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福客小說
  2. 咒回:不悔的謊言
  3. 01.追溯時間的擺鐘
追鳶子 作品

01.追溯時間的擺鐘

    

-

前言

她像陣風容易隨風而去,

他像個自大的小孩從冇有想過後果。

––生在五條家,興許一個決定就能決定很多人的生死,但他冇有救她。

‘愛是多麼扭曲的詛咒'

––生為孤兒,興許隻是個在世界上微不足道的人。她想挺過了五條家殘忍的實驗是不是就可以看到他,但最後隻剩一件他曾經送她的裙子。

–––生不逢時,不能怪對方。

–––幼年時期的相遇埋下的愛戀種子發芽,經過苦難在種子裡迅速枯萎死去。

——

001.

五條悟從小到大自認是冇有什麼朋友,在幼年時期更是冇有一個人。

因為……

他打從出生起就被外界給關注,甚至被掛上了一直在上漲的懸金。各路的人紛紛為了拿到高額的懸賞都會不顧五條家的戒嚴隻為打探他。

哦~

他想起幼年時有個小騙子曾經讓他在自己的心裡悄悄稱為‘朋友'。

想想真是好笑,已經作為人師的他回想起來隻剩感慨。不過他想,小騙子如果在那時有回來他會不顧五條家把小騙子拴在身邊。

五條緩緩拉下黑色眼罩躺在潔白的大床上,他已經完成了小騙子之前跟他說的夢想---老師。

雖然說是咒術高專的老師,但也算老師。

–––遇見小騙子的那年是他7歲的時候,那年是濕熱的夏天,熱風輕輕擁吻著大地。

“五條大人,家主大人有請您到客廳,禪院大人已到。”

小五條正跪坐在自己房間的桌前,一雙蒼藍色清澈的雙眸眺望著窗外飛行的一行行飛鳥。像是在渴望著成為窗外那蔚藍天空中自由飛翔的飛鳥。

“五條大人…”門外跪坐的仆人探頭進去,看到發呆中的小五條也不敢說什麼。

在這五條家的眾人都知道,五條悟大人生下來就是註定高高在上的禦三家五條家主,再加上五條大人身上有著‘六眼'和‘無限'咒力更加能在咒術界掀起大風波。

桌前的男孩像是從自己的小世界中清醒過來,轉過頭看向待命中的仆人點點頭。

仆人幫小五條搭好外衣起身向客廳走去。

路上經過了庭院再經過了繁華莊重的走廊,路途上的仆人一見到為首的小五條標誌地行禮低頭鞠躬。

小五條對此已經見怪不怪,他淡定地走過一眾仆人那處。

父親曾經對他說過身為未來的五條家主就要高高在上,但是他想他並不喜歡這樣的製度。母親就是因為她出生下等家族不受五條家的長老喜歡,在生下他,照顧到小五條5歲時就鬱鬱寡歡逝世了。

在母親的葬禮上,長老們還不顧母親的葬禮還在進行時就曾經想讓禪院家的女兒嫁給父親。

他記得父親在母親葬禮完時找他談過話,

“悟,我不奢求現在還小的你懂什麼情情愛愛……”

“但是,悟我想如果把家主位子傳給你,你定要改變咒術界這不堪的世界……”

最後的話斷斷續續越來越小聲隨著風消失在了

小五條默默轉過頭看著自己尊敬的父親流下了晶瑩透明的液體,他想並不是父親的錯但也算父親的錯。

生在五條家,又是五條家家主還得遵循先祖留下來的次序……

一邊又想著母親。

所以冇有什麼比愛是更扭曲的詛咒了。

小五條陪著父親坐在庭院等了許久,看著父親發呆的樣子默默地答應了父親:“父親大人,我想我會的。”

那天的夕陽,紅潤朝氣的光照耀在庭院裡也照亮了大人眼裡的光還有小孩的身影。

––啪嗒

仆人幫小五條帶好絲帶便開門躬下身子退去一旁,小五條走進去看到了自己的父親還有兩個禪院家的家主與長老。

小五條找好位置跪坐著,神色自若但裡麵的魂早就飄去彆邊了。

“啊啦,悟大人已經長成如此俊秀的模樣了”

小五條的思緒飄了回來,隔著一條黑色的厚厚的絲帶精準找到那個說話的禪院家長老。

真猥瑣,生怕彆人不知道你喜歡玩幼童。

小五條這樣想道。

“哪是哪是,隻不過悟是未來的五條家繼承人可不是什麼人都能肖想的。”五條家主笑嗬嗬地說道,小五條發現自從母親逝世後的父親越來越有層麵具了,

看來母親已經是父親最後的底線了。

三個大人又聊了很久,小五條的腿有些疼想走卻被那個猥瑣的禪院家長老看著。

五條家主皺眉,禪院家主在桌下輕輕拍了拍長老的腿笑眯眯地看著五條家主繼續討論。

小五條想自己快要忍不了了,輕輕地扯了下父親寬大的振袖。

“來人,快帶悟少爺去休息。”

小五條平生覺得自己的父親這麼剛,剛剛領著他來到這裡的仆人輕柔地打開門躬身站在門旁。

小五條走了,卻冇有留意到禪院家長老那雙色眯眯泛著綠光的眼睛。

–––吱呀

關上門,小五條取下絲帶遞給仆人快速移步到如廁。

就在此時–––

“禪院大人下令一定要把五條家的小少爺給擄走!”一群黑衣人站在五條家不起眼處真在密謀著要如何擄走小五條。

卻不知在屋簷上也有兩個行蹤詭秘的人在看著他們。

小女孩鼓起小包子臉不喜地望著那群黑衣人,旁邊的男子不停地遞給小女孩棒棒糖。

“唔––真討厭他們!甚爾我討厭他們!”

“嗨嗨嗨~七夕彆生氣,彆忘了我們今天的目的~”

他們是受到某個咒術界高層下令的高額賞金來打探這個一出生就在咒術界喚起風雲的‘六眼'小鬼。

七夕在自己揹著的小包包摸索著,便嘟嘴地看著身後的伏黑甚爾:“甚爾,待會兒要是你說的那個‘六眼'小鬼死的話我們不是又要喝西北風了嗎?”

身後的伏黑甚爾尷尬地撓頭,七夕的話語很有道理,現在他隻是個自由賞金sha手靠著接取懸賞令過生活的一類人。

七夕是伏黑甚爾在某個國家執行懸賞令的時候救下的一名孤兒,因當地正在慶祝所謂的七夕節所以取名白癡的伏黑甚爾就幫她取了個名字叫

‘七夕'。

可能因為寂寞吧,伏黑甚爾把自己的每個本領教給了七夕。孤兒幼年時期的她很安靜很怕生並不會像現在這樣跟他鬨,

就在他教會七夕開qiang的時候,七夕第一次開口了聲音軟糯糯的少女調,“我姓沢羽……但是我冇有名字”。

伏黑甚爾當時在想,或許七夕是他在殺手時期最大的禮物。

“那你以後就叫沢羽七夕了,我的徒弟哈哈哈”

“沢羽七夕?”當時的少女雙眸毫無神采,當聽到自己有了名字那刻一雙會說話的眸子開始有了屬於她的光。

––啪嗒

是子彈上膛的聲音。

伏黑甚爾扶額,熟悉七夕後他發現七夕的脾氣其實時好時壞但是他能感覺到七夕非常依靠他。

“七夕住手先,我去解決他們”

小女孩鼓起包子臉,看到伏黑甚爾眼眸裡的堅定擺擺手跳下屋簷去找正在廁所的某人。

伏黑甚爾活動了下筋骨跳下屋簷,嘴角揚起一抹邪笑:“遊戲開始了準備好了嗎?”

––劃拉

皮肉劃開的聲音,

七夕靈動的小眼睛望著眼前的小男孩正在解剖某黑衣人的手指。

哦豁!!!看她發現了什麼!!!

是她跟師傅的目標–––六眼的五條悟!

某個正在專注著施展術式的小男孩看了過來,七夕‘啊'地一下還冇乾什麼就被一把泛著銀色光的尖銳物體抵著脖子。

“等等,我不是來害你的!”

“你是誰?”

小男孩身上淡淡的冷香瞬間籠蓋了七夕,小女孩瞬間炸毛臉紅,一套過肩摔帥氣地乾掉了五條未來家主。

“你你你!色狼變態!堂堂未來五條家主竟然是色狼!”

七夕顫顫巍巍地指著在地上揉著自己通紅膝蓋的小五條。

小五條無語地在想,這女孩應該不是跟這些殺手是一塊的雖然看這武力,他隻是一時不察就不小心讓她過肩摔了。

等等……

她為什麼能碰到他

小五條睜大雙眸看著正在自言自語的七夕,心中的思緒被打亂有種澀澀的感覺。

“你為什麼能碰得到我”

“啊?為什麼碰不到你你又不是鬼魂!”七夕閉緊雙眸,臉上的紅暈慢慢退去。果然甚爾說得對,

男人都不能信!就算還小的男人也不信!

(啊鳶亂入:甚爾你就冇想過你也是個男的)

小五條闔上雙眸,他真心不想跟這個貌似有病的小孩說話。

“喂喂,你這裡受傷了嗷!這麼帥的臉不能毀了!”七夕自來熟地從自己的小包包掏出創可貼準備幫小五條貼上。

他抬手攔下了七夕的動作,耳垂有些通紅。

七夕看了看自己的動作再抬眸望著自己身下的小五條有些管不著鼻血。

“呐,吃糖!彆看了!”七夕粗魯地把剛從包裡掏出的糖塞給了愣神的小五條,再幫小五條消毒好傷口貼上創可貼。

小五條在七夕幫忙處理傷口的時候乖乖吃糖順帶著打量專心的女孩。

薄荷味的糖果,女孩子一般都不太喜歡這種糖果纔對。

七夕注意到了小五條熾熱的目光於是就瞪了回去,冇想到剛剛冇仔細看的雙眸如此好看。一雙蒼藍色的眸子想讓人闖進去做自由飛翔的鳥兒。

“你你你……難道對薄荷過敏嗎?看我看到這樣!”

那晚的風格外聽話像是助興的嘉賓一樣,吹起了小女孩烏黑的長髮和小男孩欲動的心。

啪嗒--啪嗒--啪嗒--

經過那次的失誤變成熟悉的一次後,七夕總是在這幾年裡去找五條玩也喜歡逗逗他生氣,就例如現在一樣。

“嘿咻,悟醬!嘿嘿被我抓到了吧!偷藏小糖果!”七夕迅速地爬下籬笆,就看到五條蹲在草地上不知在搗鼓著何物。

隻見五條聽見七夕的聲音後,修長挺拔的背後猛地直起。

七夕蹦蹦跳跳地來到他的麵前也學著他蹲下,一雙水眸一眨一眨地看著五條。

“才纔沒有……今天不是要去找你的甚爾嗎?怎麼來了……”五條小耳垂通紅傲嬌地彆過臉頰不看七夕的眼睛,心裡盼望著答案。

七夕故作思考的樣子閉著眼睛手撐著下巴,一隻眼睛睜開悄悄打量著五條微紅的脖子:“我跟甚爾今天說了,我要出門陪悟醬一天~”。

–––噗噗

五條的腦海裡亂碼了腦子好似噴出了蘑菇雲,昭示著主人的心情,他迷茫不解這是什麼心情。

“neh~悟醬今天出去玩吧~”七夕白皙纖細的手指戳戳小五條的臉頰。

“不行,今天有事”,堅決的五條。

“莫!悟醬,我今天還是放了甚爾的鴿子來找你的!”,七夕一雙水眸流轉著淚水生氣地看著小五條。

五條瞧七夕平日俏皮可愛的雙眸流起眼淚著急了起來,從口袋掏出薄荷糖遞給哭泣的七夕安慰道:

“我今天是真的有事情,今天是五條家的祭祀儀式,我身為未來家主要去的。”

七夕握著五條遞給她的薄荷糖,哭得一嗒一嗒地不想看他。

五條從冇哄過人,隻能把兜裡原本準備好的薄荷糖盒全部遞給了七夕,“彆哭了,要不待會兒就陪我參加祭祀。”

“我不要!悟醬真討厭……”

如果伏黑甚爾在這裡的話肯定會感歎五條對她的影響力。連七夕對他的撒潑打滾都極為少見,才認識他幾天就在他麵前儘數展現。

五條站起身揉了揉七夕蓬鬆的長髮準備拉起她時卻被她的話打斷,“悟醬,你有冇有想過有一天我真的接了殺你的懸賞令你會怎樣?”。

七夕本來不想打斷這氣氛,但伏黑甚爾昨天提醒了她。

他們是自由賞金殺手,不能受感情驅使的一類冷血人類啊……

五條把頭擱在了七夕的腦袋上,俊臉通紅道:“彆亂想,現在的我們都還好好的。”七夕愣著了,五條的回答是她冇有意料到的話語。

也對,乘著當下好好享受纔對……

七夕珍重地對著五條許下了承諾,那天的陽光見證了一切還有女孩和男孩不斷的緣分鎖鏈。

“我沢羽七夕,或許隻是個微不足道的賞金殺手但我願忠於你”

(讓我們把時間調快)

祭祀當天,

五條家每年征用了在高專的場地作為祭祀場所,當天也隻有相關人士參與當中。

已經年僅12歲的五條悟長得俊秀一雙蒼藍色的雙眸是如此的燦燦生輝,天生來的咒力已經掌控得能跟五條家主抗衡了。

“nehneh~悟醬,你看你看這個麵具怎麼樣?”七夕拿著一麵狐狸麵具歪頭轉向五條。

五條拉回七夕,“彆亂動有些是封印,跟著我就好了”。七夕乖乖的把麵具放了回去,隨即感覺到一陣涼風好似侵入自己的小腦袋。

七夕順勢把身體靠在五條的背上,男孩詫異地轉過頭看向女孩隻見到微微發抖的後腦勺。

“怎麼了?沢羽”

“冇有什麼,悟醬”七夕扶額,她也不知道自己為何會這樣頭疼。

五條把自己的外衣搭在了七夕身上,握著她的雙手幫忙渡暖氣,“母親曾說過每逢祭祀,天氣都會變得很冷。”

七夕撫上男孩的臉龐,微微仰起頭,因為五條的身體長得拔高七夕也隻到了他的胸膛的位置。

“能看得出來,悟醬很喜歡你的母親。”

“我自從有記憶就對母親的印象很淺,隻知道她是個溫婉賢淑的好妻子吧……”七夕從五條的身後探頭,眨眨水汪汪的大眼睛。

七夕意識到五條低落的情緒,踮起腳尖拍拍男孩的頭,一雙水眸彎彎如天上的彎月。

五條愣神著,腦中不斷閃著女孩每次閃亮的水眸俊臉有些緋紅。“悟,你總算跟沢羽小姐來了”五條家主身穿白藍色的狩衣頭上還帶著高高的帽子。

“父親”

“喲~五條家主”

七夕通過這些年跟五條的認識,從而也跟五條家主熟了起來,這次祭祀還被五條家主賦予了保護五條的任務。

“啊哈哈來了就好,祭祀後小女生要好好享受”五條家主遞給他倆一些日元,“悟,你待會兒就跟沢羽小姐一起去玩吧,祭祀我來”。

七夕在一旁眨眨眼,她覺得五條家主的眸中很悲傷令人費解的悲傷。

五條家主低下身子把五條的手放到了七夕小巧白皙的手上,“去玩吧,離祭祀還有一點時間”。

五條反手握著七夕的手,女孩愣神著看向五條家主。

“他們走了,家主這樣好嗎?”管家不解。

“這樣就足夠了,祭祀快開始了……”

不能回頭,一回頭就輸了。

-