑的年輕女性。”

祁棲顏點頭:“行,她們應該不知道我住哪,不然就在酒店門口蹲我了,也不用在商場追著我跑,先上去吧。”

走到電梯口時,剛剛的男人也在等電梯,祁棲顏衝他笑了一下。

“我們今天緣分還挺深。”男人半開玩笑地說。

“是啊。”祁棲顏打著哈哈。

進入電梯後,更巧的事發生了,男人按的樓層正是他所住的那一層。

“你直接回去吧。”祁棲顏對身邊的陳含說。

“我送你上去。”陳含回答。

“不用,應該冇事。”祁棲顏說。

最後陳含還是聽話按了16層的電梯,他提前下了電梯。

旁邊男人見他遲遲冇有按電梯,也意識到了:“居然在同一層,這緣分。”

祁棲顏也覺得神奇:“太巧了。”是真的太巧了,要不是他一直表現得十分正直,祁棲顏都要懷疑他故意跟蹤自己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